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七十一 固执的蓝冰


    对于沈非的决定,蓝清风几人都不知道如何去劝,毕竟屠魔军那超高的死亡率,可是所有人类修炼者谈之色变的东西。现在沈非却要自己往上凑,说是为了躲避烈云宫,那也太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了。

    见得气氛有些凝重,沈非接着说道:“我准备突破到六重丹气劲后,就去城主府报名,以长宁宗弟子的身份加入屠魔军。”

    屠魔军的组成甚是驳杂,但有着宗门的还是需要登记一下,如果死于丹魔之手,也好给宗门传回消息,当然,这样的消息对一个宗门来说,绝对不算是好消息。

    沈非说完不再多言,这个决定,他也是想了很久,一来确实是要躲开烈云宫下一步的计划,二来正如他所说,当作对自己的历练了。

    沈非所修炼的天残魔诀,这样按部就班地修炼,速度并不快,在那种杀戮和压力之下,才能得到更好的修炼成果。

    至于说突破到六重丹气劲,也就是天残魔诀的六重凡体境,沈非相信那个突破的契机已经不远了。之前在灵妖洞中的几场战斗,还有最后和那丹魔少年的交手,都让他隐隐有着一种即将突破的感应。

    沈非出殿的时候,正好看到大长老袁成脚步轻快地朝殿内而进,而对于这个全无好感的长宁宗大长老,沈非连正眼也没有瞧上一瞧,仿佛什么也没看到似地擦身而过。

    袁成刚才得了周泰的确切信息,知道这个讨厌的独臂小子已经活不了多久,正是心情大好,所以对于沈非的无礼也当作视而不见,只是在错身而过的时候,眼眸深处还是闪过一抹怨毒的光芒。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不过袁成虽然已经不在意沈非的态度,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这一句话,倒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不过声音之大,让得蓝清风和李木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正在为沈非加入屠魔军而感到担忧的李木听得袁成这揶揄之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烈云宫能够这么快得到消息,十有八-九是这老家伙通风报信,所以李木便是接口道:“现在好了,沈非要加入屠魔军,烈云宫想要将他召回,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嗯?屠魔军?怎么回事?”听得李木沉着脸的话语,袁成不由得一愣,当下便是问了出来。

    蓝清风也没有隐瞒,将刚才沈非的决定又说了一遍,听得这话,袁成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沈非,行事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啊。

    不过袁成惊愕之后,既而大喜,虽然刚才周泰已经明言烈云宫可能不会任由沈非留存于世,但也不是板上钉钉,一切还得烈云宫主上官烈来决定,如果到时上官烈动了那么一丝丝的惜才之心,袁成的愿望说不定会再次落空。

    可现在沈非却突然决定要加入屠魔军,这和去送死有什么分别?那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十个人之中差不多只能有一个活着回来,在这一刻,袁成都不知道沈非心中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了。

    三天时间转瞬即过。

    呼呼!

    沈非房间中,无数能量粒子呼啸着朝沈非身周涌去,而后在天残魔诀的运转下,缓缓浸入到其全身血肉骨骼之中,让得他的气息,开始了缓慢的增长。

    某一个瞬间,沈非丹田之中那一团白色的丹气能量,却是突然一声爆裂开来,而后化为一块块丹气碎片,在其丹田之中随意飞舞。

    内视的沈非看到这一幕,并没有丝毫的惊惶,相反还有着一丝喜色。因为经过三天三夜的修炼,他已经是成功达到了五重凡体境的临界点,这突破到六重凡体境的一刻,终于是姗姗到来了。

    丹田之中的白色丹气经过天残魔诀的重组,终于是重新形成了一个稍大一圈的白色丹气球,感应到经脉之中汹涌而过的丹气,沈非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接下来,便是打通新的三条隐藏经脉的时候了啊。”

    天残魔诀右臂篇,沈非已经完全摸清楚了其规律,而这一刻,灵魂看着吊坠空间中新出现的三条右臂隐藏经脉,沈非已是按部就班地开始了打通隐藏经脉之旅。等得这三条隐藏经脉再度打通,沈非右臂之上已打通的隐藏经脉,便会增加到十八条。

    右臂力量的提升,让沈非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他不止一次利用这强横的右臂克敌制胜,而开山臂、噬魔枪这些丹武技,在强横的右臂力量提升之后,威力无疑会变得更加恐怖。

    …………

    长宁宗的一座大院之中,站着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如果沈非在此的话,恐怕会瞬间认出,这两道身影,正是有着三缕长须的长宁宗宗主蓝清风和他的宝贝女儿蓝冰。

    不过此时这对父女的脸色,都是有些不太对劲,蓝冰是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但是脸上神色却是异常坚定,至于蓝清风,则是隐隐带着一抹怒意和焦急。

    “不行,这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答应。”

    父女俩对视了良久,蓝清风终于是沉声开口,而这一开口所表达的信息,似乎是对蓝冰的某个决定做出否定,而且口气坚定,根本就没有半丝商量的余地。

    蓝冰脸上还是那副坚持的表情,却是轻轻拉了拉蓝清风的衣袖,说道:“爹,你太偏心了吧,为什么沈非能去,我就不能去?”

