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23章 不敢接吗?
今天的长宁宗擂台殿,无疑是近段时间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因为就在今天,从烈云宫下放而来的沈非,要在这里挑战五重丹气劲修为的许良。
    作为初来乍到的沈非,以二重丹气劲的修为竟然敢挑战许良,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决定,而今天来到这擂台殿的长宁宗弟子,基本都是来看这个独臂少年的笑话的。
    长宁宗虽然附属于烈云宫,但也是个独立的宗门,对于烈云宫的高高在上,很多长宁宗弟子也是看不惯的,所以连带着下放而来的沈非,也并不被这些长宁宗年轻弟子看好。
    长宁宗擂台殿是个封闭的大型空间,除了四座小擂台外,中间还有着一座大擂台,而四周则是足可容纳千人的看台。
    长宁宗虽然在整个武月帝国甚不起眼,但在这宁城,也算得一方豪雄,这擂台殿的规模,可比烈云宫差不了多少,当然这中间也有个帝都月城寸土寸金的原因。
    除了底层的看台之外,擂台殿的上面一层,却是有着几个密闭的房间,这些房间以特殊材料制成,可以从房间内部看到擂台殿内的情形,但从外面,却是看不到房间之内任何东西。
    此时在东首第一个房间之内,有着几道或坐或站的身影,他们的目光,都是盯着下面热闹无比的擂台殿,对于今天这场擂台赛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颇有不解。
    这几人,正是长宁宗的实权人物,宗主蓝清风和四大长老,只不过除了大长老一脸冷笑之外,其他三人却都是面无表情。
    听着擂台殿内的喧闹,四长邱厉忽然微微皱眉说道:“许良这一次,闹得有些过火了吧?”
    作为长宁宗长老,这几人都是知道为什么今天这场擂台赛会吸引将近全部的长宁宗弟子。一来是想看看不自量力的沈非到底是怎么败的,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吴全所开的那个赌局,事关切身利益,这些弟子们当然得要亲眼见证了。
    听了邱厉之言,大长老袁成顿时接口道:“四长老似乎是忘了,这次的擂台决战,可是那沈非先提出来的,许良只是被迫应战而已。”
    对于那日妖宁山外的冲突,长宁宗内闹得沸沸扬扬,几大长老当然是一清二楚,此时袁成所言,倒也没错,不过听他话中之意,却对沈非为什么会提出挑战只字不提,只是表明了沈非的不自量力。
    对两人的话蓝清风并没有插口,只是某一个瞬间,这个长宁宗主的目光便是一凝,口中缓缓地说道:“沈非,来了。”
    从擂台殿外进来的沈非和石新等人,无疑也是被殿内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周看去,到处都是长宁宗弟子的交头接耳,粗略估计,今天这擂台殿内,至少来了九成以上的长宁宗弟子,至于剩下那一成,想必都是些老成不愿凑热闹之辈。
    而见得沈非等人从入口进来,整个擂台殿内所有长宁宗弟子的目光,都是陡然间投向了今天的主角之一。被这么多狂热的目光盯着,沈非倒还没什么,跟在他身后的石新白奇等人就有些不太自在了。
    今天这擂台殿是主场,吴全的投注地点也从外间搬到了这擂台殿中,此时的他,目光盯着从殿口走进的沈非,脸色不由得有些发苦。
    在吴全面前的桌上,除了右边石新他们那孤零零的一千金币之外,左边全是投注许良胜的金币,而这金币,已经达到了五万之多。
    长宁宗的年轻弟子,差不多有着三百人左右,吴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开出许良胜十赔一这个赔率,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押注,而一赔十的沈非,却只有石新等人的“友情”投注,这落差可是有点大啊。
    照目前的情况,如果许良获胜的话,按十赔一的赔率,他就得赔出去五千金币,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对于他们这些年轻的长宁宗弟子来说,平日赚钱甚不容易,五千金币,估计一年也赚不回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许良获胜的可能性几乎就是十成,包括吴全自己在内,都不会认为二重丹气劲的沈非会有什么翻盘的机会,要不然也不会除了石新之外,清一色的都买许良胜了。
    正在吴全愁眉苦脸之时,沈非的身形却是径直朝着这边走来,看着这个越来越近的独臂少年,吴全心中满是忿恨,好好的搞什么挑战,害得自己即将要输那么多的钱出去,在这一刻,吴全无疑是将这次赌局的失败全都归结到沈非身上了。
    “这里还接注吗?”沈非倒是没去注意吴全的表情,施施然走到桌前,轻轻地点了点桌面,看着那两边比例不一的投注,开口说道。
