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二十四 丹洪霸拳
    这吴全倒也光棍,他本来就是袁安一伙,这时也不能只让袁安担当风险,如果到时沈非落败的话,那除了赔那押许良胜的五千金币,剩下的六千金币两人平分,那算是笔小财。

    不过以袁安的身家,或许并看不起这几千金币,他想要的,是打压沈非的快感。袁安乃是袁成的嫡孙,而袁成与烈云宫大长老关系菲浅,如果袁安想要再进一步进入烈云宫的话,唐宁交待下来打压沈非的任务就得必须完成。

    这也是一直以来袁安处处针对沈非的原因所在,只不过他没有料到的是,这个情报中不能修炼丹气的残废,居然会这么麻烦,连嗜血鼠,甚至是那地阴宗的人出手,都没有将之击杀掉,现在竟然还闹上了擂台。

    袁安身旁的许良也是一脸的冷笑,见得沈非目光看来,当下便是举起左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挑衅之意。

    见状沈非轻笑一声,转头朝着石新等人点了点头,便是头也不回地朝着中间的大擂台走去,今天这场万众瞩目的擂台战,当然得在中心大擂台进行了。

    “去吧,必要的时候,不必手下留情。”看着沈非的背影,袁安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浓郁的杀意,而说出来的话,也是暗示擂台之上拳脚无眼,真要发生什么意外,就算是宗主也不好多说什么。

    许良也是对沈非的性格极为不喜,不过今天的擂台赛,注定不会有第二个结果,这是许良心中早有定论的事。

    待得许良也已经走上擂台站定,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了这座擂台殿最中心的大型擂台。这一刻,为许良欢呼的长宁宗弟子接近九成,没办法,他们都是押了许良获胜,无论是从熟悉程度,还是自身利益来看,都没有为沈非鼓劲的理由。

    看着擂台对面噙着一丝冷笑的许良,沈非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嗜血鼠的解药。”

    这道声音一出,许良脸上的冷笑不由更加浓郁了,这个二重丹气劲的残废,到底有什么底气说出这样的话?当下便是接口道:“我也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现在滚下擂台,我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针锋相对的言语,刹那间便将整个擂台殿点燃,在无数人的高呼声中,沈非不由缓缓摇了摇头,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只有先将你打败才行了啊。”

    话音落下,沈非已是率先有了动作,脚掌在地上一蹬,旋即整个身子已是朝着不远处的许良扑去。这犹如出弦利箭一样的速度,却是半分也没有让许良感到意外,见得越来越近的沈非,许良的身形,终于是有了一些动作。

    砰!

    微一侧身,许良瞬间让过沈非的一记右拳,而后挥臂而出,直击沈非小腹,但后者反应也是颇快,在一击不中的同时,已是一个闪身,旋即右腿踢出,与许良的手臂交击在一起,发出一道大响。

    蹬蹬蹬!

    毕竟两人的丹气修为相差了整整两级,这一下交击,沈非顿时拿捏不住,连退三步之后,许良已是如影随形跟了上来,白色丹气缭绕在他拳头之上,一时之间,沈非便是陷入了只守不攻的境地。

    在丹气劲这个阶别,一共有着三个分水岭,分别是三重丹气劲到四重丹气劲,和六重丹气劲到七重丹气劲。这两个分水岭,也是丹气劲阶别低中高三级之分的由来。

    现在的沈非,不过处于初入三重丹气劲的阶段,而以这样的丹气修为对上已达五重丹气劲的许良,在直接对抗中落于下风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不过对沈非期望甚高的石新等人在看到前者瞬间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时,不由都是有着一些愕然,当初在妖灵山中的沈非,表现可没有眼前这么孱弱啊。

    而看到许良大占上风,在场的这些长宁宗弟子欢呼声不由更加高涨了,这个烈云宫下放而来的独臂少年,恐怕很快便要落败了吧?

    砰!

