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六十二 手滑了


    “受死吧!”

    一道大喝声落下,袁安脸上带着冷笑和杀意,直接朝着沈非怒袭而来。而借助丹药突破到八重丹气劲的袁安,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

    对于袁安的攻击,沈非脸上一片凝重,伸手一招,噬魔枪便是自动飞回了其手中,这玄奇的一幕又是让得一众长宁宗弟子惊叹不已。

    但当此情形之下,袁安在离沈非不到五尺距离之时,已是腾空而起,而看到那倏然张开的双腿,所有人都不会陌生。

    双山剪!

    袁安无疑是想用这样一门强横的丹武技,将沈非直接击杀当场。丹药的药效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一旦药效过去,袁安就会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所以他采用的战术,便是速战速决。

    实力暴涨的袁安,再次施展的双山剪,威力无疑是大了许多,那缭绕在其双腿之间的浓郁白色丹气,让得众人不由得为沈非的下场默了一下哀。

    他们根本想不到沈非还有什么招数可以抵挡这强力的一击,用和刚才一样的手臂之力吗?可现在袁安的攻击力度,可和之前大不一样啊。

    但沈非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这些长宁宗弟子的猜想都落了空,这一次,他并没有扔掉噬魔枪使用开山臂。

    只见沈非小腹之上丹气狂涌,而这些丹气在天残魔诀的指引下,瞬间灌注进了手中的噬魔枪之内,下一刻,这把漆黑一片的噬魔枪,其枪身上竟然是泛起了点点的白色光芒。

    某一个瞬间,噬魔枪上白光大放,配合着原本的漆黑之色,显得极是诡异。而就在此时,袁安的双山剪也已经临身,沈非脚下一动,身子朝后退了一步,然后噬魔枪上举,直接是连枪杆带枪尖朝着急剪而来的袁安砸去。

    “君临天下!”

    心中一道低喝声落下,沈非全身的力道配合着右臂力量,都瞬间集中在了这枪身一劈之上,鸿钧六枪的第二式,终于向世人展现出了它那不俗的风采。

    是的,君临天下,便是鸿钧六枪可以在丹气劲阶段修炼的第二式枪法。这式枪法,和之前第一式寒芒一点的以点破面有所不同,之所以称之为君临天下,便是此时挥动整个长枪砸下那一往无前的气势。

    气势!就是这君临天下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而这股气势配合着噬魔枪的霸气绝伦,恐怕连创造出这鸿钧六枪的强者,也不会想到这丹气劲阶别的君临天下,会有如此之强的威力吧?

    擂台之上,沈非急速下压的君临天下,瞬间便和袁安施展双山剪的双脚交击在了一起,而这一次,袁安这凡阶高级的丹武技,并没有达到众人想象之中的强横效果。

    啪!

    一道清晰的声音响起,噬魔枪施展出来的君临天下,那种无匹的气势瞬间便轰击在了袁安的身上。

    而同为凡阶高级丹武技的双山剪,却是连一瞬都没有坚持住,直接是被沈非这一记轰击砸在前胸之上,一个人影轰然跌落,袁安的后背,和擂台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但鸿钧六枪的君临天下又岂是如此简单的?在枪杆轰中袁安的同时,其内那些丹气所化的白色能量已是如潮水般涌出,尽数倾泻在了倒地的袁安身上。

    噗嗤!

    这股噬魔枪的力道好大,袁安顿时把持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由于他是后背着地,这一口鲜血朝天喷出,犹如血色喷泉一般,显得极是壮烈。

    如此惊人的一幕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从袁安服食丹药突破到八重丹气劲,然后想要速战速决施展双山剪击杀沈非,却不料被后者一记君临天下打得受伤吐血。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候,就连擂台之下的长宁宗弟子们,其脑海之中的画面,都还停留在袁安气势汹汹朝沈非怒袭而去的那个瞬间。

    一时间整个擂台殿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实在是这出乎意料的一幕太过惊人,就连北方高台之上的蓝清风等人,也是有些目瞪口呆。

    服用了丹药之后,袁安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八重丹气劲的地步,这在整个长宁宗的年轻一辈之中,独此一份,别无分号。

    但就是这样的实力,施展了凡阶高级丹武技的双山剪后,还是被沈非如拍打苍蝇一般击倒在地。那如喷泉一般狂喷鲜血的一幕,相信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停留在这些长宁宗弟子的脑海之中。

    而且他们并没有忘记,台上单手握枪的沈非,其本身实力不过只有五重丹气劲,以这样的实力,竟然击败了提升到八重丹气劲的袁安,这是怎样的一种不可思议?

