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二十九 灵妖洞
    “宗主,这沈非本与许良不和,以至有白天的擂台对战,现在深夜诡诡祟祟出现在这里,而许良又突然身死,不是他还能是谁?”

    大长老袁成毕竟脑子转得极快,只短短几句话便将事情分析得清清楚楚。他和袁安正是算准了沈非为救二虎,必定深夜前来逼迫许良想要拿到嗜血鼠的解药,所以他们就来了个将计就计,设下这个毒计让沈非自投落网。

    而听了袁成这一番说辞,二长老和四长老都是缓缓点头,三长老李木却是皱了皱眉,说道:“宗主问的是谁亲眼看见沈非杀了许良!”

    闻言沈非不由感激地看了李木一眼,虽然自己有着杀死许良的重大嫌疑,但没人亲见,这确实是个极大破绽,此时咬住这点不放,相信长宁宗也不会完全不讲道理。

    “这……”袁成说了一个字,便是有些恼怒地瞪了李木了眼,而后说道:“我们赶到之时,沈非正准备逃窜,深夜闯入别人房中已是一疑,要是他没有杀人,何必见了我们就跑?”

    不得不说袁成的念头转得很快,不过沈非早知道他要这样说,当下接口冷笑道:“你们倒是来得真快啊,我刚刚进屋不到几息的时间,大长老便是出现在门口,这未卜先知的能力,还要和大长老好好请教请教。”

    沈非这夹枪带棒的讥讽之言,让得袁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但却不得不说这番话犀利之极,这要不是袁成和袁安早就知道沈非会来设下埋伏,又怎么可能出现得这么及时呢?

    听得两方各执一辞,蓝清风心中似乎已有决断,而看到他嘴唇微动,袁成心中咯噔了一下,当下抢先开口道:“无论如何,许良被杀,沈非的嫌疑最大,宗主,我建议将他先关入灵妖洞,待将事情查清楚后,再做处置。”

    袁成的这个决定,让得包括三大长老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微变,三长老李木皱了皱眉,说道:“这个处罚,有些太重了吧?何况沈非并不一定是凶手。”

    沈非的脸色也是有着一抹阴沉,在长宁宗呆了这么久,灵妖洞是个什么所在,他当然知之甚深,那是供宗内弟子进行生死历练的地方。

    猎妖大比是在妖宁山,锻炼的是弟子们的团队能力,而这宗门内的灵妖洞呢,就是训练弟子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了。

    灵妖洞内,有着长宁宗强者抓来的各类低阶灵妖,虽说是低阶灵妖,但这灵妖洞内,除了低级幼灵妖外,还有着中级幼灵妖甚至是高级幼灵妖。

    现在袁成提议将沈非关进灵妖洞,无异于一步狠棋,对付低级幼灵妖和中级幼灵妖或许问题不大,但要真遇上一头高级幼灵妖的话,恐怕凭沈非现在三重凡体境的修为,逃命都会变得极其困难。

    不过在李木话落,袁成却是笑道:“灵妖洞的外围,危险性并不大,何况能击败六重丹气劲的许良,沈非不会连这点危险都会害怕吧?”

    拙劣的激将之法,沈非根本不予理会,他心想只要抓住了没人亲眼所见他杀人这一条,袁成这些人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却不料沈非心中这个念头刚刚落下的时候,蓝清风却是突然开口道:“好,就先这样,二长老,许良身死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闻言李木却是一愣,旋即说道:“宗主,这……”

    蓝清风摆了摆手,目光在沈非身上扫了一眼,开口道:“李木,你送沈非进入灵妖洞吧。”

    见得宗主已经做了决定,李木便不再多言,而一旁的大长老袁成却不料蓝清风竟然这么爽快地便答应了,当下和袁安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是看出了一抹惊喜和杀意。

    对于蓝清风的决定,沈非虽然心中不解,但却并没有像对袁成爷孙俩的那种恨意。对于这个长宁宗主,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当下朝着蓝清风行了一礼,连看都没有再看袁成和袁安一眼,径自跟着李木而去。

    蓝清风盯着沈非消失在远处的背影,眼中有着微光闪过,但一闪而逝的精光,却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袁成等人见得此事已经告一段落,便各自行礼而去,转眼之间,这许良的小院又是陷入一片沉寂,只有那满天的乌云笼罩,漆黑如墨。

    灵妖洞的方位,沈非倒是记得个大概,这时跟在李木身后一言不发,缓缓前行。对于进入灵妖洞,他并没有多想,但是二虎的毒伤最多还能坚持一天,估计从灵妖洞出来,二虎可能已经化为一撮黄土了。

    正行之间,李木却是突然开口问道:“沈非,你给我说实话,那许良是不是你杀的?”

    闻言沈非回过神来,正色道:“我没有杀人!”

