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49章 暗夜突袭
呼!呼!
    小院之中,一个独臂少年右手握着长枪,不断地朝着直刺着,带起的呼呼风声,显示了这简单的一刺中蕴含着极为强劲的力量。
    另外一旁的房间门口,二虎百无聊赖地看着沈非做着这个简单的动作,这都过去半个月了,沈非的动作总是一成不变,就是这样的抬臂直刺,直刺,再直刺。
    除了枪尖刺出带起的风声之外,二虎看不出这刺出的长枪有任何出奇之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巧若拙,返璞归真?
    二虎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却不料就在他这一眨眼的功夫,院子中央的沈非却是目光一凝,旋即弓身弯背,而后右臂以最大弧度地朝后伸出。旋即二虎便觉眼前一花,处于小院中央的沈非似乎是动了一下,等二虎反应过来,沈非的身形又已恢复到了原先那个样子。
    “怎么?”
    这诡异的一幕让二虎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甚至有些恍惚刚才沈非到底动了没有。
    然而还不待他这思绪恢复过来,耳中却是传来“噗”的一声轻响,旋即二虎眼神微凛,那位于沈非前方两丈距离的一颗大树,却是突兀地冒出一个大洞。
    这下顿时让得二虎瞪圆了双眼,从地上一跃而起,几步跨到那大树之下,看着那几乎是一个正圆的空洞,眼中的惊骇,瞬间蔓延至全身。
    在这一刻,二虎终于是肯定刚才沈非动过,而那疾刺的一枪,成果便是眼前的这个树洞。
    近距离地观看这个树洞,二虎只觉这对穿而过的大洞直如细细打磨过一般,没有一丝的木屑碎片,整个圆形洞面光滑平整,这是一种怎样的控制力和速度才能钻出如此宛如镜面的洞口啊?
    “沈非师兄,你太厉害了。”
    二虎人虽然憨直,但并非是毫无见识,他可深知要用一柄长枪在大树之上钻出这样一个光滑平整的大洞,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来沈非这半个月来的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
    此时的沈非,也早已清楚自己这一枪的威力,这便是鸿钧六枪的第一式:寒芒一点!利用自身的丹气和肉体力量,集中在长枪的枪尖之上,然后爆发出强力一击,从而达到以点破面的功效。
    之前沈非半个月来的直刺,正是在寻找这寒芒一点那虚无缥缈的感觉,上万次的刺枪,终于是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不过能在半个月便修炼成功这鸿钧六枪的第一式,沈非也是靠了天残魔诀淬炼的肉体,还有那打通了十二条隐藏经脉的右臂。要不是这独有的肉体力量,加上噬魔枪本身的不凡,恐怕再给他一个月,也不可能领悟这寒芒一点的精髓。
    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已经算是凡域界丹武技的顶峰,要修炼这样的丹武技,一般都需要达到高级小丹境的丹气修为。
    总的来说,沈非还是托了天残魔诀的福,要没有一个强劲的肉体,或许在施展这高阶丹武技的时候,先伤到的,一定会是自己。
    “总算是练成这第一式了啊。”
    沈非收枪而立,目光有些火热地盯着那光洞如镜的圆型洞口,对于这鸿钧六枪第一式的威力,身为施展者的他当然异常清楚。
    现在的噬魔枪在他手中,终于不再是横打直刺这样单一靠蛮力的动作了,有了鸿钧六枪这强横的丹武技支持,想必噬魔枪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会让沈非自己都大吃一惊。
    经过这半个月的练枪,沈非的丹气修为也是缓慢的提升着,不过这种提升,可跟之前在妖宁山没有办法相比。
    现在的沈非,是越来越有理由相信,天残魔诀乃是为杀戮而生,在猎杀人类或者灵妖的时候,吞噬的那些血气,正是自己丹气提升的重要辅助。
    但即便如此,沈非也并没有去肆意屠杀那些低级的灵妖,他不知道这种靠杀戮和吞噬血气提升的修为,会不会对自己的心性有什么影响。就算是背负被烈云宫扫地出门,被上官玉背叛的屈辱,他也没有想成为一个嗜杀之人。
    缓步提升到四重凡体境中段的沈非,也并没有对这种速度有什么不满,那一年时间的沉淀,早就将他的内心磨砺得异常坚韧。
    而且沈非深知,丹气修炼,循序渐进才是正途,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是知道的,不过能有多少人做到,那就见仁见智了。
    再次在院中练了几遍寒芒一点的第一式后,眼见天色渐黑,当下收枪回房。白天练枪,晚上修炼丹气,已经是这半个月来沈非的固定套路了,回到房间的他,第一时间便是右手结印,很快便运转天残魔诀,进入了修炼状态。
    “咔!”
