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40章 冤家路窄
宁城,是武月帝国东南地域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相对于帝都月城来说就有些差距了,不过城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还是显得相当的热闹。
    沈非一行人从院中出来,一路上走走停停,来到宁城两个多月的沈非,倒是将几条街都逛了个遍,反正拍卖会要到下午才开始,时间上并不如何紧迫。
    不过沈非的形象倒是让一些宁城之人指指点点,那单人独臂已经让人侧目了,而且沈非还做了一个枪索,将噬魔枪负于背上,枪尖朝上,约有五尺的长枪差点比他人还要高,这样的形象,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对于这些,沈非却是没有半点在意,噬魔枪乃是他的宝贝,当然不可能离身了,而且在他有意控制之下,噬魔枪的重量却是可以随意加重,比如此时,背着噬魔枪的沈非无异于以另外一种特殊的修炼之法来打熬肉体力量。
    宁城并不大,几人随便逛了两圈,却都觉得有些兴味索然,商量之下,还是决定先去落月拍卖场,这大街上的东西,哪有拍卖场里的东西高级呢?
    石新等人在宁城都呆了多年,倒是轻轻熟路,带着沈非七拐八弯,终于是来到了一座恢弘的建筑面前。
    沈非抬头望去,却见是一座三层的高楼,在最顶上有着一块方型雕刻,上面的图案是一弯出云的新月,不过结合着落月拍卖场的名字,沈非倒是愿意相信那是一弯正在西沉的残月。
    对于这个标志,沈非也并不会陌生,在帝都月城的落月拍卖场,当初的他乃是常客,身为烈云宫第一天才,那时的沈非当然是绝不差钱。
    感慨了一番,沈非收慑心神,直接是跟着石新走进了落月拍卖场之内,这一进来,气氛立时一变,一种正规交易场所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非知道,这落月拍卖场分为三层,一层乃是自由交易之所,所有需要买卖的东西都可以在这第一层交易,当然,如果是卖东西,那就得先向拍卖场申请,然后由拍卖场发放一个摊位,最后按交易数额给予拍卖场一定的抽成。
    至于二楼,便是一些高档货色和拍卖物品了,像石新刚才所说的拍卖会,沈非估计只是一场中级拍卖会,这样的拍卖会,一般也是在二层举行。
    落月拍卖场的第三层,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而是什么时候有了一些异常珍贵罕见的天材地宝或是功法丹武技,便会提前做好宣传,将宁城甚至是周边城池所有财大气粗的主顾一齐集中起来,召开一场大型拍卖会,这样,也是一种将利益最大化的手段。
    拍卖场一层的东西,确实要比外面的那些货色要好上不少,沈非等人一路行来,也是花了点金币买了一些有用之物。
    “沈非师弟,不如咱们去二楼看看?”
    石新三人怀揣巨款,这平时绝对不敢上的二楼,此时都是一脸的云淡风轻,而沈非自然没有异议,他可是知道拍卖场的好东西,都在二楼呢。
    进入二楼倒并没有什么阻碍,这里提倡公平买卖,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过常年混迹拍卖场的宁城之人,却是知道这二楼的东西,并非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动辙几千金币的价格,让得很多人望而却步。
    所以沈非一上到二楼,那之前的嘈杂声无疑是小了许多,虽然二楼的人并不少,但那种低素质的大呼小叫之人,却绝不多见,因为他们都知道,能上到这二楼之人,不是身怀巨款之辈,便是大家族大势力所属,在这里失态,丢人不说,还可能惹来麻烦。
    “你们地阴宗的人,怎么如此不讲道理?”
    而正当沈非几人转过一个摊位的时候,前方人群中,却是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旋即几人转头看去,却见那一个地方,已经是围了不少人,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非和石新等人对视了一眼,当下几人都是轻轻朝人群之中挤去,待得挤到内里,却见得两名身材曼妙的妙龄少女正在和三名年轻男子争执着什么。
    “蓝冰师姐?!”
    见得那身材姣高的女子容貌,石新不由得发出一道低呼。这时沈非也已经看清了那两名身着蓝衫的女子,其中一人正是长宁宗现任大师姐,宗主蓝清风之女蓝冰。
    至于刚才开口娇叱的那名圆脸少女,沈非也并不陌生,此女名叫秦曼,因为性格娇蛮可爱,在长宁宗倒是许多年轻弟子爱慕的对象。加之长宁宗内男多女少,长得好看的女子总是让人容易记住一些,这一点,就算是沈非也不例外。
    而当沈非将目光投向与蓝冰二人对峙的三名男子之时,却不由得一愣,因为那三人当中,竟然也有着他的一位老熟人。
    “居然是鲁山,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啊。”
    看到那有些壮硕的熟悉面孔,妖宁山中的那一次暗夜袭杀顿时浮现在沈非脑海。
    当时在妖宁山内,地阴宗的鲁山想要置沈非于死地,想不到反被后者逐个击破,最后借助火牛妖群,更是让得地阴宗只有鲁山一人逃掉。
    想不到事隔多日,在这落月拍卖场之内,却是再次见到这个地阴宗的鲁山,沈非不由就起了一种“宁城真小”的感觉。
    一旁的石新三人在听到沈非轻笑声的时候,也是发现了鲁山的身影,不过石新在打量过地阴宗三人后,却是有些凝重地开口道:“沈非,鲁山旁边那个身形瘦长之人,乃是地阴宗这一代的二师兄,名字叫做薛章,听说半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七重丹气劲了。”
    “哦?”
