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十九 魂医师莫伦
    震惊,李木心中已经只剩下震惊了。

    如果只是单纯的一个三重丹气劲,不会让得已经达到七重小丹境的李木如此震惊。

    李木心中清楚,沈非刚来长宁宗的时候,可是连一重丹气劲都没有达到的废人,可这才过去多久?一个月?这被烈云宫视为废人的沈非,居然已经突破到了三重丹气劲。

    如果说一个月出头便从无到有达到三重丹气劲的人是废物的话,那其他的那些长宁宗弟子又算什么?何况眼前的沈非,还是一个断了左臂的残疾之人。

    这没了左臂还能修炼已是一奇,一个月出头的时间直接突破到三重丹气劲,更是让李木震惊得无以复加,而在他惊色满面的时候,沈非已是带着莫伦进入二虎的房间之内了。

    前面的莫伦自然是不知道带路的沈非居然如此的诡异,对于一个三重丹气劲的独臂少年,他并不在意,而当他进屋看到躺在床上红潮满面的二虎时,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沈非脸带忧色地站于一旁,看着莫伦轻轻抚上二虎的右手腕,两根手指摸在二虎缓缓跳动的腕脉之上,房间之内一时陷入了一片沉寂。

    此时李木也已经跟了上来,在观察二虎的同时,还不时扫过沈非的脸庞,可是从后者脸上,他除了看到那一丝为二虎的担忧之色外,却是看不到其他,这个独臂少年,在李木的心中,愈发神秘。

    呼!

    良久之后,莫伦长出了一口气,轻轻放下二虎的右腕,见状沈非立时开口问道:“莫伦先生,怎么样了?”

    莫伦皱了皱眉头,见得这个表情,沈非心中咯噔一声,而后便听得莫伦沉声说道:“时间耽搁得太久了,现在毒素即将攻心,我也只能姑且一试。”

    说完这话,莫伦手掌伸出,听得“哗啦”一声响,二虎的整个右臂衣袖便被其撕了下来,而看到二虎的右臂,一旁的沈非和李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二虎一条右臂比之前肿了不止一倍,而且整个手臂乌黑晶亮,仿佛只要用一根针轻轻一刺,整条手臂便会爆裂而开,那触目惊心的三条嗜血鼠挠出的血痕,早已是化脓,渗出的黑色脓血让得这一幕显得更加惨厉。

    “来,帮把手,将他衣服脱了,然后翻转。”

    莫伦的出声,打断了沈非的思绪,闻言他不敢怠慢,忙上前去,轻轻将二虎的衣服褪下,而见得那黑色毒素果然已经快要接近二虎的心脏,当下又是一惊。

    将二虎缓缓翻身,莫伦也没有理会沈非那满是忧色的神情,右手在腰间一个袋子上轻轻一抹,旋即一个红色盒子便是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容袋!

    见得那凭空出现的红色盒子,沈非神色一凛,偷眼在莫伦腰间的袋子上扫了一眼,这东西他不会陌生,那是可以储存物品的容袋。

    容袋,是由一种特殊的材料做成,里面有着一个**的空间,只要利用丹气的催发,便能将物品放进或是取出,极为神奇。

    当初沈非还是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时候,也蒙宗门赐予过一只容袋,只不过后来从神坛跌落,这种珍贵的东西当然是被宗门收回了。此时见得莫伦腰间的容袋,沈非不由得好一番感慨,这玩意用来携带物品,确实是方便很多。

    不过莫伦倒是没注意到沈非的神色,缓缓将那红色盒子打开,只见盒中是一枚枚长短不一的银色细针,沈非粗略看去,这些细针,竟然不下百枚。

    曾经受过武月帝国中级魂医师开经的沈非,当然一眼认出这是魂医师的必备器物魂针了,而魂医师要对一名修炼者进行开经通脉,便是靠这魂针之助。

    没有丝毫迟疑,打开盒子的莫伦右手一挥,旋即便见银光一闪,沈非凝神看去,一共三枚银针已是准确地刺入了二虎后心边上的三处大**。

    施针护住二虎的心脉之后,莫伦手指律动,旋即银光连闪,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二虎的后背便是插满了银针。这魂医师施针的手法让沈非叹为观止,之前他虽然有过开经的经历,但这样直观地感受魂医师的手段,却还是第一次。

    而且这还只是一名低级魂医师,那中级魂医师甚至是高级魂医师的手段又如何?沈非有些期待,可惜自己并非变异灵魂,想要成为大陆尊贵的魂医师,已经是没有希望了。

    施完针的莫伦并没有停下手中动作,见得其手指尖升腾起一抹暗黄色的丹气能量,旋即一缕缕丹气准确地打入那数十根银针之中,而后赫然见得二虎脸上潮红一盛,哇的一声便是喷出一口黑血。

    沈非来不及回味暗黄色丹气乃是一重小丹境的标志颜色,见得二虎吐血,当下便是脸色一变,问道:“莫伦先生,二虎怎么了?”