    “偏心?!”

    听到宝贝女儿强加给自己的指责,蓝清风顿时哭笑不得,这加入屠魔军,难道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吗?一个不小心恐怕连性命都会丢掉,如果这样也算是偏心的话,那他倒是希望有人能对自己偏心一下。

    此时蓝清风的心中满是无奈和郁闷,蓝冰自从听说了沈非要去加入屠魔军的消息后,也不知道哪一根筋不对了,竟然也要跟着沈非一起发疯,这两天时间内,天天缠着自己答应让她加入屠魔军。

    蓝清风心里纠结啊,沈非加入屠魔军,那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因为烈云宫很可能因为沈非的拒绝回归,而将之扼杀。

    但是蓝冰却是好端端地一个长宁宗宗主之女,屠魔军的残酷她也不是不知道,可即便是这样,居然也是义无反顾地要跟沈非一起加入屠魔军,而且看其态度,恐怕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想到某一种可能,蓝清风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说道:“冰儿,你不会是喜欢上沈非这小子了吧?”

    骤然听到这话,蓝冰心中突地一跳,脑海中倏地冒出那个背负长枪的独臂少年,但随即狠狠甩了甩脑袋,嗔道:“爹,你胡说什么呀?”

    蓝清风脸色继续古怪,说道:“如果不是喜欢上他了,怎么可能这么坚定地要和他一起去送死?”

    蓝冰白了父亲一眼,说道:“爹,你再这样说话,我就不理你了。”

    蓝清风终于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却是正色说道:“冰儿,屠魔军的凶险想必你也听说过一些,沈非要去,那是逼不得已,你就不用去冒这个险了吧?”

    蓝冰接口道:“爹,你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吧,怎么说我也是七重丹气劲的修炼者啊,长宁宗的大师姐,难道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吗?”

    “大师姐?”

    蓝清风淡淡地瞥了蓝冰一眼,虽然这个宝贝女儿确实有着七重丹气劲的修为,但是比起连袁安都能击杀的沈非来,差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大师姐的名号,一点也不名副其实。

    不过蓝清风此时却没有纠结这个,继续劲道:“冰儿,丹魔的凶狠远非你想像,我可不想再也见不到我的宝贝女儿。”

    蓝冰心下甚是坚定,说道:“不管怎样,我已经决定了,爹,你就答应我吧,不是还有沈非吗?他也会保护女儿的吧?”

    听得这话,蓝清风脸上又是露出一抹古怪,说道:“我现在是越来越相信,你对沈非那小子有意思了。”

    蓝冰啐了一口,说道:“我不和你说了,总之我一定要加入屠魔军,我这就找沈非去。”说完也不待蓝清风再次出言劝说,便是径自离开了。

    看着蓝冰的背影,蓝清风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耳中传来这话,走到门边的蓝冰不由得耳根一红,当下脚下动作更加快了,却没有听到蓝清风的最后一句话:“冰儿,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此时的沈非,并不知道蓝冰已经做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再次打通了右臂上三条隐藏经脉之后,只觉神清气爽,当下从床榻之上一跃而起,推门而出的时候,见得二虎正在院中锻炼拳脚。

    二虎的丹气修为,在之前嗜血鼠毒变异之后,诡异地突破到了七重丹气劲。而且在嗜血鼠毒全面爆发开来时,其战斗力堪比八重丹气劲的普通修炼者,**力量更是比普通人类强横得多,这或许便是嗜血鼠毒变异赋予二虎的特殊能力吧。

    可是这嗜血鼠毒虽然让二虎战斗力变得强悍了,但鼠毒爆发之时那六亲不认的狂暴状态,却是一个极大的隐患。要不是沈非天残魔诀的丹气还能压制,恐怕二虎已经被宗门长老们采取强制手段甚至是直接击杀了。

    一个实力强横又不能控制人性的二虎,无疑是极度危险的,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的鼠毒,始终是横在沈非心中的一根尖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