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四十七 鸿钧六枪
    “三十万!”

    对于众人的猜测,一号贵宾室中的莫伦倒是没有丝毫在意,再一次直接加价五万后,也体现了魂医师这一职业是如何的财大气粗。[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反观地阴宗那边,薛常的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他这次出来足足带了六十万金币,为的便是将这套正乙龙凤针拍下。

    可谁知薛章这个不争气的侄子,却是一门不相干的凡阶中级丹武技上栽了跟头,一下花去了一半,加上之前拍下的那十来万的拍品,现在的薛常,不由有些捉襟见肘。

    在这一刻,薛常无疑是将薛章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果真的不顾一切将这套魂针拍下,那到时候没钱支付,可是连带着落月拍卖场也得罪了。况且看现在的架势,莫伦对这套正乙龙凤针也并不想放弃啊。

    同时得罪城主府和落月拍卖场,就算是以地阴宗的嚣张跋扈,也得好好掂量掂量。沉吟良久,薛常终于是没有再次开口叫价,看到这个地阴宗大长老坐回到椅中之时,一号贵宾室的莫伦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

    之前薛章的那次意气用事可是将莫伦也吓了一跳,如果薛常也和薛章一个性格的话,那今天他莫伦可就得大出血了。沈非是故意下套,但这套正乙龙凤针,莫伦是真想要啊。

    不过莫伦显然小看了薛常的理智,薛章之前的冲动,总的来说还是和沈非在大厅中的羞辱有关,身为地阴宗的大长老,其定力可不是年轻的薛章可比。

    不管怎么说,这套正乙龙凤针总算是以三十万金币的价格落入了莫伦的口袋,对于这个价格,董全就相当满意了。在这一刻,他居然有点感谢薛章,可见在落月拍卖场的角度,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

    随着最后一件拍品的成功拍出,这一次的拍卖会便算圆满结束了,虽然其中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宝物,但所有人都有着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此次拍卖会的最大**,居然不是最后的压轴拍品,而是一件平常不过的凡阶中级丹武技,始料未及之余,这一幕必定会成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宁城最为有料的谈资。

    接下来便是对所拍之物的交接了,沈非朝着绿字二号贵宾室扫了一眼,心中突然有些期待看到薛章拿到混元枪诀时的表情。

    不过想了想,沈非还是将这个念头压下了,对方可是有着九重小丹境的大长老薛章。而长宁宗虽然也有大长老在四号贵宾室,但沈非却半分没有指望袁成会相帮自己,那个老家伙,不趁机落井下石便算不错了。

    所以沈非一行人并没有随着人群一起去交接拍品,而是在三号贵宾室中再呆了一柱香时间,这才推门而出,在侍女的指引下,来到了二层大厅的拍品交接处。

    此时其他人的交接已经结束了,沈非的这个时间点掐得非常之准,来到交接室门前的时候,此处已经是空无一人。

    蓝冰石新等人都依次进去进行了交接,沈非也花得有几千金币拍得一些东西,在关松出来之后,也是推门而进。

    里面负责拍品交接的是一个老者,不过在看到进来的是沈非后,却是站起身来,说道:“你是长宁宗的沈非吧,请稍等一下。”

    闻言沈非不由一愣,不过也没有过多在意,因为他不知道之前的交接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在那老者身影消失在房间之内后,便是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过了不久,缓缓而近的脚步声让沈非张开了双眼,而这一睁开眼睛,面前的中年人却是让得他吃了一惊,忙站起身来,恭声说道:“董管事,你怎么来了?”

    原来来人正是之前赠予沈非绿字三号贵宾令的拍卖场管事董昌,这董昌身上隐隐的丹气压迫便让沈非不敢怠慢了,而且此人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魂医师,所以沈非态度甚是恭敬,说出来的话,也是让董昌露出了一抹笑容。

    “呵呵,我来跟你进行拍品交接。”董昌却并没有什么意外之举,只是说了一句,便将沈非之前拍到的几件物品取出,待沈非确认无误之后,双方钱货两清。

    但是沈非心中却是有些疑惑,按理说交接拍品之样的小事,是不会由一名拍卖场的大管事亲自出马的。今天的拍品之中,除了最后的正乙龙凤针之外,并没有什么了不得之物,沈非拍到的这些,更是只值几千金币的普通货色。

    可是直到交接完毕,董昌也没有开口,这倒让得沈非愈加疑惑了,难道真是对自己的特殊待遇?可是自己一个四重凡体境的残废少年,又何得何能让一位高阶的小丹境强者,还是低级魂医师的董昌亲自接待?

