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十四 你们先走!
    “地阴宗?”

    听到这个名字,沈非有些恍然。早在来长宁宗之初,老师韩池就给他讲过宁城的势力分布。除了皇室所设的城主府之外,宁城也有着三大势力落月谷、地阴宗和长宁宗,分别附属于帝都月城的落云宗、归阴宗和烈云宫。

    而现在这个鲁山所在的地阴宗,想必便是月城归阴宗的附属势力了,而由于之前那归阴宗落天的关系,沈非对归阴宗绝对没有任何好感,这时见了这些地阴宗家伙的行事,这种感觉不由翻了几番。

    同处宁城,几大势力的关系无疑很是微妙,在宁城之内大家虽然不时有点小摩擦,但像现在这样急欲置对方于死地的情况却还是甚少发生的。

    不过在看到那小腿被利箭射穿的长宁宗弟子时,沈非便知道今天的事情不会这么善了了,这里是妖宁山,而不是宁城,恐怕这就是鲁山等人有恃无恐的原因。

    “呵呵,将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吧。”

    鲁山的脸上带着一抹高高在上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石新等人心头一凛,这些家伙,是在打谋财害命的主意吗?经过了刚才那一拨利箭,石新可不认为这些家伙还会放过他们。

    只是现在地阴宗的实力明显比长宁宗要强上许多,光是那领头的鲁山,便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五重丹气劲修炼者,这种实力,就算在长宁宗内,也已经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鲁山,我长宁宗与你们地阴宗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这种作派,未免有些太过。”形势比人强,石新也不得不服一下软,这时也只能抬出长宁宗来,希望这个鲁山有所顾忌。

    不过听了石新的话后,鲁山的目光却是不经意地朝着长宁宗众人扫了一眼,在经过沈非的时候,却是微微停顿了一下,这细微的停顿,让得沈非心中一动,难道这些地阴宗的家伙,也是为自己而来的?

    沈非的心里有些凝重,在他的感应之中,这地阴宗的一行人,除了五重丹气劲的鲁山之外,还有着三名四重丹气劲,外加五名三重丹气劲。

    而长宁宗这边呢,除了沈非这个不能按常理来衡量的二重凡体境(二重丹气劲)之外,便只剩下六名三重丹气劲的年轻弟子了,而且其中一人小腿还被利箭刺穿,这样的实力对比,说是地阴宗大占上风都有些抬举长宁宗了。

    鲁山应该也是清楚眼前的形势,所以此时有着一抹猫戏老鼠的快感,听得石新的话,便是笑着接口道:“石新,你是第一天开始修炼吗?这里是妖宁山,可不是宁城,我就算将你们全部留在这里,又有谁会来找我的麻烦?”

    听得这话,石新等人不由脸色变得惨白,诚如鲁山所说,这里是妖宁山,这里不戒争斗,与灵妖斗,与人斗,其实都是历练的一种。之所以让石新他们这些年轻弟子进行猎妖大比,也是希望他们在猎妖过程的生死之战中获得实力的提升。

    只是见到鲁山这边的整体实力和态度,石新他们都已经绝望了,这相差太大,或许连逃命都会变得极其困难。

    而就在石新几人陷入两难之境时,后边的沈非却是施施然上前两步,目光泛着些许寒芒地盯着鲁山良久,最后沉声说道:“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我吧,放他们离开,我陪你们玩!”

    沈非突如其来的开口,让得两边之人都是一愣,而鲁山眼中精光一闪,旋即口气带着些许莫名意味地笑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

    沈非此时心中已有七八分肯定,接口道:“我叫沈非,来自烈云宫。”

    这轻轻的两句话,竟然是让得地阴宗众人起了一阵骚动,而其中一人更是凑到鲁山耳边说道:“鲁山师兄,真是那小子!”

    见状沈非不由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了,再次开口道:“放他们走,我留下。”

    鲁山盯着沈非看了片刻,却是突然笑道:“好,我答应你!”

    见得鲁山竟然真的答应了沈非的请求,一旁的长宁宗众人都是有些愕然,他们可不知道沈非在烈云宫的时候和归阴宗有过一段交集,石新不由得开口道:“沈非师弟,你……”

    沈非不待石新把话说完,便是朝他摇了摇头,说道:“赶紧走吧,我能应付!”

