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七十二 以毒攻毒


    “二虎,你过来!”

    推门而出的沈非盯着二虎看了半晌,突然开口叫了一句。而二虎闻声立时收了手中的动作,几步跨到沈非面前,笑着说道:“沈非师兄,你修炼完成啦?”

    沈非点了点头,沉吟着说道:“二虎,我可能要离开长宁宗一段时间。”

    二虎一愣,随即问道:“沈非师兄,你要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沈非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我要去参加屠魔军,你就不必跟我去了,那地方太危险,说不定连性命都得不到保证。”

    二虎拍了拍胸膛,说道:“沈非师兄,我不怕危险,我要跟着你。”

    自从二虎受伤以来,加上嗜血鼠毒变异之后的伤人事件,所有长宁宗弟子见到他都如瘟疫般唯恐避之不及,就连有点交情的石新等人,也是畏畏缩缩地不敢过于靠近他。

    但唯有沈非,还是一如既往地拿二虎当朋友兄弟,加之二虎对天残魔诀丹气的依赖,现在的他,已经是将沈非当作了大哥。

    那种感觉,憨厚的二虎也许并不能说清楚,但他知道,如果沈非有危险,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就像那天晚上沈非被袁成偷袭一样。

    二虎的话,也让沈非颇为感动,在心中沉吟片刻之后,突然说道:“二虎,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将你体内的嗜血鼠毒全面压制不再发作。”

    “真的?”

    闻言二虎大喜,这嗜血鼠毒虽然让他实力大增,但同门弟子如避瘟疫一般的眼神他也是受够了,他想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就算是没有这高级丹气劲的力量也在所不惜。

    不过二虎虽然憨厚,但却不傻,这连城主府低级魂医师莫伦都束手无策的嗜血鼠毒变异,就算他对沈非极有信心,也是有些将信将疑。

    沈非微微一笑,伸出右手,从口袋之中掏出一物,却是一枚暗红色的球状物体,听得他开口说道:“这是火属性高级幼灵妖巅峰赤火蛛的妖丹,我想用它来克制寒属性的嗜血鼠变异鼠毒,应该有几分成功的希望吧?”

    沈非之所以觉得这赤火蛛的妖丹能够压制嗜血鼠毒,这是他天残魔诀突破到六重凡体境的一种感觉。

    诚如他所说,赤火蛛是火属性幼灵妖,嗜血鼠是寒属性幼灵妖,加之赤火蛛的等级,也比嗜血鼠高了不止一筹,火寒相生相克的道理,或许可以收得奇效也说不定。

    而给予沈非最大信心的,还是天残魔诀对嗜血鼠毒的压制作用,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天残魔诀修炼出来的丹气,对嗜血鼠毒能够压制得这么彻底,但他隐隐有种感觉,自己的这种想法,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

    二虎对沈非一向是言听计从,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沈非言中之意,当下便是喜道:“真的吗?沈非师兄,那太好了,咱们这就开始吧。”

    沈非也知道二虎现在在长宁宗内的处境,不过还是沉声道:“二虎,这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甚至……甚至会有性命之忧,你一定要想清楚了。”

    二虎咬了咬牙,正色道:“来吧,沈非师兄!”

    见得二虎已经做好了准备,沈非也不再迟疑,缓缓伸出右手,而后抚上二虎的小腹,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动便是从其右掌之中喷发而出。下一刻,沈非倏地收掌,朦胧中似乎有着一股白色雾气从二虎小腹之内被抽离。

    沈非从二虎丹田之中抽离的,正是他之前用于压制二虎嗜血鼠毒的天残魔诀丹气。这一抽离出体,二虎的双眼,便是瞬间变得血红,其手爪并拢异变,脸型变尖,三撇鼠须浮现而出,正是变异鼠毒爆发的征兆。

    “二虎,将赤火蛛妖丹服下。”

    见状沈非不敢怠慢,趁着二虎还留有一丝清明的瞬间,口中发出一道大喝,而后将手中暗红色妖丹凑到了二虎的唇边,后者尖口一张,一口将妖丹吞下。

    “啊!”

    赤火蛛妖丹服下,一道凄厉而痛苦的咆哮之声从二虎口中发出,让得沈非脸色微变。而在他脸色变动之时,二虎眼中已是一片血红,旋即双爪一探,竟然直接向沈非发出了攻击。

    不过沈非对此早有所料,轻轻闪过二虎手爪一击之后,一掌便是击在了其丹田之上,而后天残魔诀运转,六重凡体境的丹气喷发而出,瞬间便是浸入了二虎丹田之中。

    二虎体内丹田之中,受到沈非天残魔诀丹气催发的赤火珠毒丹,在这一刻突然加速旋转起来,一丝丝暗暗红色的妖丹能量散发而出,缓缓进入二虎全身各大血肉经脉之中。

    妖丹的正确使用之法,并不是直接服用,而是利用功法将妖丹内的能量一层层化为已用,但此时沈非的这个方法,却是想利用赤火蛛妖丹之中的火属性,去压制二虎浑身血肉经脉之中的变异嗜血鼠毒。

    “啊!啊!”

