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偷天魔道 > 第一千零一百一十六章 带着杀意的眼神
领域一旦展开,虽是另外一个空间,却与原本空间重叠,外人是可以看到领域之内的情况的,这意味着,围观的人都将知道陈争是臻元五阶的高手。

而天外大陆的人当然知道这里只有三个臻元五阶的高手,想来也都清楚模样,这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此刻的陈争没有幻化模样,若展开领域,旁人也就都能猜出陈争绝非天外大陆的人了。

这无疑等于自杀!

但是,陈争却有自信,天一一定会阻止!

“慢!”

天一急道一声:“等等,有话好说,这交易不成,还有别的交易,且听我说说如何?”

看天一急得有点额头冒汗的感觉,陈争才皱了皱眉,平息了自己的气势,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交易?说。”

其实,这一切都在陈争的预料之中。

陈争已经表示出自己有着杀死臻元五阶高手的实力,这点足够天一忌惮,而陈争表达出的思乡之情,尽管看似浅淡,但陈争即将展开臻元领域,天一也没时间去细细探究,唯有先阻止再说。

那么,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相信陈争这个思乡心切的人不惜大干一场,先杀天一,再杀另外两个臻元五阶高手,大闹天外大陆,再寻回家之路。

目的只为回家,又没争夺天外大陆的野心,天一肯定不愿跟陈争生死冲突,不但要叫停陈争,相信接下来的交易,也会给陈争一个更加让利的方案,如此来得到陈争的助力。

而对陈争来说,目的首先是解决天一把陈争的身份泄露出来,又或者以此威胁陈争的问题,第二个目的,自是为了万重山。

与天一平等互助,又将万重山收入囊中,才是陈争营造的完美局面。

现在,就等天一开口了。

天一也没考虑什么,道:“万重山可以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利用这股力量寻找出天外大陆的方法,我也会动用我的势力寻找办法,但是,这期间,你必须帮我至少杀了南化乙或者木易君其中一人,如何?”

哦?那么此人是木神君了!

陈争对此人是谁倒没多少兴趣,只是有些许意外罢了,还意外是木易君呢,不过也无所谓了,一切如陈争所料,而就这个交易,自己的两个目的也达到了。

“可以,不过,若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别怪我大闹天外大陆,哪怕毁了这地方,我也在所不惜!”

“行,对天道发誓吧。”

“可以。”陈争当即对天道发下誓言,便又笑对天一:“你我的交易外人听不见,他们估计还以为我们在试探彼此,怎么也要做一场戏让人瞧瞧,打一场如何?”

天一明白陈争的意思,他也想试试陈争的实力,自是点头,道:“打一场费事,一招吧。”

“好!来了!”

陈争也不客气,手中黑刀化成黑烟,身后却炸起一团尘烟,身形随即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天一身后十米位置,狂风带着天一的衣物猎猎作响,他低头看了自己的胸口,一个掌印,不深,只是在衣料上留下一点焦黑。

天一眉头大皱,似乎有些不开心,但这神色,倒也不像因为被陈争攻击到,似乎有另外的原因。

陈争抬起手看了自己的手掌,从手掌开始,竟然快速的枯槁,手掌瞬间变得好像老树树皮一样,更一路朝手臂延伸。

“哼!”

陈争闷哼了声,身躯一震,将自己整条手臂震断,掉到地上的手臂已经变得好像树枝般,又化成灰烬。

这就是木神君的神通?单单碰到他,身体就变成这样?不知道全身化成树木,我的血魔身还能不能发挥作用。

看来,天外大陆的至尊,不是弱者啊!

不得不说,这一击,陈争不但重新评估三大强者的实力,也会更为小心谨慎。

当然,天一或者说木神君对陈争也更是忌惮,看起来陈争输了,但是,胸口的这一掌,足够说明陈争可怕的速度,完全有足够的机会攻击到木神君,最重要的是,陈争没祭出那把让木神君恐惧的黑刀。

虽然我没出全力,但是,与此人交战的话,最大的可能是同归于尽!在我的力量下,他的恢复力也没用,但那把刀……我恐怕受不了一击!

嘿嘿,如此,他倒真有可能杀了木易君跟南化乙呢,没有克制他那种古怪恢复力的力量,这家伙就是无敌的啊。他的手,竟然不到一秒就长出来,到底什么样的恢复力?

“我认输。”木神君带着淡淡的笑容,留下一句话,便朝一脸错愕的柳秋林走去。

何止柳秋林错愕,其余人更为震惊,事实上他们刚刚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陈争突然变化了位置,在狂风中卸掉自己一只手臂,然后天一就认输了。

看起来,应该是陈争认输才是啊,但是,最关键的是他们看不到陈争的动作,这就恐怖了,足够说明,不管谁输谁赢,让人看不出移动轨迹的陈争以及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让陈争断臂的天一,都有着横扫在场所有人的实力!

谁还敢上?

陈争笑了笑,道:“爽快点,还想上的人一起上吧,谁能接我一招而不死,就算我输。”

一招,不死!

这听起来占尽便宜的规矩,可谁敢上?本来就震慑于陈争的实力了,谁还去拼命?

“似乎,没人有自信接我一招呢,那么,宣布吧柳秋林。”

陈争转身,朝明玄那边走去,绝不可能有人再敢上台了,不如装逼一会,更显得神秘莫测。

“谈妥了?”彬并不知道陈争跟木神君说了什么,但木神君认输,相信陈争已经掌握了主动。

陈争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已经惊呆的明玄,又环视四周,看着所有愕然呆滞的人群,耸了耸肩,道:“问题不大,回去再说,明玄道兄,这盟主之位……”

嗯?

陈争话到一半,倒不是他不愿说下去,而是,他看到一个古怪的人,此人相貌平平,毫不起眼,但在人们因为刚刚的战斗而现出惊愕之色时,此人却有冷峻的目光盯着自己。

正是这目光,才让陈争察觉,否则,陈争可能永远不会注意这个在人群中仿佛水滴掉入海中般不起眼的男人。

他是谁?

竟然对我有杀意!能量波动在臻元二阶,敢对我有杀意?莫非,实力超越了我,无法感知他的真实实力?

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