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第67章 谁说他是人了?
“你竟然真的是丹魔!”
    沈非的面色陡然间阴沉了下来,作为曾经的烈云宫第一天才,他知道的事情无疑还是很多的。
    人类与丹魔,自古以来就是水火不容,在人类四块大陆的东面,和丹魔界的丹魔力量连年交战。丹魔没有灵魂,但其侵略攻击性却是极强,发现人类之后,往往将其生撕活裂,极是残忍。
    沈非从小接受的观念,便是与丹魔势不两立,而且他还听过一些传说,这片丹武大陆自古以来乃是丹魔和灵妖两族掌控的,后来人类的出现,在两大势力夹缝中求得一席之地,直到人类族群出了几个超级强者之后,才成就了如今三分大陆的形势。
    所以说无论是灵妖,还是丹魔,都对新生霸主人类没有任何的好感。灵妖还好一点,丹魔却是天生的噬血成性,攻击性极强,在丹魔界与人类大陆的交界处,不时都会发生丹魔侵入人类城池为恶的传言。
    所以此时沈非在确认眼前这个黑袍少年乃是人类天敌丹魔之后,手中的长枪紧紧握了握,由于丹魔那特殊的丹气修炼方式,沈非也没有把握可以敌得过眼前这个处于丹气劲巅峰的黑袍少年。
    不过对方在认出沈非之后,却是突然之间变得沉默,良久之后突然指着洞内那空无一物的平台问道:“那地方的东西,被谁拿走了?”
    闻言沈非一愣,旋即目光转去,登时明白这黑袍丹魔少年说的正是自己手中的噬魔枪。只不过现在那处石台之上空空如也,这个丹魔少年并不知道石台之上原本插着的,竟然就在眼前。
    这一刻沈非心中念头纷沓而来,他早就怀疑这把噬魔枪来历有些不凡,绝对不可能是长宁宗自古相传的圣物。而且噬魔枪和自己天残魔诀隐隐的呼应,也是他能够拔出噬魔枪的关键。
    此时一个丹魔少年这样问出来,沈非便是知道这个少年突然出现在灵妖洞三层的目的,绝对是为了自己手中的这把噬魔枪。
    但当此情形之下,沈非又怎么可能承认?当下故作愕然地问道:“你说什么?”
    沈非的愕然装得甚像,那丹魔少年并没有丝毫怀疑,指着那因噬魔枪拔起而露出的圆洞说道:“那个地方,本来是有一件东西的,现在,没有了!”
    沈非继续装傻,淡淡地道:“可能是被人取走了吧!”
    闻言那丹魔少年脸色一变,沉声喝道:“不可能!就算被取走,也不可能被‘人’取走!”
    丹魔少年这个“人”字咬得极重,配合他那本来就生涩的人类口音,显得极为怪异,但沈非还是第一时间听懂了,反问道:“为什么?”
    丹魔少年沉吟了片刻,还是说道:“那是我丹魔一族的圣物,没有丹魔之体,绝对不可能取走那东西!”
    “什么?!”
    这一下可真是将沈非惊着了,继袁成编瞎话说噬魔枪是长宁宗圣物以后,现在竟然又有一名丹魔说这噬魔枪是丹魔一族的圣物,但是这一次,沈非却不敢像当初否定袁成一样否定这丹魔少年。
    因为沈非心中,竟然隐隐有点相信这丹魔少年的话,不过转念一想,照这丹魔少年所言,那自己岂不是成了丹魔之体?难道自己居然是丹魔?
    想到这里,沈非不由得哑然失笑,立时就把这个猜测给否定掉了。因为丹魔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没有灵魂,但沈非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是有着灵魂的,而且灵魂力量还不弱。
    从此逆推,这丹魔少年的话就有些疑点了,当下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不如咱们先来说说,作为一个丹魔,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
    那丹魔少年瞥了沈非一眼,说道:“我以为我已经说过了。”
    沈非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这少年是说他是为了噬魔枪而来,当下又道:“那你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妖宁山中?”
    这一下那丹魔少年却是不再解释,只是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说完这话,突然侧身一掠,以极快的速度便是从沈非身旁闪过。
    沈非绝对没有想到这丹魔少年竟然突兀地有此动作,再要阻拦,那人已经掠出数丈之远,当下顿时大怒,厉喝一声道:“哪里跑?”