    修炼当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极轻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黑暗之中修炼的沈非突地睁开了双眼,眼中射出的精光在这暗夜里都是显得有些凌厉。
    那一道轻响过后,整个院内房间却是一片安静,仿佛刚才那个突然传出的声音只是个错觉。但已经惊醒过来的沈非却不这样认为,他对自己的听觉很有信心,刚才那一下,绝对非同寻常。
    沈非从床上轻身跃下,而后没有发出一丝动静地缓缓走到了房门后,而就在他凝神感应房外动静之时,房间之门却是突兀地朝着两边分开了,而后一抹亮光便是倏地朝着自己急掠而来。
    刀光!
    见得这抹耀眼之极的光芒,沈非第一时间便看清楚了那是一抹刀光,一抹极致的刀光。
    这抹刀光虽然来得突然,但沈非心中早有防备,感应到这刀光的不凡后,他并没有与之硬拼的打算,而是整个身子朝后一滚,那偷袭之刀便是斩了一个空。
    铛!
    这一刀力量好大,而且偷袭之人也绝对没有料到房间内的沈非竟然能躲过这记偷袭。锋利的刀刃直接是砍到了房间地面的坚石之上,溅起的几点火星,在这暗夜之中却是那样的明显。
    滚到一旁的沈非早就已经控制好方向,翻身而起的身子顺手就从右侧拎起了噬魔枪,而后二话不说,直接是一枪朝着那偷袭的人影刺去。枪尖之上带起的风声,让得那偷袭之人也不敢怠慢,直接是将砍到地下的长刀掠起。
    铛!
    刀枪相交,发出一道清脆的大响,而在武器交击的那一刻,沈非的脸色瞬间大变。那掠到枪身上的长刀力量之大,直接是让沈非连人带枪朝着斜里急跨几步,这可是他完全始料未及的。
    须知以沈非此时的肉体力量,加上打通了十二条隐藏经脉的右臂,再有着噬魔枪的强横,就算是达到高级丹气劲的修炼者,也绝对不可能在一招之间便占得上风。
    但刚刚那偷袭之人这随手的一掠,却是将沈非连人带枪逼出好几步。沈非心中已是明白,这暗夜偷袭之人,绝对是一个已经突破到了小丹境的超级强者,而且说不定还在小丹境的境界中走出了很远。
    “这下麻烦了!”
    对上高级丹气劲的敌人,沈非或许并不如何惧怕,但小丹境,那可是丹气修炼的另外一个层次,只有四重凡体境的他,可没有自大到能够匹敌小丹境强者的地步。
    但那偷袭之人却并不给沈非多余的思考时间,在荡开沈非的长枪后,一抹刀光又是直劈而下,看他的样子,是想直接靠着绝对的实力将沈非劈于刀下了。
    经过了刚才武器的交击,沈非可不敢再硬接这劈下的一刀,之前那人随手一掠便有偌大的力量,这时力劈而下,如果硬接的话,恐怕连手中的长枪都会被震得瞬间脱手。
    哗啦!
    刀光转瞬即至,沈非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是闪身避过,而后身形掠出,长枪撞破房间右侧的窗户,连人带枪已是破窗而出。
    从窗中出来的沈非却也没有半分死里逃生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凭着那人的实力,这一下不过是暂时脱离了危险而已。
    果然不出沈非所料,在他刚刚从窗中掠出之后,那刀光已是如影随形紧跟而至。沈非无奈,只能是再次着地一滚,不过这一次那人的长刀却好像早有准备,没有像之前那样砍到地上,而是在沈非滚身避过的同时,直接横侧一抹。
    铛!
    那人变招如此之快,沈非却也不慢,只是这一下却并非是滚两下就能避过的了,只能竖起噬魔枪,挡住了敌人势在必得的一刀。
    但丹气修为的差距在这一记正面交击中立时体现了出来,沈非只觉一条右臂已经是麻木不堪,这样的攻击,恐怕再吃一记,噬魔枪就得脱手飞出。
    “吃我一拳!”
    就在沈非凝神准备再接那人一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原来是二虎被这边的动静惊醒,这一出门便见得沈非的狼狈模样,顿时大怒,当下不知天高地厚地直接一拳朝着那黑衣人影后心轰去。
    “二虎,不要!”
    见状沈非大惊,立时惊呼出声。现在的二虎,虽然在嗜血鼠毒变异之后,丹气修为诡异地突破到了七重丹气劲,但就算是七重丹气劲,在这个疑似高阶小丹境修为的敌人面前,主动攻击无疑是找死。
    但沈非这一声还是迟了,那黑衣人感应到身后拳来的风声,连头也没回,直接是右腿向后踢出,旋即沈非便见到二虎犹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撞倒在其房间的硬墙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