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36章 蜉蝣撼柱
大长老袁成的话音一落,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尽数集中到了沈非的身上,而对于这话,沈非的脸上却毫无意外之色,淡声问道:“敢问大长老,这宗门圣物,叫什么名字?”
    此言一出,袁成顿时脸色一变,而一旁的蓝清风也是感到有些愕然。在刚刚看到这把漆黑长枪之前,他们都只知道灵妖洞三层有着一根拔不出来的黑色棍子,在他们心中,也从来都以为那亘古不变插入地下的,是一根长棍。
    而这时大长老袁成不问情由,先是将这漆黑色长枪定义为长宁宗的圣物,听得沈非这样一问,袁成不由甚是尴尬,这都说了是长宁宗的圣物了,不会连这圣物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
    不过袁成的脑子转也是是挺快,微微沉吟后,便是说道:“这是长宁宗创派祖师所留圣物,一直祭放于灵妖洞三层之内,你贸然将之取出,可知犯了大罪?”
    一句创派祖师遗留,一句贸然将之取出,便将沈非定罪,不得不说袁成果然不愧为一代奸雄。
    可是沈非却是接口冷笑道:“大长老冤枉人的本事可真是不小,先是污蔑我击杀许良,现在又不分青红皂白说我私取圣物,不过我沈非却绝不相信,长宁宗都是一群是非不分之徒。”
    沈非这几句话毫不掩饰,那是连一旁的蓝清风等人也包括进去了,诚然,之前许良之死虽然沈非是出现在其房间之内,但并没有一人亲眼见得他杀死许良。
    眼前的这事,袁成所说就更加站不住脚了,创派祖师遗留圣物,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放在灵妖洞中的吗?而且还被沈非这样随随便便就取走,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笑话。
    “沈非,你竟敢这样跟大长老说话,真是太狂妄了。”
    而沈非的极度讽刺之言,早让一旁的袁安勃然大怒,对于这个独臂少年,他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眼见沈非今天在这灵妖洞之前大出风头,那浓郁的嫉妒之心顿时不可扼制地爆发出来,指着沈非便是大骂。
    不过沈非还未说话,另外一旁的蓝冰却是皱着秀眉开口道:“袁安,宗主和长老们都在这里,恐怕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吧?”
    闻言沈非不由一愣,他自问和这个长宁宗的大师姐并没有什么交情,却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蓝冰会出言相帮?
    沈非却绝不会想到蓝清风等长宁宗本土势力,和烈云宫下派的大长老一系那微妙的关系,而顺延到下一代,蓝冰对这个嚣张跋扈的袁安,也绝对没有任何好感,只是介于表面上的关系,并未撕破脸皮而已。
    而且从当初的丹武阁事件后,蓝冰便得父亲嘱咐,要和沈非打好关系,只不过后来变故丛生,她还未来得及而已,这时瞅得机会,当下便是出声相帮。
    蓝冰的突然出声,让袁安有些下不来台,不管不顾地说道:“总之那把长枪乃是我长宁宗的圣物,可不能就这样让沈非轻易得去。”
    蓝冰眉毛一扬,正要再说,沈非已是接口道:“那依袁安师兄之意,要怎么处置这把宗门圣物呢?”
    袁安一愣,却不知沈非这话从何而来,但当此情形之下,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大声道:“宗门圣物,自然是由宗主和长老来分配了。”
    依袁安心中所想,如果这把威力巨大的长枪由宗门分配的话,有很大的可能能够落入自己之手,蓝冰虽然是长宁宗的大师姐,但一介女子,却并不适合使用长枪这样大开大阖的武器。
    却不料沈非微微一笑,再次开口道:“不如将这把长枪直接给二师兄你如何?”
    “啊?!”
    突如其来的话语,不仅让得袁安一愣,连一旁的蓝清风等人都是愕然。这把漆黑色长老是沈非从灵妖洞带出来的,蓝清风李木都已经清楚这并非是什么长宁宗的圣物,袁成那话,不过是不想这一件厉害武器落入沈非之手的一个牵强理由而已。
    所以在蓝清风等人的心中,早已经将这长枪武器看成了沈非的私有之物,现在听得他竟然说出要将之转给袁安之言,心中不由大惑不解。
    但大长老袁成反应多快啊,当下便接口道:“安儿,既然沈非有这样的美意,那你便多谢师弟的馈赠吧。”
    此言一出,众长宁宗弟子包括几大长老的面上,不由都是露出鄙夷之色。这个大长老刚刚还口口声声说着这是宗门圣物,不能让沈非据为已有,但一听到沈非要将之送给袁安,立即打蛇随棍上,这吃相也未免太过难看了。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袁成早就感应到这把长枪武器极为不凡,加上之前的天地异象,如果袁安能够拥有一把这样的武器,那对其战斗力无疑是一个极强的提升。
    对于袁安这个宝贝孙子,袁成是寄予极大希望的,此时为了袁安,这点脸皮又算得了什么?而袁安听得袁成的出声,立时回过神来,当下对着沈非开口道:“沈非师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沈非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对那长枪武器甚不在意,右手朝着斜插着三眼灵蛇的长枪一领,说道:“请罢,二师兄!”