    话音落下,沈非一挺长枪,直接是朝着那丹魔少年的后心刺去,但是后者速度极快,沈非长枪枪尖差着其后心一尺距离,便是力尽而止,而趁着这个机会,丹魔少年已是快速朝着灵妖洞三层的入口急驰而去。
    丹魔出现在长宁宗实是非同小可,沈非没有半分迟疑,挺着噬魔枪就追了出去,这一幕,倒是有些像之前沈非初得噬魔枪之后,与那高级幼灵妖三眼灵蛇的追逐之战。
    只不过当初三眼灵蛇是不敌而逃,此时的丹魔少年却是主动不战而走,想来他心中也知道,在这长宁宗腹地,如果引来小丹境甚至是大丹境的强者,作为一个丹魔,恐怕会瞬间凶多吉少。
    嗖!嗖!
    灵妖洞一层,一黑一灰两道身影急速奔驰,而从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得这一层灵妖洞中的低级幼灵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丹魔少年的速度极快,沈非全力追赶之下,竟然还是个不上不下之局。由于丹魔少年起步较早,所以一直追到灵妖洞一层的出口,沈非离着那丹魔少年,依然有着数丈的距离。
    哐!
    灵妖洞一层的大门被丹魔少年直接撞开了,而趁着这少年开门的瞬间,沈非终于又是拉近了两丈,离那丹魔少年已不过丈许。但就是这丈许的距离,那少年已经冲出了灵妖洞,紧跟着沈非的身影也是出洞而来。
    洞外阳光普照,出洞之后的沈非第一时间便发现了数道人影正朝这边而来,正是长宁宗宗主蓝清风和大长老几人,不知为何,今天长宁宗几大实权人物居然都是齐聚这灵妖洞洞口。
    见状沈非不由大喜,当下不及细想,直接是高呼出声道:“拦住那家伙!”
    对于这和数月前一幕极其相似的情形,蓝清风等人都是一愣。但几人实力强横,反应都是极快,当下各自散开,已是将灵妖洞外的几条出路分而堵之。而那丹魔少年奔驰的方向上,站着长宁宗的大长老袁成。
    “不要让他跑了!”
    沈非又是大叫了一声,而听得这一声大呼,那正准备出手拦截的袁成眼中却是精光一闪,独孙袁安身死的情状倏地浮现在心头,现在这个黑袍人被沈非追击,不知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个讨厌的独臂少年。
    而沈非在袁成的心中,已是被列为了必杀之人,那厌恶的情绪,实是蔓延在袁成心中的每一处。
    沈非这一叫,本来还想出手拦住丹魔少年的袁成顿时改变了主意,在那丹魔少年一击攻来的时候,身子诡异地偏向了一旁。而后那丹魔少年便是身形急掠,直接从袁成身边一闪而过,最终扬长而去。
    见此情形,沈非哪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一道叫声弄巧成拙了,但就是这一瞬间的变故,丹魔少年的身影已是消失在视野之中,再也追之不上,这一刻,沈非不由得郁闷之极。
    “没想到那家伙还挺厉害的,一不小心竟然让他给逃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袁成自觉已经恶心到沈非了,当即开口出声,想用这种言语来将这恶心程度提升一番,却不料沈非却是接口冷笑道:“大长老,你可知道你刚刚放走了什么?”
    “呵呵,不就是一个丹气劲巅峰的小家伙吗?”
    袁成脸上依然带着虚伪的笑容,根本没意识到沈非说的是放走了“什么”,而不是“什么人”,见得沈非脸有不虞,袁成不由得一阵舒爽,说道:“那是个什么人,他怎么得罪你了?”
    这时蓝清风和李木等三位长老也已靠向了这边,对于那黑袍人的逃走,他们虽然有些遗憾,但也并没有当回事。诚如袁成所说,不过一个丹劲巅峰的小家伙,还不值得他们这些长宁宗的大人物们重视。
    但沈非却是瞥了袁成一眼,冷笑着开口道:“人?谁说他是人了?大长老难道没有注意到他刚才攻击时的丹气颜色吗?”
    闻言袁成不由一愣,旋即回忆起之前和那黑袍人影错身而过的情形,一抹淡淡的红色瞬间浮现上心头,当下脸色大变,失声道:“红……红色,你是说……”
    “什么?红色丹气?”
    袁成的这一下失声,顿时让蓝清风等人也是脸色剧变。以他们的见识,当然是知道红色丹气意味着什么,只不过心中那一个答案,实在太过惊人,毕竟在这人类大陆的内部城池,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丹魔的踪迹了。
    但他们心中念头还未落下的时候,沈非淡淡的声音已是响起道:“不错,刚刚大长老放走的那个黑袍少年,正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丹魔,也确实是一个只有九重丹气劲的小……家伙!”
    这话出口,袁成的一张老脸不由得瞬间苍白,尤其是沈非最后的揶揄之言,更是让他感觉到事态严重到了何种程度?刚才的他,竟然生生放走了一名丹魔,这对人类来说,实在是不可饶恕的弥天大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