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逢君正当时 > 第 176 章


    宗泽清觉得自己既倒霉又走运。倒霉的是,也不知怎么地,明明自己这般骁勇善战,将军却总给他派些琐碎奔波的活。明明从前总是让他打前锋,来平南郡之前的粗略安排也是说好了,他擅水战,届时战起,让他于四夏江主前锋,后来虽然计划有变,但却早早把他派到石灵县做前期的埋伏安排,这虽然是委以重任,但不该轮到他啊。他这么睿智圆滑,反应敏捷,该让他与细作周旋才是。

    但宗泽清觉得自己很走运。县令和乡亲们都非常好,任务完成的很圆满,而且一举拿下九千多人,稳稳当当全部围堵困住,这委实是他的大功劳。宗泽清这般一想,又觉得将军真是有眼光会用人。

    如此立了大功,却没能好好休息,又将他派入了南秦,说是随时有状况需要他接应。最后他及时救下了谢刚和南秦德昭帝。时机赶得刚刚好。宗泽清又得意了,觉得自己真是牛了个大掰,屡建奇功啊。

    可回到军营,屁|股还没坐热,话没说上两句,又被支回中兰城。让他领人在城外侯着,莫要暴露身份,隐匿好行踪,随时等古文达的消息。这一回,让他抓钱裴。

    宗泽清紧赶慢赶,就这么走运,刚安排就位,古文达传的消息就到了。于是一刻不停歇,又奔波在了跟踪钱裴的路上。但居然有另一组人也在追踪这囚队,让宗泽清有些意外。

    也是盯上钱裴了?宗泽清想起龙大的一番嘱咐,于是让兄弟们藏好行踪,按兵不动,且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钱裴这头也是不动声色,一路小心观察,未见异样。到了牛山,见得手下人埋伏就位,便与衙差打了个眼神。衙差遂安排大家休息,开了车门赶囚犯们下来,一些绑在车轱辘上,一些押着到林子里方便。其他衙差也抓紧机会坐下喝口水。

    钱裴就在那些去方便的囚犯里,他一路嚷了好几句憋不住,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行到林中,突然窜出来几个蒙面大汉,大叫着交出财物否则纳命来。喊完之后那几个大汉一愣,似乎这才发现劫错了人。衙差和囚犯们更愣,见过蠢的,没见过这般蠢的,这打劫的时候还兴闭着眼不成。没看见穿着囚服衣衫褴褛吗,这像是值得打劫的样子?

    愣完之后双方开始骂娘。蒙面大汉们互相指责愚蠢,但既然被衙差发现了,这人不得不杀。衙差一听,拔刀相向。囚犯们大叫着四下逃窜。衙差又要截住逃犯,又得与劫匪相拼,一时间手忙脚乱,大声呼叫增援。劫匪们又要杀衙差,又得杀逃犯,也是忙乱。

    林外的衙差听到呼喊,慌忙赶了进来。只见林中一片混乱,伤的伤死的死,劫匪们已然逃窜。一点人数,少了五人,受伤倒地的衙差喊着,谁谁谁逃了,谁谁追去了。

    过了好一会,两个衙差受了伤回来,抓回了一名逃犯。他们说追着逃犯到崖边,他们竟敢顽抗。有一名砍死了,一名摔落山崖,定也是死了。而劫匪全跑了。

    “摔落山崖的是何人?”

    衙差顿时一脸紧张:“钱大人的父亲。”

    衙差们面面相觑,这确是难办了。钱大人乐意自己父亲被流放是他家的事,但他父亲死在半路了,且还死不见尸,这如何交待?

    钱裴甩开手上枷锁,在手下的带领下快速在林中穿梭,很快穿过山林,到了后山的一条小道上。他站在林边左右张望,手下从路边停着的马车上拿下一套衣裳,过来与他换上。五个人围着他一通收拾,然后三人簇拥着他往马车走,另两人拿着他换下的衣裳潜入山林,似是回去打点好局面。