    在这一刻,没有任何一个长宁宗弟子,再将沈非当作是烈云宫下放而来的废物,连新进的长宁宗大师兄袁安都被拍得吐血倒地,他们这些弟子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沈非呢?

    擂台之上的沈非,倒是没有心思去想擂台殿内众人的震惊,此时一记君临天下击伤袁安,当即得势不饶人,直接是跨出一步,噬魔枪的枪尖,已是朝着袁安的胸口急刺而下。

    “啊!”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长宁宗弟子都是齐齐发出一道惊呼,虽然之前他们也知道沈非和袁安的擂台之战,乃是私人恩怨,根本不忌生死,但此时见得沈非真要对袁安下杀手,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沈非,住手!”

    眼看着唯一的孙子就要死在沈非这一枪之下,大长老袁成终于是坐不住了,口中大喝出声,身子已是急掠而出,只不过几个起落,便已经飞身上了擂台,九重小丹境的强者,速度确实非同一般。

    不过在听到袁成这一道大喝之后,沈非眼眸深处忽然掠过一抹冷笑,其手中的动作,却是诡异地顿时了一顿。

    只是这微微的一顿,却并没有被急掠而来的袁成注意到,眼看着袁安命在旦夕,当下不及细想,浓郁的黄色丹气瞬间包裹右掌,直接是一掌朝着沈非后心击去。

    而看到大长老袁成居然不顾一切对沈非出手,擂台殿中顿时哗然一片。

    小辈之间的擂台决战,就算是决出了生死,那外人也是不能插手的,何况袁成身为长宁宗大长老,以他的身份偷袭沈非,这行为可是有点下作。

    北方高台上的蓝清风等人的脸色,已是一片铁青,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袁成为了袁安,竟然会作出这等事情,此时想要去相救沈非,也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沈非感应到身后一股强烈的劲风传来,当下便是朝着右侧一让,让开了后心要害。而后便听得啪的一声,袁成那蕴含着九重小丹境丹气的一掌,已是生生击在了沈非的左肩。

    噗!

    但就是这一掌,让得沈非身子朝前一扑,那本来离着袁安胸口不过半尺的噬魔枪枪尖,就这样轻轻没入了袁安的胸膛。

    噬魔枪的枪尖何等锋利,只是这轻轻的一刺,枪身已是穿胸而过。袁安似乎还有点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但是噬魔枪已经穿透了他的心脏,就算是魂医圣降临,也不可能再起死回生。

    这戏剧的一幕,无疑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刚才沈非手中那一顿虽然他们没有看到,但他受了袁成一掌身子朝前一扑的动作却是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一刻,无数的长宁宗弟子竟然都是瞪着无语的眼珠,愣愣地看着擂台之上的三人。

    袁成的那一掌,可不是现在的沈非能够承受的,只这一掌便已经让他内腑受到了极为强烈的震荡。

    不过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的同时,沈非脸上竟然是露出一抹笑容,而后转头对着大长老袁成笑道:“不好意思,大长老,手滑了!”

    淡淡的声音配合着沈非的微笑,看在袁成眼中却是那样的刺眼。而听得沈非之言,离擂台较近的那些长宁宗弟子登时露出一抹不思议的神色,脸上极度扭曲,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手滑了?!

    这也算是一个理由?这些长宁宗的弟子们,不由都升腾起一抹荒诞的念头。他们当然不会相信沈非真的是因为手滑了才将长枪刺进袁安的胸膛,但能当着长宁宗大长老的面开出这样的玩笑,他们也不禁佩服这个独臂少年的勇气。

    感受着袁安身上迅速消散的生机,袁成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幕都是真实的,自己的亲孙子,独生孙子,已经被眼前这个独臂少年击杀了,再也活不过来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都将付之东流。

    眼看着袁成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是狰狞,沈非强忍着左肩传来的剧痛,再次开口道:“大长老,我本来也没有想下杀手的,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打了我一掌,我又怎么可能失手杀掉袁安师兄呢?”

    听得沈非再次开口之言,围观众人更是瞠目结舌,这个家伙,杀死袁安说手滑了还不出奇,现在竟然是将责任全都推到了大长老袁成的身上,这一幕的匪夷所思,实是已经超出了这些长宁宗弟子的想像。

    不过一些心思机巧之辈转念一想,刚才的情形,好像还真是这样。袁成没有上擂台的时候,沈非看似确实有击杀袁安的心思,但袁安是在袁成击中沈非之后才被刺中,那也是不争的事实,这样说来,沈非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

    只是此时的袁成,已经被袁安的死冲得失去了理智,他的心中,只有着对袁安身死的悲痛,还有对击杀袁安之人的怨毒,其身周深黄色的丹气涌出后,口中大喝,更是让得所有人心头猛跳。

    “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