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六十四 传信


    “怎么样?没事吧?”

    蓝清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完全没有被之前袁成的态度影响到,而问出来的这话,让得沈非心头一暖,心中突然有一刹那想到了自己在烈云宫的老师韩池。

    韩池自沈非一岁的时候将其捡回,之后如慈父般将之养大成人,后来沈非意外断臂,褪去天才光环,要说最伤心的,还得是韩池,这个如同父亲一样的老师,是沈非对烈云宫最后的怀念。

    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沈非倒是很快回过神来,勉强冲着蓝清风笑了笑,说道:“内腑受了点震荡,不过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蓝清风点了点头,伸右手在腰间的容袋上一抹,而后一个白色玉瓶便是凭空出现在其手中,上前两步,蓝清风将手中玉瓶递出,说道:“这是我长宁宗治内伤的灵药‘百熊丸’,对你的伤势应该会有点帮助。”

    看着蓝清风真诚的表情,沈非也并没有矫情,伸手接过微带凉意的玉瓶,恭声说道:“多谢宗主!”

    蓝清风目光之中有着一抹毫不掩饰的欣赏,笑道:“好了,经过今天这一战,虽然你并没有参加宗门排位战,但在这些年轻弟子心中,恐怕你已经是长宁宗的大师兄了。”

    沈非苦笑着摇了摇着,转眼看去,果然见得所有的长宁宗弟子都在盯着擂台之上的自己,登时便知道蓝清风所言非虚。想不到击杀了袁安之后,竟然还会有这样的结果,倒真是始料未及了。

    “宗主,那我就先回去了。”

    对于这个长宁宗大师兄的称号,沈非毫不在意,只是击杀了袁安之后,此时心情大好,内腑的重伤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熬了,当下向蓝清风行了一礼后,拾起掉落在一旁的噬魔枪,终于是缓缓走下了擂台。

    “沈非师兄,你太厉害了!”

    刚刚走下擂台,一个胖胖的身影便是跳将出来,一把抱住了沈非,不用看也知道是二虎,在整个长宁宗内,也只有二虎和沈非最是相熟。

    不过被二虎抱住的沈非却是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之前受那袁成背后一掌震伤内腑,后来一次施展寒芒一点,一次滚地闪避,都是伤上加伤,此时被二虎猛然一抱,顿时有些承受不了。

    见状二虎大吃一惊,看来沈非所受的伤,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啊,当下不敢怠慢,直接侧身将沈非的右臂扶上肩头,旁边石新等人也七手八脚地过来搀扶,几人浩浩荡荡出殿而去。

    而擂台殿中的这些长宁宗弟子,却是盯着那个独臂背影,久久回不过这里来。今天这一战,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最后获胜的会是只有五重丹气劲的沈非。

    当之前袁安服用丹药突破,使出那个双山剪的时候,这些弟子一度以为沈非已经落败无疑了,却万万没有料到沈非那一枪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一下就将使用了凡阶高级丹武技的袁安拍成重伤,最后还假装失手将其击杀。

    如此戏剧性的一幕,这些长宁宗弟子只想找个地方大声讨论个三天三夜。而经过这一战后,诚如蓝清风所说,这些弟子再也不会将沈非当作一个烈云宫下放而来的废物,正面击败了长宁宗大师兄,那以后沈非,便是长宁宗新一任的大师兄。

    擂台殿一角,两道曼妙的身影怔怔而立,正是蓝冰和秦曼,她们二人也是有些发愣地盯着擂台殿的门口,那里,是刚刚沈非消失的地方。

    “冰姐,你说沈非怎么这么厉害啊?”

    秦曼满脸的疑惑,沈非只不过五重丹气劲,竟然能够击败连蓝冰都敌不过的袁安,这实在是打破了她心中对丹气修炼的理念。

    何况袁安在最后服用丹药提升实力后,可是生生达到了八重丹气劲啊,整整三个等级的差距,在沈非手中却似乎不存在一般。

    对于秦曼的疑惑,蓝冰没有回答,或许是她也不知道答案,她只知道刚才沈非一枪拍落那一刻的气势,已经深深地铭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

    …………

    长宁宗深处,一处极大的院落之内。

    这座院落,属于长宁宗的大长老袁成,身为长宁宗除宗主蓝清风以外的第一实权人物,袁成的住处,无疑比其他几位长老都要气派得多。

    但在此时此刻,这座大院之中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失去了唯一孙子的袁成,将袁安放平在床上,其眼中,闪烁着极度仇恨的目光。

    “沈非!沈非!我一定会杀了你,给安儿报仇!”