    钱裴上了马车,车子很快驶动起来。驶出了小道,过了牛山地界,转入一片竹林。林中突然飞出箭矢,擦过护车的手下脸庞,射中车身。

    众人大惊失色,急忙停下,寻遮蔽物躲藏。更多的箭矢射来,咚咚咚的扎在马车上。众手下一边挥刀挡箭一边退散,很快躲得不见人影。

    而马车里头丝毫没有动静,钱裴该是知道受袭,不敢下车。

    箭矢停下了。很快,一群蒙面人出现,围着马车迅速靠拢。一人在马车门前打了个手势,用力一把拉开车门,正待往里冲,却是啊的一声惨叫,被车里刺出的一剑洞穿心口。

    其他人见此情景大惊失色,最靠近的两人忙朝着车里攻了过去,不料同一时间,马车里却跃出了五人,朝着蒙面人打了过来。

    车门洞开,车里头又哪里有钱裴的踪影。

    方才四下逃窜的护卫此时也已然回来,悄无声息将蒙面人包围了。

    不远处,伏在暗处的宗泽清津津有味的看着两派人马打成一团。不得不承认钱裴还真是颇有几分狡猾的。这招金蝉脱壳,无论他的手下是输是赢,他都得以脱身了。

    两边很快打完,两败俱伤。钱裴的人马抓到两名俘虏,其他未死的拼命奔逃,钱裴的人也未追,带着俘虏赶紧离开。宗泽清打了个手势。他的人散开,分两路跟踪去了。这时候奔来一人相报,钱裴穿着护卫的衣裳,穿过林子上了另一头的马车,朝着桃春县的方向去。

    宗泽清检查了一番地上的死人,确实没活口,于是也往桃春县去。他信心满满,这么多大事都办好了,抓钱裴,小事一桩,定会让将军满意的。

    石灵崖军营,安若晨正在校场练习马术。战鼓与她的配合越来越好,安若晨甚至学会了在马上射箭。

    这个“会”,仅限于箭能射出去了。教习她的兵士称赞她学得快,安若晨很不好意思。她微笑道谢,看着对方红了脸的模样,想起田庆大大咧咧的豪迈直爽,又想起仍重伤卧榻的卢正。她妹妹的解药,她仍想不到能放在哪儿。但她拿不出实质回报,从卢正嘴里问不到了。

    “嗯哼。”

    一声重咳将安若晨从沉思里拉了出来。她听到兵士恭敬喊着:“将军!”

    安若晨转头看,果然是龙大。

    “将军。”安若晨招呼着。龙大昨夜未归,也不知忙什么去了。

    龙大挥挥手打发兵士走开,侧头看着安若晨。

    “将军忙完了?”安若晨客气问问,知道将军忙不完,不止不完,看上去事情似乎越来越靠近紧要关头了。南秦大使来了,请求休兵停战,而军营上下却越发紧张,操练更强,盘查更严。

    龙大忽地翻身上马,与安若晨挤在一块,将她搂进怀里。“一回来就看到你凝视着脸红的年轻小伙儿,心情颇是不好。”

    “将军。”安若晨没好气。她家这将军哪哪都好,就是爱装。撒娇也不是正经撒娇,埋怨也不是正经埋怨。

    “告诉我你方才是在想我我就原谅你。”龙大语气威严,安若晨却叹气,她伸手覆在龙大接着她腰身的手背上,问:“出什么事了吗?”

    一有紧张局面就爱调|戏人,一思虑焦急就要给她画个眉抹个唇的,这毛病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

    “夫人。”龙大捏她的腰。安若晨痒得缩了缩。“夫人得配合为夫,这话才能接下去呀。”

    “将军,我方才在想你。”安若晨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我也想你。”龙大靠着她的头。再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坐在马上不动。

    安若晨等半天,等急了。“然后呢?”不是要接话吗?话呢?她一点都不想杵在这儿演恩爱给兵士们看好吗!

    “然后得回帐里收拾行李。”龙大一夹马腹,带着安若晨回营帐。

    “将军让我回中兰吗?”

    “不,是我们得一起带南秦使节去茂郡通城见梁大人。”

    “我也去?”安若晨很惊讶。她问着,被龙大拉进了帐里。

    “梁大人说,我成亲了,他还未见过你。”龙大摸了摸安若晨的脸。“我也不放心将你独自留在军营里。”

    安若晨看着龙大的眼睛,整理下思绪。“将军带着南秦使节过去,然后东凌的使节也会去,大家需得在通城谈判是吗?”

    “差不多是这意思。梁大人来信,之前在通城发生的屠杀使节的案子他查出来了,凶手是东凌买通的游匪。他们与在平南边境杀人劫货的是同一批人。那些人犯案后,便逃回东凌境内。接到新的任务,再潜入大萧。”

    安若晨皱起眉头:“那梁大人可有说,东凌为何如此?”