    沈非的坚持,不由得让石新等人的眼睛都有些红润了,那鲁山可是五重丹气劲的修炼者,虽然说沈非之前有过击杀中级幼灵妖的战绩,但地阴宗也不是只有鲁山一人啊。

    看之前地阴宗那狠辣的架势,石新可不认为这些家伙会轻易地放过沈非,不过这时沈非又说了一句道:“你们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反倒还得我分心照顾你们,赶紧走,救二虎要紧。”

    沈非这句话可是让鲁山等人都有些愕然了,他们早就感应出这个独臂少年不过二重丹气劲的实力,而对付这种实力的修炼者,竟然还要他们这么多人出马,连鲁山这时都有些忿忿然,再听到沈非这“分心照顾”的话,当下都以为这小子在打肿脸逞英雄。

    只不过石新等人却是知道,沈非这话,真的不是什么大话,经过了昨晚与中级幼灵妖的两次战斗,他们可不会再认为沈非只是一个普通的二重丹气劲少年。

    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沈非,石新牙关一咬,喝道:“我们走!”而后又朝着鲁山狠狠地瞪了一眼,说道:“鲁山,地阴宗的这笔账,我长宁宗迟早会找你们讨回来的。”

    鲁山似乎确实对石新等人毫无兴趣,听得石新的狠话,只是微笑道:“我地阴宗随时恭候。”

    当下石新等人再不迟疑,沈非虽然情势堪危,但他们留下确实也如沈非所言,只是徒增伤亡而已,低级丹气劲和中级丹气劲差距甚大,何况无论是在质量还是数量上,他们这边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所以说石新他们的心中,只能是祈祷沈非能再有奇招,能够逃脱这一次致命的考验。只不过连石新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沈非站出来独自面对地阴宗众人的时候,他们这些人的心态,已经有了绝对的变化,这个独臂少年,是真正地折服长宁宗的这些少年们了。

    对石新等人的离去,鲁山连半眼也没有去瞧,只是目光在沈非身上凝神看了数息,良久之后,终于是缓缓出声道:“沈非,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

    沈非并没有说话,回应着鲁山的目光,在这个五重丹气劲的修炼者面前,他没有流露出哪怕是一丝的惧怕,而鲁山已是自顾自地又道:“想不到烈云宫第一天才,竟然流落到如此境地,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听到这话,沈非终于是淡淡地开口道:“是落天派你们来的吧?”

    沈非的开门见山,让得包括鲁山在内的一众地阴宗少年都有些色变,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独臂少年心思转得如此之快,不过是凭着短短的几句话,便能将事情推断个八-九不离十。

    而看到鲁山等人的脸色,沈非更是笃定,早在之前,他心中便已经想到这一点了。长宁宗与地阴宗虽然时有争斗,但今天的情况明显很是诡异,而联想到地阴宗与归阴宗的关系,那今晚的变故便有理可循了。

    连唐宁都知道在长宁宗安排人找沈非的麻烦,那在沈非如日中天之际一直被压过一头的落天又怎么可能没有动作?何况沈非之前和上官玉的关系,也是落天心头一根刺。

    实在是沈非这独臂的形象太过好认了,进入妖宁山的鲁山等人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便是获知了沈非等人的行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沈非,可并非是他们情报中那个没有半点丹气修为的沈非。

    鲁山也是脸色数变之后,阴声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今天这妖宁山,便是你沈非的葬身之地,要怪,只能怪你不自量力地得罪了落天师兄!”

    见沈非已经猜出,鲁山也不再掩饰,话音落下,而后右手一挥,旋即除他之外的八人便是分站八个方位,将沈非直接是包围在了中间。

    三名四重丹气劲加上五名三重丹气劲的包围,也算是看得起沈非了,毕竟他的表面实力,不过是二重丹气劲而已。而地阴宗所众实力最强的鲁山,却是没有急着出手,对付一个二重丹气劲的残废,让他亲自出手,可是有些自掉身份了。

    见得八名地阴宗少年越来越近,沈非脸色一片凝重,其隐藏在袍袖下的右臂,已是泛起一丝丝白色的雾气,天残魔诀运转间,右臂之上打通的六条隐藏经脉已是瞬间被丹气充盈。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此时被八名地阴宗少年围在中间的沈非,压力无疑是很大的。可他的性格经过一年的深沉,早已变得坚韧无比,压力虽然大,但也绝对不会让他感到气馁,这一下身形暴起,那突然之间显露出来的速度,让得外围的鲁山都是眼角一跳。

    沈非找准的突破口,乃是东南方向,在那个方位,有着一名地阴宗的三重丹气劲少年拦路。而见得二重丹气劲的沈非竟然不自量力地想要冲阵,那人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身上白色的丹气喷涌而出,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