    低低犹如咆哮一般的声音从袁成的口中发出,曾经的他,听到烈云宫传来消息说要将沈非下放而来的时候,还一脸的冷笑,一个不能修炼的残废,连让他看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

    当年沈非还是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时候,袁成也曾经拜托人前去想要打点一下关系,可惜被当时心高气傲的沈非无视了,那时的袁成,可不敢对沈非做点什么。

    后来听到沈非跌落神坛,袁成还暗暗高兴了好几天,不过跌到谷底的沈非被下放到长宁宗,由于烈云宫大长老一系的关系,袁安却是和沈非起了冲突。

    对于这种冲突,袁成还是没有插手去管,他相信以自己孙子的实力,对付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可谁知妖宁山和灵妖洞的两次手段,都让沈非毫发无伤,现在,更是连袁安的命都栽在了沈非的手里,在这一刻,袁成心中无疑是极度后悔的。他后悔没能第一时间亲自出手击杀掉沈非,要不然自己唯一的孙儿也不会死在擂台之上。

    不过袁成忘了,他不是没有出手,而是出手之后被沈非化解掉了,那一晚的袭杀,也许会让袁成更加感到后悔吧。

    “这件事,须得上报烈云宫了。”暗暗转过无数念头之后,袁成眼中精光一闪,低低喃喃了一句。

    之前袁成没有将情况上报,只是想要为袁安取得沈非手中的噬魔枪,现在袁安连命都没有了,沈非的消息,就再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袁成知道,长宁宗的这些本土势力,一直都没将他当做过自己人,如果蓝清风铁了心地要维护沈非的话,就凭他一个九重小丹境的修炼者,根本就不能对沈非如何,毕竟蓝清风这个长宁宗宗主,乃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大丹境强者。

    所以说袁成必须得借助烈云宫的力量了,相信沈非的消息传回去,烈云宫高层必定会有一些行动,诸如烈云宫大长老唐胜一系,一定不会坐视沈非再度崛起的。

    当下袁成奋笔疾书,只片刻便拟好了一纸书信,口中低哨一声,旋即一只淡黄色的尖喙小鸟便是倏地落上了案头。

    “将这封密信送回烈云宫,交给唐长老。”

    袁成将信纸卷上,而后绑在了淡黄色小鸟的腿上,听得他开口,那黄色小鸟点了点小脑袋,这只淡黄色的小鸟竟然是一只可以听懂人话的灵妖。

    而袁成话音刚落,淡黄色小鸟便尖声鸣叫了一声,而后双翅一扑,只见一道黄色光芒闪过,这只小黄鸟灵妖便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失在这房间之内。

    “安儿,你放心,爷爷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忧伤而怨毒的淡淡声音回荡在这房间之内,而这个声音,没了丝毫生机的袁安永远也不会听到了。

    …………

    呼呼!

    沈非房间之中,一个独臂少年右手捏了一个印诀,天残魔诀运转之下,周遭的能量粒子朝着沈非全身蜂拥而来,而后缓缓浸入其**骨骼,在淬炼其**之后,化为一缕缕精纯的丹气,储存在沈非的丹田之中。

    此时距离当初的擂台决战已经过去三天了,经过了三天的修炼,以及蓝清风给予丹药的调养,沈非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分。而且经过三天的养伤,沈非惊喜的发现,自己的丹气修为,竟然也有了一些明显地提升,正在朝着五重凡体境的中段缓缓靠近。

    “战斗果然是提升实力最有效的方式啊。”

    右手收了印诀,沈非睁开了双眼,轻声感慨了一句,而后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一跃而起,活动了一下筋骨后,刚刚结束修炼的他,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沈非师兄,起来了吗?”

    沈非刚刚跨下床来的时候,门外就响起了二虎的声音,听其言中之意,定是以为沈非重伤之时,肯定是在睡觉将养,却不料沈非却是以修炼养伤。

    嘎吱!

    推门而出,映入沈非眼帘的却有着两人,其中一人身材胖胖,自是二虎无疑,另外一人颏下三缕长须,却是长宁宗的宗主蓝清风。

    见得蓝清风竟然就这样站在院内,沈非愣了一下,旋即忙道:“宗主,你怎么来了,快请坐。”

    蓝清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沈非啊,伤势怎么样了?”

    沈非将蓝清风让到院中的石凳之上,然后让二虎去准备了茶水,最后才道:“劳宗主挂念,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蓝清风点了点头,不禁又对沈非的恢复能力暗暗赞叹了一番,受了九重小丹境强者袁成全力一掌,竟然能在三天之内就好像没事人一般,这个小家伙的恢复能力,几乎可以和他的战斗力相媲美了。

    见得蓝清风点头不说话,沈非心中一动,缓缓问道:“宗主专程过来,应该不会只是看看我的伤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