    “只是派人过来传令,未有细说。但提了一句,这事朝廷里有人参与。”龙大挑了挑眉头,“往白了说,这是谋反。”

    安若晨看着龙大,他并没有惊讶的样子,似乎了然于胸。

    “梁大人说恐怕我与他都有危险,需得细细商议,嘱咐我将你带上。”

    “确是会有危险吗?”安若晨问。

    龙大笑了笑,抚抚安若晨的脸:“从我决定要做武将那日起,便有危险。从我接旨来中兰的那天起,便有危险。你不是早知道?”

    她知道。安若晨白了她家将军一眼,“这是关怀问句。若将军知道细节,便告诉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若是将军不知道,便说些安慰话回应我的关怀。”

    “我安慰了呀。”龙大一脸无辜。“我不是说了,哪哪都危险,所以无需忧心。”

    “这安慰颇有效。”安若晨回道。

    龙大哈哈笑,将她搂进怀里:“最危险便是我遇着你的时候。”

    她又不是刺客,是有多危险?安若晨掐将军的腰。龙大把头埋在她颈窝,沉声道:“糟糕的是,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原来这般危险。不然……”

    不然如何?

    龙大没再往下说。

    安若晨抱着他,也没问。她在想,若是当初她知道得将军施救日后会经历这些,她会如何?她觉得一切应该没什么变化,因为那是她唯一的选择,别无选择。

    “你在发呆?”龙大忽然问。

    安若晨愣了愣,他抱着她,没看她的脸,如何知道她发呆的?

    “发什么呆?”龙大再问。

    “想将军。”

    龙大抬起头来看着她。那目光深邃,如潭水一般,却是温暖的。安若晨觉得自己沉了进去,被那暖意包围。

    “所以……”龙大似按捺不住,低头下来吻了她。他呢喃的话尾安若晨听不清,是什么真危险还是真心什么。这个吻极温柔,让安若晨觉得这才叫“安慰”。

    龙大吻完她,抬头看她,复又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微喘着气道:“你这么看着我……”

    安若晨动动眉头,她怎么看他了,她都没怪他那么看她咧。

    “在出发前我们还有些时间。”

    什么?安若晨吃惊:“要走得这般急?”

    龙大一副安慰口吻:“无妨,为夫可练练速战速决。但这不是为夫的真本事,你莫误会便好。”

    安若晨还在想这般着急后头隐藏的意思,是梁大人着急,还是将军自己着急,亦或是情势里有什么急迫处,待发现龙大又吻上来,大掌也抚上她的肌肤,她这才发应过来龙大最后那话的意思。

    “将军!”安若晨咬牙,一是着恼,二是怕自己叫出声来。

    既是事态紧急,怎地会有这心思!男子脑子里想的与女子就是不一般是吗?

    “嘘,你小点声。”龙大将她抱到了床上。

    “将军!”

    “到了那儿,恐怕没法安心亲热。”龙大咬她的耳朵,很熟悉她的各种反应。

    安若晨涨红了脸,她这会也没法安心亲热。但来不及了。她咬着唇,后又觉得委屈,干脆咬住将军肩头。

    龙大一边占领,一边在她耳边轻声细言。安若晨听着听着,听明白了。这是她先前问他的危险,她说若他知道些细节便告诉她,若不知道便安慰她。他是不知道细节,但他有推测,他就这么一边“安慰”着一边将推测告诉了她。

    安若晨咬得更用力些。都说武将是莽夫,她原是不服气的,她觉得她家将军不一样。但如今她觉得这话有道理,她家将军何止莽夫。跟他在一起不但得有胆子,还得有气度才行。若不是腿圈着他腰,她真想踹他两脚。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分不清是吗?有这么混一起胡来的吗!

    可是越生气就越热情,她感觉整个人要烧起来了。

    到了最后,龙大在她耳边道:“我知你惦记你妹妹的毒。南秦皇是重要筹码,亮他出来才能诱卢正说更多。但这筹码还不到用的时候,还有许多事要做。你莫着急,再给我时候。”

    安若晨应不出话来,怕一张嘴便喊出来,只得点头。

    龙大看她的模样低声笑。笑得她决定,一会一定要踹将军两脚方能解气。

    前线正式停战,龙将军带着将军夫人与南秦使节一起去茂郡见梁大人的事不是秘密,事情很快传到了薛叙然的耳朵里。

    没结成亲,没娶上夫人的薛叙然一肚子气,听得消息,思虑半晌,做了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