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六十八 目瞪口呆的周泰
“我……我也是不小心……”

    听到“丹魔”两个字,袁成的语气都有些颤抖了。

    大陆人类与丹魔的关系,他自然是知之甚深,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竟然放走了一名丹魔,但是此时的袁成,又哪敢承认自己是故意放走的?当下也只能苍白狡辩。

    可是在场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身为一名九重小丹境的强者,难道还拦不下一个九重丹气劲巅峰的丹魔?这个手法简直是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之前袁成其实也并没有想到如何隐藏自己的意图,他只是为了恶心一下沈非,沈非想抓住的人,就偏不让他抓住。可袁成万万没想到,那个其貌不扬的黑袍小子,居然是一个丹魔。

    此时此刻,袁成就算再怎么嚣张跋扈,也不敢在放走丹魔这件事上直承其事,而听了他苍白的辩解,沈非继续冷笑道:“那名丹魔,我之前在妖宁山中已经见过一次了,这次他来我们长宁宗,实是有重大图谋,大长老,这一次你可是为丹魔一族立下了一个大功啊!”

    诛心之言!赤-裸裸的诛心之言!

    沈非这两句话,顿时让得大长老手足无措起来,前者言下之意,竟然暗指他勾结丹魔一族,这个罪名可是有些大了。

    人类和丹魔乃是天生死敌,大陆之上每年都有无数的人类强者死于丹魔之手,而两族之间的争斗自古以来就从未停止过,如果袁成真的被扣上一顶勾结丹魔的罪名,那整个人类大陆,将再无他容身之地。黑し岩し阁最新章节已上传

    “你……你胡说八道!”

    袁成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小动作根本瞒不过眼前这些人,而且沈非对自己的怨念也非同小可,但这勾结丹魔的罪名无论如何不能承认,气极败坏地咆哮了一声之后,便是转向蓝清风说道:“宗主,你可要为我作主,我真的没有勾结丹魔啊。”

    见状蓝清风也不由得暗暗好笑,以他的精明,如何不知道沈非是抓住这一次的痛脚,想狠狠修理一番袁成?要说袁成敢勾结丹魔图谋不轨,蓝清风料定他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的。

    不过蓝清风对这袁成也没有什么好感,此时也不说破,只是淡声道:“大长老,此事你确实也有不对啊,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让那只有丹气劲巅峰的丹魔逃掉呢?”

    沈非也是接口道:“是啊,我猜那家伙身上一定有着天大的秘密,不然他只身一人,如何敢进入我人类腹地?”

    听得两人交口相责,袁成知道再如何辩解也是无用,当下只能是抵赖道:“反正我没有勾结丹魔,我是因为……因为不小心才放走那小子的。”

    说到最后,袁成的老脸也不由得红了一红,他一生之中,何曾有过如此尴尬的时候?但此时无论如何也不敢承认他是故意放走那丹魔少年的,要是坐实了这勾结丹魔的罪名,恐怕蓝清风就算将他当场击杀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不过蓝清风也知道凭着此时的情形,也只能是口头上占两句便宜,要想就此定下袁成的罪还有些勉强,何况袁成背后乃是烈云宫,就算是勾结丹魔,也最多是将袁成交回让烈云宫自行发落而已。

    蓝清风此时实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转头对沈非问道:“沈非,你说在妖宁山就见过那名丹魔了?怎么回事?”

    这一下袁成好像找到了什么把柄一般,立时出声道:“你既然在妖宁山已经发现了丹魔的踪迹,为什么没有及时上报宗门?”

    沈非淡淡地瞥了袁成一眼,而后说道:“当时我跟城主府的元白兄在一起,此事已经由元白兄回报了城主府,大长老就不用操心了。”

    凡域界属于人类四块大陆最低阶的大陆,这里乃是由数百上千的各大帝国组成,像烈云宫落月宗这些宗门,总体实力并比不上各国的皇室。

    而在武月帝国,由于处于大陆的最东边,所以就有了直接和丹魔交手的地理位置,像宁城这些处于武月帝国东边的城池,抵挡丹魔的攻击就成了重中之重。

    虽然最近数十年来,丹魔并没有越过凡域界和丹魔界之间的那条缓冲地带,但城主府抵抗丹魔的常驻力量也是从来不敢松懈的。

    所以说此时沈非所说丹魔出现在武月帝国腹地的消息已经上报城主府,这正是对号入座,让皇室所属的城主府去对抗丹魔,确是正途。

    听得沈非这么一说,袁成顿时住口,就算是沈非先将消息上报了长宁宗,那长宁宗也是要再去报告城主府的,毕竟抵抗丹魔,乃是城主府的公事。

    不过一旁的李木却是开口问道:“元白?你是说城主府的少主?”