    李木轻轻吁了口气,在他心中,沈非乃是一个天赋惊人的弟子,如果心性太过狠辣的话,就有些让人失望了,这时听得沈非郑重之言,李木下意识地就选择了相信。

    两人行了约摸有一柱香的时间,已是来到了长宁宗的最里处,在那里,有着一个一人来高的洞门,洞门之上,横着一块石匾,上书“灵妖洞”三个大字。

    嘎吱!

    李木走上前去,轻轻推开洞门,而其内透出来的一股淡淡腥气,让得沈非知道这洞内并非是如袁成所说的危险颇小,灵妖对人类的攻击性,一向都是很强的。

    “进去罢,记住,不要进得太深!”

    李木郑重地叮嘱了一句,而后沈非不再迟疑,毅然转身朝着灵妖洞内走去,几个起伏,便是消失在了这灵妖洞口。

    轻轻将灵妖洞门拉上,李木盯着洞门有些愣愣出神,却不料身旁微风轻响,待得他惊觉回神,发现来人赫然是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

    “宗主,你……”

    李木见得突然出现的蓝清风,不由得一愣,而刚刚开口三个字,却是不知该问些什么,反倒是蓝清风接口道:“他进去了?”

    李木点了点头,终于是问道:“宗主,许良之死,疑点甚多,有很大的可能是大长老一系陷害于沈非,你怎么真的将他关入灵妖洞了?”

    在李木的心中,蓝清风无疑是相当精明的,作为一宗之主,自己能看出来的,相信蓝清风也能看出来。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长宁宗主还答应袁成将沈非关入灵妖洞,这就有些让李木猜之不透了。

    闻言蓝清风目光在灵妖洞口扫了一眼,却是脸露笑容地说道:“李木,你忘了灵妖洞中,有着什么东西了?”

    听得蓝清风的提醒,李木脑海之中电光石火闪过一个念头,不由得惊呼出声道:“你是说……那……那东西?”

    李木结结巴巴地终于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不过蓝清风已是接口道:“正是那东西,我倒想看看,这个能够破去开山臂防护气罩的小家伙,还能不能再次给我一个惊喜?”

    李木脸上犹自带着一抹惊色,吐出一口长气,说道:“可那东西连宗主你都动不了啊,他一个三重丹气劲的小子,怎么可能成功?”

    蓝清风眼中微光一闪,沉声道:“你见过一个三重丹气劲的小子,能够破开六重小丹境级别的防护气罩吗?”

    李木回想起沈非在丹武阁中的表现,怔怔出神,蓝清风又道:“何况你以为袁成将沈非关进灵妖洞,会是好心吗?现在正好,如果沈非真的能得到那东西,估计袁成这老家伙要气得吐血了。”

    李木乃是蓝清风的心腹之人,当然是知道长宁宗本土势力和烈云宫所派的大长老一系素来不和,而袁成的嚣张,几乎快要凌驾到宗主之上,要不是蓝清风还能以丹气修为力压袁成一头,恐怕这长宁宗都不知道要谁说了算了。

    两人怔怔地望着灵妖洞的洞门,久久没有说话。

    而进入灵妖洞的沈非,却是觉得那妖腥之味更加浓郁了,从踏入灵妖洞的那一刻起,他就进入了戒备状态,好在这灵妖洞并非伸手不见五指,不知从哪儿射入的天光,倒是可以模糊地看到洞内情形。

    通道一直向下,沈非也是恍然,长宁宗的占地面积虽然说颇大,但灵妖洞的存在,却只能是深入地下,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窜出一只凶狠的灵妖朝你攻击,在这种地方,可是万万大意不得。

    唰!

    刚刚转过通道的一个拐角,沈非突然觉得全身汗毛立竖,身子下意识地朝右侧一让。而后呼地一声,一道黑影人他刚刚立足之地一闪而过,要不是他躲避得及时,恐怕这一下就要吃上一个大亏。

    那黑影一击不中,竟然没有再次攻击,直接是冲着袭出的方向几下闪烁,转眼消失不见。至始至终,沈非都没有看到那偷袭自己的灵妖,到底是个什么形貌,但这样一来,他的心神不由更加戒备,至少刚刚那只灵妖的攻击,绝对是对他有着威胁的。

    这一路向下的通道颇长,而且弯处极多,每一个弯处,似乎都是灵妖偷袭的极佳地点,每次转过这些地方的时候,沈非的注意力便是加倍地集中,好在从刚刚那只灵妖的偷袭之后,却再也没有其他灵妖来骚扰于他。

    再次转过一个拐角,沈非突觉眼前一亮,本来狭窄的通道也是豁然开朗,这是一片数十丈方圆的庞大空间,在这里有着众多的假山林立,高低不一的石山充斥着整个空间,让得沈非的视线有些受阻。

    而就在他暗暗打量这片空间之时,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却是瞬间浮上心头,当下不及细想,只来得及将右臂横于胸前,而后便觉得一道大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地便朝着左侧斜飞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