    擂台之上的激斗,再一次在两人的交击之下发出一道大响,而这一次,许良却是收敛了冷笑,轻声喝道:“好小子,原来已经突破到三重丹气劲了。”

    打了这么久,以许良的实力,当然终于是发现沈非的丹气修为,已经比当时在妖宁山入口的时候提升了一级。不过此时的他,却没有时间去想沈非提升到三重丹气劲是如何的妖孽,这三重丹气劲的修为,也只是让他惊愕了一下而已。

    而不再压制实力的沈非,三重凡体境(三重丹气劲)的**力量爆发出来,情况可跟刚才大不一样。

    大陆之上,在炼体方面,无疑是灵妖最为强横,丹魔次之,人类在修炼天赋上占有优势,但这种近身战如果有着一个强横**的话,无疑可以占得极大的便宜。

    而在天残魔诀的修炼过程中,被天地能量淬炼过的沈非**,无疑在**力量上已经不比许良差多少,接下来的数个回合,许良明显地感觉到之前的压制已经不复存在,反而是被沈非的**力量隐隐压制住了。

    这种情形的改变无疑让许良大吃一惊,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瞧这个独臂残废了啊,心中虽然吃惊,但此时被沈非贴身短打,急切之间却拉不开距离,许良当下只能是慢慢寻找机会,以期一举突破沈非的近身。

    场上突然转变的攻防,让得擂台殿中的呼声变得有些萎靡,而下方的石新等人则是兴高采烈,沈非的表现,终于没有让他们失望,这种状态,才应该是那个击杀了青尾狼甚至是嗜血鼠的真沈非。

    痛快!

    擂台上的沈非,无疑心中畅快无比,这一年以来,还真的没有痛痛快快和实力相当的修炼者战斗一场了,就算是之前在妖宁山中与地阴宗一帮人缠斗,但那和现在这样正大光明地大打出手感觉又不一样,这种酣畅淋漓的战斗,才是最为舒畅的。

    沈非之前虽然修为尽失,但原有的战斗经验却留存脑海,这时越打越是顺手,身为五重丹气劲的许良,一时之间竟然被闹了个手脚步乱,连续的攻击,终于让他的防守出现了一丝空当。

    噗!

    瞅着这个空当,沈非右拳直进,倏地砸在了许良的小腹之上,这一拳好重,直接是让许良心头一闷,在小腹剧痛之下蹬蹬蹬连退了数步,这才拿桩站住。

    在一个三重丹气劲的残废手中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大庭广众之下,许良的脸色不由有些气急败坏,当下阴沉着脸喝道:“你这个残废,我要杀了你!”

    让得一向以头脑精明著称的许良露出这种神色,从某从意义上来说,沈非已经算是成功了,不过在许良“残废”二字出口的时候,沈非的脸色已是瞬间阴沉下来。

    自从断臂以来,沈非虽然并不忌讳别人拿他的断臂说事,但眼前的这个许良实在面目可憎,加之二虎毒伤不治的阴影,沈非对许良实已起了一丝杀心。

    不过在沈非脸上变色的同时,对面的许良却也有了一些动作。只见他双手伸出,而后一团白朦朦的丹气便是涌出,瞬间将其双拳包裹,而后沈非便感觉到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从许良双拳之间传来,看来这个家伙是在施展一门强横的丹武技啊。

    “丹洪霸拳!”

    低低的喝声从许良口中传出,而见得他双拳上的白色丹气和其口中的喝声,一众长宁宗弟子顿时便是齐声惊呼。

    “丹洪霸拳,那可是凡阶中级的丹武技啊。”

    “想不到许良师兄连丹洪霸拳也学会了,这下看那沈非如何接招?”

    “丹洪霸拳一出,这场擂台战,应该快要结束了吧?”

    “……”

    许良的这霸气双拳,无疑是让得这些长宁宗弟子惊叹不已。而处于擂台对面的沈非,也对许良双拳中的能量波动感到颇为心惊,在许良双拳袭来的时候,他仿佛感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浪头急速涌来,那连绵不绝的丹气力量将他压迫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便是丹气修为带来的压迫之感了,无论沈非**力量如何强横,但其丹气修为只不过才三重凡体境,比许良的五重丹气劲足足低了两重,而且中间还隔了一个低级丹气劲和中级丹气劲的分水岭。

    但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沈非又岂是这样便会认输的?在许良丹洪霸拳越来越近的同时,其右腿也是陡然伸出,旋即淡淡的白色丹气暴涌而出,沈非的一只右腿,瞬间变得雾气蒙蒙起来。

    风旋腿法!

    这是沈非在烈云宫中修习得来的一门凡阶中级丹武技,虽然他之前修习的两门凡阶高级丹武技,都因为需要双手同使的缘故搁浅了,但其在烈云宫中,却也还修习了几门其他的丹武技,比如现在施展的这门风旋腿法。

    淡淡的白色丹气缭绕在沈非的右腿之上,而下一刻,他的整个身子,竟然突兀地急速旋转起来。那泛着白色丹气的右腿,在这急速的旋转之中,犹如大风车一般,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轰然和突袭而来的许良双拳撞击在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