    “少主?”沈非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那应该是元白的身份。

    当初他与元白在妖宁山相遇,由于性格脾气相投,一见如故,虽然两人已经是生死之交了,可沈非一直没问过元白的身份,只知道后者在城主府的地位不低。

    此时听李木如此一说,沈非顿时恍然,这元白的身份何止不低啊,简直就是城主府的少主人,当下接口道:“元白兄是城主府的少主吗?我也没有问过他。”

    蓝清风瞥了沈非一眼,暗想这个少年还真是运气不错,这结识到了城主府的少主,以后在宁城可就多了一顶大大的保护伞。就是不知道沈非和元白的关系到了哪一步,有没有让城主府倾尽力量助其对抗烈云宫的地步?

    不过蓝清风等人出现在这里实有另外的事,当下听得这个长宁宗主说道:“既然城主府已经插手,那丹魔的事情便先放到一边,沈非,你跟我来。”

    “嗯?宗主,什么事情?”

    沈非疑惑地问了一句,他一直在想蓝清风等人为何会齐齐出现在这灵妖洞门口,看来这长宁宗的几大实权人物,都是来找自己的啊。

    蓝清风边走边道:“是烈云宫的四长老到了,想要见你。”

    闻言沈非陡然沉默了下来,心想这该来的还是来了,不过他却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师韩池,竟然是之前那一年对自己并无好感的四长老周泰。

    沈非跟着蓝清风一路前行,身后袁成和李木等人随后跟着,只不过袁成的脸色颇有些阴沉。之前丹魔的事情让他郁闷不已,烈云宫的态度他又已经知道,这杀孙之仇,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报了。

    沈非并没有注意到身后袁成那怨毒的目光,半柱香之后,几人来到一座大殿之中。这座大殿,乃是长宁宗接待尊贵客人所用,看来对于烈云宫的四长老,就算蓝清风有着另外的心思,在礼数上也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啊。

    “哈哈,周泰长老,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蓝清风刚刚进殿便是发出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不管长宁宗与烈云宫的关系如何微妙,但至少明面上,长宁宗还是附属于烈云宫的。只不过周泰跟蓝清风一样,都处于一重大丹境的阶别,没了实力压制,蓝清风倒是少了一些拘束。

    听得蓝清风的朗声,本来坐于大殿上首正中的周泰顿时也是堆起了笑容,说道:“蓝宗主,你太客气了。”

    口中说着话,周泰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便转向了一旁的沈非,感觉到这个背负黑色长枪的独臂少年身上隐隐散发的丹气修为,周泰的心中不由掀起了惊涛骇浪。

    众所周知,大陆之上的丹气功法,都是将外界能量经过功法的引导,在全身经脉之中运行一个大周天,最后纳入丹田储存。

    人体经脉一百二十条,除此还有许多隐藏经脉,而且颇为玄奇,经脉之间都是互通的,所以就造成了修炼丹气之人,如果断臂或者断脚,都会使身上经脉残缺不全,从而让丹气功法的运转不能再运行周天。

    而当初的沈非,正是因为意外断臂,丹气一降再降,成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废物,因此烈云宫才放弃了这个曾经的天才。让沈非在失去右臂之后又呆了一年,这何尝不是烈云宫想看看沈非有没有再次崛起的可能。

    不过整整一年过去了,沈非的丹气直接是降到了谷底,在沈非修炼天残魔诀散去全身丹气的时候,烈云宫高层终于是认为他已经不可能再次翻身,所以才做出了将之下放长宁宗的决定。

    可谁知此时周泰再一次看到沈非的时候,这个被烈云宫高层甚至是宫主上官烈都认定不能再修炼的残废,竟然已经生生突破到了五重丹气劲,这可真是将周泰惊得呆了。

    断臂能够继续修炼,已经让周泰百思不得其解了,而且这沈非下放到长宁宗才多久?半年?七个月?这短短的六七个月时间,从一个一重丹气劲都没有的废人,直接提升到五重丹气劲,说是骇人听闻也不为过。

    当初沈非在身为烈云宫第一天才的时候,从刚开始修炼丹气达到五重丹气劲,也足足花了两年的时间。

    而现在,被烈云宫认定不能修炼的沈非,却是在半年内就完成了这样的突破,周泰顿时觉得自己的修炼观都有些动摇了。

    所以一时之间,周泰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精彩,那种极度扭曲的震惊之色,让得一众长宁宗长老都是面面相觑,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