    闻言沈非眉头一扬,旋即目光从鲁山身上转移到了那身着青袍的瘦长男子身上。这个薛章面目倒是有些耐看,不过眉宇之间甚是轻浮,一双眼睛只在蓝冰和秦曼身上扫来扫去,让人一看便知道这家伙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不过场中的情势沈非并不明朗,倒是没有就此上去和蓝冰等人相见,而听得刚才秦曼那句娇斥之言,薛章脸上还是那副虚伪的笑容,说道:“蓝冰小姐,我买下这株‘养颜参’也是为了送给你啊,谁付钱不都一样吗?”
    闻言蓝冰脸上一片冰寒,冷着脸说道:“咱们长宁宗还不至于一株养颜参的钱都出不起,就不麻烦薛章少爷了。”
    一旁的秦曼嘟了嘟嘴,接口道:“就是,看着你那副讨厌的样子就来气,来,老板,给你钱。”
    秦曼先是讥讽了薛章一句,而后转头看向那有些茫然的摊位老板,缓缓将手中的钱袋递出,而就在他递出钱袋的同时,地阴宗的薛章却是速度比她更快。
    砰!
    一道轻响之后,那摊位之上已是多了一个钱袋,旋即薛章右手伸出,极快地朝着一株浑身雪白的小参抓去,看来这株雪白的小参,便是此次冲突的关键之物,所谓的养颜参了。
    眼看薛章竟然如此不讲规矩,秦曼顿时大怒,而正当她身形刚动时,旁边的蓝冰早就已经玉手伸出,也是朝着那养颜参抓去。
    不过看这两人的速度,沈非却是摇了摇头,那薛章无论是速度还是准度都在蓝冰之上,而且又是先行出手,只不过一息之后,在蓝冰手指还离着那养颜参几有半尺距离时,薛章已是一把将那株小参抓在了手中。
    这电光石火的一幕让得围观众人发出一道道惊呼之声,而直到薛章将养颜参已经抓在手中后,那摊位老板才回过神来,当下连忙抢上,将薛章扔下的钱袋打开,待得看清楚其内的金币时,才重重松了口气。
    “你……无耻!”
    见得薛章将养颜参拿在手中一抛一抛,秦曼顿时气得俏脸通红,只不过感应到这个讨厌家伙七重丹气劲的实力,却是不知该上去将养颜参抢回呢?还是就此咽下这一口恶气。
    “秦曼,我们走。”
    蓝冰的脸色也是有些怒意,不过她却是比秦曼沉得住气,现在地阴宗那边有着三人,而且领头的薛章还是七重丹气劲的修为,如果强行动手的话,恐怕不仅讨不了好,还得被对方羞辱一番,所以蓝冰心中念转,当即做出了暂避的决定。
    但是薛章好不容易抓住这样一个机会,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蓝冰二人离开?就在后者二人转身要走的时候,薛章已是身形微动,拦在了蓝冰两人的身前,将手中养颜参递出,笑着说道:“蓝冰小姐干嘛走这么快,我不是说过了,这株养颜参,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闻言秦曼立时怒道:“被你臭手摸过的东西,蓝冰师姐才不会要呢,让开!”
    薛章好像并没有听到秦曼之言似的,自顾伸出右手,将那株养颜参递到蓝冰身前,而见得薛章这副模样,蓝冰胸中怒气终于是达到了一个顶点,淡淡的白色丹气已是缭绕上双手,看来这个长宁宗的大师姐,是动了真怒了。
    “哈哈,既然都不要,不如给我好了。”
    而就在场中剑拔弩张之际,一道大笑声却是倏地从人群之中传来,旋即众人只觉眼中一花,仿佛有着什么东西从眼前掠过似的。
    那薛章更是脸色微变,因为在大笑声落下后,一道灰白色人影闪过,自己手中的养颜参竟然已经被人夺去。
    微微一愣的薛章回过神来,顿时大怒,待得他将目光投向那突然出现的灰白色人影时,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只见一个身着灰白布袍的独臂少年,背负一杆黑色长枪,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