    莫伦双眉皱得更紧了,良久之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他中毒太深,请恕莫某能力未够,如果能请来一位中级魂医师的话……?”

    莫伦这话,基本已经算是宣布二虎的悲惨结局了,中级魂医师,整个武月帝国估计都没有几人,而像那样尊贵的魂医师,又怎么可能屈尊绛贵来长宁宗为一名二重丹气境的二虎治伤?

    何况要请一位中级魂医师出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也是一个天文数字,当初烈云宫请皇室的中级魂医师聂老先生进行开经,沈非可是深知那两次是让烈云宫如何的肉痛。

    莫伦说了那话之后,再次轻轻叹了口气,伸出手去,将二虎背后的银针一根根抽离下来,用随身的白布抹净之后,将之整齐地放回木盒之中。

    深深地看了二虎一眼,莫伦沉声说道:“看这毒素上行的速度,小家伙最多还能坚持三天,如果三天后还是没有办法的话,恐怕……”

    莫伦的潜台词,沈非和李木二人都是清楚,意思就是三天之后就可以准备二虎的后事了,在这一刻,沈非不由得右拳紧握。

    三天!

    沈非暗下决心,两天后一定要让那许良交出解药,二虎是他来长宁宗的第一个朋友,绝对不能让其就这样死掉,如果二虎真的不治身亡,那许良就直接给二虎陪葬吧。

    “多谢莫伦先生,小小心意,还望笑纳。”李木轻声开口,虽然莫伦并没有能治好二虎,但该有的报酬还是不能少的。

    而莫伦也没有矫情,点了点头,接过李木递过的一个袋子,至于里面装的什么,沈非就不得而知了。但他至少知道,这魂医师哪怕只是低级魂医师的一次出手,恐怕也并不是他们这些年轻弟子能承受得起的。

    两人将莫伦直送出长宁宗牌楼,这才回转,在路上,李木突然开口说道:“沈非,这一次的猎妖大比名次出来了,你们第十八组获得了第一。”

    对于李木的话,沈非并没有什么意外,毕竟一只青尾狼和一只嗜血鼠,想来就远超其他组的猎妖成绩了。中级幼灵妖,恐怕除了沈非他们这一组,根本没有人能完成,而且这一组要不是沈非在的话,遇到中级幼灵妖估计也只能是落荒而逃,更不要说猎杀了。

    而听得李木突然说起这话,沈非不由心下一动,问道:“第一有什么奖励?”

    李木脸带微笑地说道:“猎妖大比第一所在的组员,都有着一次进入丹武阁挑选一门丹武技的机会。”

    “丹武阁?丹武技?”听到这两个词汇,沈非先是一愣,旋即便是明白过来。

    丹武技,顾名思议,就是利用技能将丹气的攻击强化的一种手段。大陆之上的丹武技,和功法一样,都分为天地人凡四大品阶,以对应丹武大陆的天玄界、地通界、人灵界和凡域界四块大陆,而每一大品阶,都分为低中高三级。

    之前沈非在烈云宫所修炼的丹气功法和丹武技,最高也不过是凡阶高级而已,所以沈非估计,在这比烈云宫弱了许多的长宁宗丹武阁,能有几门中级丹武技便很不错了,估计最多的,只是一些低级的丹武技。

    见得沈非点头,李木也少费了一些唇舌,他当然知道以前者的见识,不一定瞧得起长宁宗的丹武技,但这也算是给猎妖大比的一些福利,该有的也应该有。

    不过李木这一番猜测可有些不对了,沈非之前在烈云宫所修习的几门丹武技,都是需要双手施展的,自从一年多前断臂之后,这些丹武技算是搁了浅,要不然之前他也不会只是凭借着强横的蛮力击杀青尾狼和嗜血鼠了。

    现在的沈非,正是急需一种可以使右臂力量更强的丹武技,而在与许良的擂台战前有着这样一个机会,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当下沈非也没有再回小院,直接是跟着李木径直朝着长宁宗深处走去,两天之后就是与许良的比武,这拿到丹武技之后,还得修习一段时间,这样算来,便紧迫之极了。

    而最让沈非焦急的,便是这一战无论如何也不能输,如果输了,以许良袁安等人的心性,再想拿到嗜血鼠的解药,恐怕会难于登天,所以在这有限的时间内提升自身实力,便成了沈非现在唯一的念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