    眼看沈非交接完毕便要告辞而走,董昌终于开口道:“沈非,你是不是很想要那门混元枪诀的丹武技?”

    沈非闻言愕然回头,看到董昌有着一丝莫名意味的脸色,心下突然一动,忙道:“莫非落月拍卖场还有一卷混元枪诀的卷轴?”

    董昌笑道:“那倒没有。”见得沈非的失望神色,又接着道:“不过倒是有一门凡阶高级的枪法丹武技,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董昌的再一次开口,让得沈非一愣之下,既而大喜,连连点头道:“有,有,很有兴趣!”

    开玩笑,之前沈非想要得到那混元枪诀的想法可是货真价实的,要不是薛章出来捣乱,恐怕混元枪诀此时已经落入他的腰包了。

    用混元枪诀阴了薛章一把之后,虽然心头颇爽,但失去了混元枪诀的所有权不免美中不足。可沈非却万万没有想到董昌会给他带来这样一个意外的惊喜,凡阶高级丹武技,那可是比混元枪诀还要整整高出一个档次啊。

    董昌对沈非的反应似乎颇为满意,或许拍卖场中所有人都以为之前沈非对混元枪诀的竞价,只不过是在给薛章挖坑,让后者栽个大筋斗而已。

    但一直注意着沈非的董昌却是从其眼眸之中看出了一丝端倪,而且沈非后背那把漆黑色的长枪明显不是凡物,枪法丹武技应该是可以引起这个独臂少年兴趣的。

    董昌伸出右手,在腰间的容袋上一抹,旋即一卷淡黄色的卷轴便是凭空出现在其右手之中。

    沈非有些羡慕地在其容袋上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那卷淡黄色的卷轴,从这个卷轴之上,他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凡阶高级丹武技:鸿钧六枪!”

    淡淡的声音从董昌口中发出,让得沈非目光一片火热。真的是凡阶高级丹武技,真的是适用于长枪的丹武技,这“鸿钧六枪”的价值,可就比之前的“混元枪诀”高得多了。

    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在这凡域界已经算得上是顶尖的丹武技了,没看偌大的长宁宗,也不过只有一门凡阶高级丹武技开山臂吗?

    这倒不是说长宁宗没有财力去购得这种品阶的丹武技,实在是这些丹武技都被一些大势力大宗门视若珍宝,等闲是不会拿出来买卖的。也只有在拍卖场内,才会偶尔有着这种品阶的丹武技流出。

    但凡阶高级丹武技的拍卖,就算是之前还是烈云宫天才的沈非,也不过见过寥寥数次,而每次,其价格都是只高不低。

    一想到价格,沈非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问道:“不知这鸿钧六枪的丹武技,需要多少金币?”

    闻言董昌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而后伸出三个手指,沈非顿时脸露苦色,说道:“三十万金币,价格倒是公道。”

    对于这种丹武技的价格,沈非知之甚深,像之前混元枪诀拍出二十五万的天价,那是绝无仅有的,所以才有人说那价格都可以买到一门凡阶高级的丹武技了。

    而现在董昌所说的这个价格,对一门真正的凡阶高级丹武技来说,其实并不算高,如果放进拍卖场的话,恐怕能拍到四十万金币也说不定。

    但是三十万金币,对现在的沈非来说无异于一笔天文数字,不过似乎是知道沈非的难处,董昌接着说道:“之前那门混元枪诀,价格最多在十万金币,由于你的关系,让我们拍卖场多赚了十五万,所以这鸿钧六枪,便以十五万的价格卖给你,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话,让得沈非一愣之下随之大喜,当即说道:“多谢董管事,不过我现在身上只有将近十万金币,你等我一下。”

    沈非打的主意,是先向蓝冰借点,等之后有钱了再还给她。这种只要十五万金币就能买到的凡阶高级丹武技,实在是可遇不可求,他是绝对不想错过的。

    不过沈非身形刚动,董昌好像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似的,直接出声道:“不用了!”在沈非愕然回头之际,董昌竟然是将手中的淡黄色卷轴朝其抛了过来。

    沈非吃了一惊,旋即手忙脚乱地接住,一脸茫然地问道:“董管事,你这是……”

    董昌伸出右手,说道:“你有多少金币,先拿来吧,剩下的,便算我借给你的。”

    闻言沈非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本来之前董昌的突然出现便让他有些不解了,这时却这样上赶着仿佛要将这凡阶高级丹武技送给自己似的,这一来就不得不让沈非多出一些想法了。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从落月拍卖场生意人的角度,绝对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的。

    至于董昌所说“多赚了十五万”云云,沈非是半分也不会信的,那将这些理由排除的话,这个董昌,到底是想在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