    听得沈非这话,吴全不由得眼前一亮,前者这样的问话,难道是想投注?而作为擂台挑战的主角之一,没理由还去投注对手吧?如果是这样的话……
    “接,多少都接,你要投注吗?”心中电转之后,吴全便是迫不及待地接口了。不料在他话音落下后,耳中便听得“咣”的一声大响,面前桌面右边已是多出了一个钱袋,而看那钱袋落在桌面上的动静,吴全不由有些目瞪口呆。
    “一万金币,押我自己!”沈非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吴全的目光有着些许戏谑,而这突然开口的话,让得其身旁的石新等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万金币。
    这可真是一笔巨款啊,说实话,这也是沈非的全部身家了。在他身为烈云宫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时候,吃穿用度无疑都会得到宗门很好的供应,那个时候的他,锦衣玉食,从来也没为钱发过愁。
    只是当时的沈非,却也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主,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跌落神坛的一天,直到后来意外断臂,烈云宫断了供应,这才感觉到金钱的重要性,而极度的挥霍,最终剩下的,也不过这一万金币而已。
    但就是这一万金币,也将石新等人和离这边较近的长宁宗弟子吓了一跳,这个沈非,莫不是疯了?
    如果说沈非这注下的是许良胜,那他们或许还不会那么吃惊,但押他自己,难道他对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信心?看着这云淡风轻的沈非,不少人都是陷入了沉思。
    而相对于那些长宁宗弟子,开盘投注的吴全就有些目瞪口呆了。之前的他,还在心忧怎么赔那笔押许良胜的巨款呢,却不料这沈非一出现,就给他带来了这样大的惊喜,不过这惊喜,可有些太大了,大到吴全都不太敢接。
    一万金币,押沈非胜,按照一赔十的赔率,万一沈非要真赢的话,那吴全就得赔出十万金币,这可比之前他心中所计算的五千金币多太多了。
    五千金币,吴全一年时间省吃俭用勉强还能凑出来,可是这十万金币,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了,按一年五千金币算的话,那他得存上二十年,何况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想要抵赖那也是万万不能的事。
    沈非没来的时候,吴全愁眉苦脸,沈非这来了之后,吴全连愁眉苦脸都省了,简直就有些手足无措了,以至于沈非话音都落下半晌,他还目光愣愣地盯着桌上沈非扔下的钱袋。
    看到吴全这种神态,石新白奇等人不由得心头大爽,虽然他们也有些惊愕沈非的财大气粗和超强魄力,但能看到吴全如此失态,那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怎么?不敢接吗?”
    见得吴全半天没有动静,沈非只能是再次开口催促了一句。而这一次的话,终于是将吴全从沉思中拉了回来,目光有些苦涩地看了沈非一眼,说道:“一……一万金币,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作为一个开盘口赌局之人,吴全无疑还是非常理智的,虽然他心中对沈非获胜不抱半点希望,但凡事总有个万一,这吴全倒是未虑胜先虑败,不过这一句话,便是当场暴露了他内心的不确定。
    吴全这一开口,石新等人顿时不干了,白奇立马起哄道:“哟,这不是号称任何投注都敢接的吴财神吗?怎么,才区区一万金币就当缩头乌龟啦?”
    混账,这是一万金币的事吗?还区区!
    吴全心中暗骂一句,但却绝对不敢说出来,这投注是一万金币,但要是沈非真的赢了,那可就成十万金币了啊,一时之间,这个号称长宁宗“吴财神”的吴全,是真的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吴全,这注我们接了,如果沈非真能胜,赔注你我一人一半。”
    正在吴全想要下定决心不接这一注的时候,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却是突然从身后传出。待得众人抬目看去,却见袁安和许良正在缓缓走来,开口说话的,正是大长老袁成之孙,长宁宗二师兄袁安。
    六神无主的吴全看到这二人,不由得有着一种大难不死的冲动。刚才袁安之言,可就将他的风险降低了一半,以那极小的机率去搏一个十万金币的赔率,可能吴全还有一点犹豫,但只是五万金币的话……
    “好,二师兄,咱们就共同做庄,到时候赢的钱,也一人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