    闻言袁安大喜,当下倒是装模作样地朝着沈非抱拳道:“既然师弟你如此慷慨,那师兄我就却之不恭啦!”
    就在袁安转头朝着那漆黑长枪走去的时候,一直观察着沈非表情的蓝清风,却是清楚地看到这个独臂少年的眼中露出一抹极其明显的戏谑之意,当下便是放下心来,看来沈非的这个决定,并不是被袁成气势压着低头,而是有着另外的打算啊。
    蓝清风一想清楚这点,当下也是饶有兴趣地朝着一脸兴奋的袁安看去,连一旁宝贝女儿蓝冰向着自己连使的眼色也是没有看到。
    大长老袁成的目光中同样满是兴奋,对于这把从长宁宗建宗以来便一直存在于灵妖洞的漆黑棍子,他也是今天才知道那居然是一把长枪武器,所谓创派祖师遗留云云,自然是袁成忽悠沈非的鬼话。
    此时见得这把长枪已经属于了袁安,袁成心中那丝惊喜已是无限放大,有着这把长枪武器的加持,想必袁安进入烈云宫的希望必然大大增加。
    在众人或惊或羡的目光中,袁安已是来到了噬魔枪的面前,近距离地感受这漆黑长枪的气息,袁安不由得升腾起一抹极度的喜意,怔怔地盯着那被钉在枪尖已是毫无声息的三眼灵蛇半晌,双手终于是抚上了噬魔枪的枪杆。
    看着袁安的动作,沈非眼中的冷笑不由愈加浓郁了,而当所有人都以为袁安要将那漆黑色长枪拔地而起的时候,却见得这个长宁宗的二师兄却是突然之间胀红了脸。
    “给我起!”
    双手死死抓住噬魔枪枪杆的袁安陡然间大喝一声,而后比沈非浓郁了许多的白色丹气瞬间缭绕上袁安的双手。旋即众人都感觉得到一股极强的力量从其两手之间传出,看这力量传出的波动,这个袁安也不愧为长宁宗的二师兄。
    但就是这样一股力量,那漆黑色长枪却如铜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无论袁安怎样用力,噬魔枪就是连一丝动静也没有。这种蜉蝣撼山的感觉,当时初见噬魔枪的沈非也曾感受过,这时见得袁安额爆青筋的样子,心下顿时一阵快意。
    用尽了全身丹气的袁安面目都有些狰狞了,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其额际滑下,顺着下巴滴落在地。可那不过五尺长短的漆黑色长枪却依然屹立,而袁安体内的丹气总有耗尽的时候,此时的他,不过是心中不甘不想放弃而已。
    见得这一幕,旁边的蓝清风李木等人脸上都是一片惊叹,刚才看到这黑色长枪从灵妖洞内飞出的威势,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把长枪的重量竟然会达到如此程度。
    蓝清风更是侧头扫了扫沈非脸上的笑容,心中终于明白这个少年为什么会这样的恃无恐地让袁安去接手那长枪,原来是有着这么一手啊。
    袁安经过这一个月来的修炼,已经是达到了六重丹气劲的巅峰,随时有可能突破到高级丹气劲阶段,但就是这样的实力,在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之后,却是拿那漆黑长枪没有丝毫办法,看袁安那胀红的脸面,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人会相信他能撼动那诡异的长枪。
    呼!
    再过几息,袁安丹田之内的丹气终于是尽数耗尽,而那犹如和大地连为一体的黑色长枪,却没有被他移动分毫,失去了丹气相助的袁安似乎有些力竭,竟然就这样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在这一刻,袁安终于是知道沈非并不是什么大度或者被势所压,这根本就是挖了一个坑让自己往里跳,现在的他,可是真正在所有的长宁宗弟子面前出了个大丑。
    相对于蓝清风等人脸上的惊叹之色,大长老袁成的脸色就有些阴沉了,本来还以为沈非相当识时务,让袁安捡了个大便宜,现在看来,沈非这个坑挖得是相当到位啊。
    这一下袁成不仅丢了脸面,而且还什么也没捞着,以他的心性,又岂能甘心?在袁安一屁股坐倒在地的时候,袁成已是沉声喝道:“我倒要试试,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了不得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