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65章 没人能够强迫你
“哦?”
    听得沈非突然的开口,蓝清风眼眸中忽地掠过一抹异样的精光,抬眼打量着眼前的独臂少年,难道自己是哪里露出破绽了吗?不过其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笑着说道:“为什么这样说?”
    沈非接口道:“那个袁成,应该不会就这么轻易地便放过我吧?”
    蓝清风点头道:“你杀了他的独孙,这种大仇,以大长老的心性,怎么可能就此放下?”
    沈非沉吟道:“但是在长宁宗内,有着宗主你的保护,他想动我恐怕也没有机会。”
    蓝清风不置可否,嗯了一声,说道:“你继续说。”
    沈非继续道:“袁成虽然嚣张,但其实力比起宗主你来还差了不少,以他自己的力量,恐怕在这长宁宗内是拿我没办法了,可据我所知,这个袁成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对吧?”
    蓝清风点了点头,袁成乃是烈云宫下派来的监督长老,这在长宁宗一向不是什么秘密,而且袁安还经常拿着这个身份耀武扬威,毕竟在整个武月帝国,烈云宗的名声可是比长宁宗响亮得多了。
    沈非接着道:“凭袁成一人,敌不过长宁宗全宗让对我的保护,我猜他下一步,一定会将我的情况上报给烈云宫,以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恐怕烈云宫会很快采取行动。”
    蓝清风眼中的欣赏越来越是浓郁,开口问道:“你认为烈云宫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沈非似乎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直接答道:“无外两种手段,第一,将我重新召回烈云宫中,以我来长宁宗后表现出来的天赋,想必烈云宫也应该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蓝清风目光一闪,又道:“那第二种呢?”
    这一次沈非没有回答,直接是伸出右手,在自己脖子上轻轻抹过,不言之意,蓝清风自然是第一时间读懂。
    沈非猜测的两种方式,也确实在情在理,如果他能够摈弃前嫌重回烈云宫,那以后的事情都好办了,杀掉袁安这种事情,对袁成来说或许是不共戴天,但对偌大的烈云宫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但如果沈非不识时务,不愿回烈云宫的话,恐怕烈云宫也不会留着一个天赋极高,而且还对烈云宫心怀怨恨的天才在世上,对于这种潜在的威胁,以烈云宫的手段,肯定是要杀之而后快的。
    小院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良久之后,蓝清突然开口道:“如果烈云宫真的想要再将你召回,你会回去吗?”
    “呵呵,我会回去吗?还回得去吗?”听得蓝清风这话,沈非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自从断臂之后,沈非在烈云宫中,见到的都是一张张嘲讽鄙夷的脸,除了老师韩池之外,诸如唐宁之辈对其极尽打压,最后连青梅竹马的上官玉也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天才时的耀眼光环,落魄时的白眼羞辱,都让沈非不可能再回烈云宫,那一颗极度强烈的自尊心,也不可能让他再去向烈云宫卑躬屈膝,一年的低谷生涯,让沈非已经看透了烈云宫这个冷血无情的宗门。
    沈非心中所想,是有朝一日能够堂堂正正地重新站在烈云宫的宫门,说一声:我,回来了!但这个回来,绝对不是重新回到烈云宫宗门做弟子,那是复仇的“回来”,他要拿回一切属于他的尊严。
    蓝清风似乎对沈非的心思猜得甚透,他可以想像一个嚣张跋扈的天才从神坛跌落之后,会受到怎样的待遇?而且大陆之上,断臂不能修炼乃是绝对无法更改的事情,所以烈云宫才果断放弃了不可能翻身的沈非。
    可是这个独臂少年竟然如此诡异,断臂之后不仅能够继续修炼,而且还能以五重丹气劲的修为,击杀一个服用丹药之后实力暴涨至八重丹气劲的修炼者,蓝清风清楚,这个情况要是真的传回烈云宫的话,会掀起何等的轩然大波?
    沉吟片刻,蓝清风终于是又道:“如果你不愿回烈云宫,那你所说的第二条路,恐怕真的会到来,你准备如何应对?”
    听得这话,沈非突然抬起头来,盯着蓝清风的眼睛,沉声道:“如果烈云宫真的要杀我,宗主你会怎么做?会向烈云宫屈服吗?”
    沈非这话语气郑重,因为他知道蓝清风能够在袁成手中将他护下,但如果将袁成换成烈云宫的话,蓝清风估计就没有那么坚决了。
    作为烈云宫的附属宗门,长宁宗虽然是一个独立的宗门,但每年也要向烈云宫上激一定的供奉,对烈云宫的一些命令,只要不是危及长宁宗本身的,都会无条件地遵行,为了一个沈非和烈云宫作对?这个答案似乎并不难猜。
    果然,在沈非问出这话之后,蓝清风陡然沉默了下来,良久良久,在沈非注视的目光中,这个长宁宗宗主却是突然站起身子,而后在转身的瞬间,朗声说道:“沈非,自从你来到长宁宗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永远是我长宁宗的弟子,只要你自己不想离开,就没人能够强迫你!”