    赤火蛛妖丹的能量不断喷发,二虎似乎是达到了一个极致痛苦的时段,口中不断发出咆哮之声,让得沈非都有些心颤了。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极为关键,能不能成功,就看二虎熬不熬得过这痛苦的毒丹压制吧。

    “嗯?果然有效!”

    而将右掌一直贴在二虎小腹之处的沈非,在感应到其体内妖丹的细微反应之后,顿时便是脸现喜色。

    沈非当下加大天残魔诀的运转速度,一缕缕精纯的丹气不要命地灌入二虎丹田之中,那赤火蛛的妖丹越转越快,到后来几乎在二虎的丹田内刮起了一股无形的旋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虎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了,口中发出无力的嗬嗬之声,想来是这以毒攻毒的剧烈手段,让他那变异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

    转眼大半日时间过去,某一个瞬间,沈非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而后倏地收回了抚在二虎丹田之上的右手,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实在是之前动作对体内丹气的消耗太大,现在的他,已经是筋疲力尽了。

    但虽然是坐倒在地,沈非眼中的喜色却是愈发浓郁,看着面前的二虎也是缓缓坐倒,其眼眸中的红色光芒已经消失殆尽,沈非知道,这一次冒险的以毒攻毒,总算是成功了。

    然而还不待沈非稍稍松口气,面前二虎的双目之中,却是诡异地掠过一抹和之前红光有些不同的暗红之色,旋即二虎那已经变回人掌的双手,陡然发生了极其惊恐的一幕。

    左右双掌除大拇指外的八根手指,在沈非惊骇的目光之中急速变长,到得最后,竟然变得犹如八根锋利的长刀一般。看到这有些熟悉的八根“长刀”,沈非不由恍然,这不正是之前赤火蛛的那八根长腿吗?

    “难道压制了嗜血鼠毒,这赤火蛛毒又发生了变异?”

    想到这一个可能,沈非不由得抬头望向了二虎的脸庞。果然,那本来已经从尖利的鼠脸变回人形的二虎脸上,竟然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暗红色毛发,这种暗红色毛发,一如沈非之前击杀的赤火蛛。

    难道要功亏一篑?

    沈非心头一沉,突兀地冒出这个念头,不过就在他暗暗凝炼丹田之中所剩不多的丹气,以防二虎突如其来的攻击之时,二虎的脸庞和双手,却是在他目瞪口呆的目光下,急速变幻,最后终于又是变回了那个熟悉的人形二虎。

    看到这一幕,沈非不由得重重地松了口气。能够自动变回人形,说明这种变异还在二虎的控制之下,因为之前嗜血鼠毒变异的时候,二虎的心性可是不可控地,必须要沈非利用天残魔诀的丹气才能压制。

    呼呼!

    沈非刚刚松气,二虎身周又是有了一些异变,无数的能量粒子蜂拥着朝二虎涌去,而后在二虎功法运转间,化为一缕缕精纯之极的能量,缓缓钻入二虎的丹田。

    下一刻,沈非那敏锐的灵魂感知便是瞬间发现,二虎的丹气气息突然开始暴涨起来,从七重丹气劲,直接是提升了两个等级,达到九重丹气劲的地步,才缓缓平息。

    沈非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使用赤火蛛妖丹以毒攻毒,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惊喜。突破到九重丹气劲的二虎,其战斗力,估计比起当初的袁安来都要强上不少吧,要不是长宁宗有着沈非这一个妖孽,恐怕二虎已经是货真价实的长宁宗大师兄了。

    二虎有着这样的提升,沈非当然高兴,毕竟前者是他来到长宁宗后的第一个朋友,二虎憨厚耿直的性格也颇为沈非所喜。

    “沈非师兄,我怎么了?”

    突破完成的二虎刚刚睁开眼来,就看到沈非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当下便是有些茫然地问了一句,而沈非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说道:“二虎,恭喜啊。”

    二虎一愣,旋即感应了一下体内的丹气修为,不由得惊呼一声道:“天啊,我居然突破到九重丹气劲了,这是怎么回事?”

    沈非微笑着不置可否,只说道:“快感受一下你的嗜血鼠毒,还有那赤火蛛的妖丹,到底怎么样了?”

    二虎当即依言而行,片刻之后,脸上便是露出狂喜,从地上一跃而起,叫道:“沈非师兄,我能控制它了,我真的能控制它了。”

    二虎兴奋地叫着,而后又是突然开口道:“沈非师兄,我给你变个戏法!”

    闻言沈非一愣,不过二虎接下来所展现的一幕,却是将他惊得目瞪口呆,以他的心性,竟然也是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