    蓝清风说完这话,便是头也不回地踏出了院门,但那坚定的声音,却还是一字一顿地回荡在沈非的耳边。
    “没人能够强迫你!”
    这最后的几个字,无疑说得极为斩钉截铁,让得沈非竟然有种眼眶微热的感觉。本来对长宁宗归属感并不强烈的他,在蓝清风的这一番话后,终于是解开了心结,长宁宗,以后便是自己的家。
    …………
    月城,烈云宫宗门内。
    一座宽敞的大殿之内,分上下坐着五人,上首一人满面浓髯,正是烈云宫的现任宫主上官烈,在其下,烈云宫四大长老都分列其中,包括沈非的老师韩池。
    “这是长宁宗袁成传来的书信,你们都看一下吧。”
    开口说话的是大长老唐胜,也就是唐宁的祖父,长宁宗袁成所在一系,正是以唐胜为首,烈云宫东南方向的附属势力,也是以他为首。
    而唐胜在开口之后,便将手中的一张小型信纸递给了身旁的二长老。至于首位上的上官烈,脸上并没有异样的表情,想来唐胜手中信纸上的情况,他已经知晓了。
    二长老接过信纸扫了一眼,不过随即脸色就变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度不可思议之事。见状韩池和四长老都是脸露异色,是什么情况,竟然让得一向稳重的二长老露出这副表情?
    不过二长老很快便将信纸之中的内容看完,伸手递给了下一位的韩池,而后者在看完信纸所写之后,眼眶却是微红,四长老心中疑惑,不待韩池看完,便是直接伸出手来,从韩池手中将信纸拿过。
    “都看完了吧?说说,对于此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唐胜瞥了一眼激动的韩池,说出来的话,却是面向所有人,而至此,首位上的上官烈还是一言未发,看来也是想先听听众位长老的意见。
    唐胜话音落下,二长老和四长老对视了一眼,却都没有开口,唐胜目光一凝,再次说道:“三长老,沈非是你的弟子,不如你先说说?”
    唐胜口中的三长老,自然是沈非的老师韩池了,刚刚大家传阅的信纸,正是长宁宗袁成利用飞鸟灵妖传送而来的沈非近况。
    可想而知,在座的几人在看到信纸上的内容后,会是怎样一种心情?那个当初被他们视作不能修炼的废物沈非,下放到长宁宗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情况,好像和他们想像之中的不太一样啊。
    尤其是大长老唐胜,自沈非断臂之后,他这一系对沈非的打压羞辱最甚,将后者逐出烈云宫,也是其一手操办的。
    想不到下放到长宁宗的沈非却还不消停,以五重丹气劲击杀八重丹气劲,这是在烈云宫都不曾有过的事情啊。
    现在的烈云宫第一天才唐宁,在经过了中级魂医师的开经之后,也不过堪堪突破到一重小丹境。但就是唐宁,在五重丹气劲的时候,也绝对不敢说自己能胜过八重丹气劲的修炼者。
    韩池毕竟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二重大丹境强者,很快便从沈非近况的激动之中回过神来,听得唐胜的点名,当即开口道:“正因为我是沈非的老师,这件事情,我就更不便发表意见了。”
    闻言包括上官烈在内的四人都是一愣,当初沈非断臂之后,韩池对其极尽维护,为此还不止一次和三大长老闹得很不愉快,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这种态度,可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不过唐胜心中愕然一闪而过,而后便将目光投向了二长老,二长老沉吟着说道:“既然沈非的天赋有着恢复之象,不如将其召回烈云宫,我想能够回烈云宫,他应该会很是欣慰吧?”
    “哼!”
    听得二长老这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言语,一旁的韩池终于是忍不住地冷哼了一声,这些家伙,难道已经忘了当初沈非断臂之后,是怎样羞辱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年了吗?
    听得韩池的冷哼,二长老不由有些尴尬,不过大长老却好像并没有听到这声音似的,直接转向四长老,问道:“四长老,你的想法呢?”
    四长老在烈云宫长老之中地位最低,闻言直接说道:“我同意二长老的提议。”
    这一下韩池连冷哼声也没有发出,直接是脸露冷笑,不过唐胜还是选择无视了他,径直朝着上首的上官烈恭声道:“宫主,您看这事……”
    上官烈目光在韩池身上扫了一眼,而后说道:“那就先这样办吧,周泰,你亲自去一趟长宁宗,记得要客气一点。”
    “是,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