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望门农家女 > 第349章:疯了?


    想起这两日的糟心事,凌妈妈也不由得跟着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府里最近得罪了哪路神仙,倒霉的事一件接着一件,老夫人今年的寿辰恐怕是这一辈子过的最闹心的。想到这些,又不禁想到罪魁祸首大夫人,如果不是大夫人心胸狭窄,小肚鸡肠又手段狠辣,容不下三姑娘这个庶女,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

    谁家府里还没有几个庶子庶女的,也就大夫人心狠,所以说娶妻当娶贤,身边有一位贤内助,才能将府里的大小事宜打点得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侯爷和大夫人成亲十几年,除了没有给宁国侯府生下嫡孙,明面上并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侯爷即使想休妻都难。

    思及此,忆起从梅苑传来的消息,一边轻柔的给宁老夫人按着太阳穴,一边打量着老夫人的脸色,缓缓的开口道:“老夫人,今儿一早,梅苑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夫人病了,看上去好像还挺严重的样子,您看,要不要拿了老太爷的帖子,请吕太医来瞧瞧。”

    听了凌妈妈的话,宁老夫人从鼻翼间冷哼一声,眼皮都没抬的道:“请什么请?还嫌宁国侯府不够丢人?”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皱着眉头接着道:“若是不严重,先让府医瞧瞧,治不好再说,你多留点心,别出了事情。”

    “是,老奴省得。”见宁老夫人脸色不悦,凌妈妈也就没有再说了。

    不知想起了什么,宁老夫人看上去像是很烦躁似的,伸手拍了拍凌妈妈的手,“现在起吧。那些个糟心的事不过去,这几日也别想睡个好觉了,倒是可惜了那些安神香。”

    凌妈妈听了,收回了手,接过一旁丫鬟手中的衣裳亲自伺候宁老夫人洗漱,一边说道:“三姑娘送来的安神香够您用上半年之余的呢,您也不用心疼,左右那些东西总归用银子能买到,只是现如今府里还得靠您撑着,若是您累垮了,三姑娘她们可怎么办才好?”

    说到这里,顿了顿,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凌妈妈又接着道:“这眼瞅着二姨娘的肚子越来越大,您就不想抱抱孙子么?一想到侯爷马上就要有后了,老奴都激动呢,将来您若是不想抱,都给老奴抱好了。”

    “那可不成,那可是我孙子,我是她亲祖母,自然得由我抱。”一听到凌妈妈要跟她抢孙子,宁老夫人当即急红了眼,一时间也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睁着一双略微浑浊的眼睛,气呼呼的瞪着凌妈妈,宣布主权道。

    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瞬间耷拉起了眼皮,有气没力的说着,“二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一半的机会是男孩儿,你怎么就断定了她这胎一定会生男孩?万一要是个女孩儿,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虽然有个跟三丫头一样聪明伶俐的孙女儿她也喜欢,但相比较而言,她还是喜欢孙子,毕竟孙女儿再好,终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家的,孙子才是宁国侯府的根本,再者,均儿都三四十了,别说嫡子了,就是连个庶子都没有,她能不着急么。

    说起这个,凌妈妈会心一笑,倾身凑到宁老夫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宁老夫人越听,面上的笑意越浓,最后挑高了眉头,问道:“当真?”

    “您就放心吧,铁定不会错的,您就等着抱孙子吧。”凌妈妈满脸笑容的说道。

    宁老夫人也是高兴的紧,终于一扫往日的阴霾,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不少,果然还是老话说的好,人逢喜事精神爽,虽然说这喜事有点早。

    伺候宁老夫人洗漱完,凌妈妈便吩咐院子里的小丫鬟通知厨房摆饭,这边吩咐完,刚转身,那边就被秋香急急的拉到了一边,秋香眨巴着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凌妈妈,好奇的问道:“妈妈,你方才都与老夫人说什么了,老夫人瞬间变了脸色,你都不知道,这几日老夫人不高兴,我们这些跟着伺候的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惹恼了老夫人。”

    “老夫人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有什么好害怕的。”凌妈妈听了,不由得笑出了声,抬手点了点秋香的额头,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还有,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不许打听那么多,再者,说了你也不懂。”

    说完,冲秋香挥了挥手,“行了,别搁这杵着了,院子里好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快去干活,不许偷奸耍滑,我去看看老夫人梳妆妥当了没。”说着,也不等秋香有所反应,转身便走了。

    “唉,凌妈妈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呢,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啊,唉,凌妈妈……”待秋香缓过神来,凌妈妈都走出老远了,害怕被别人听到,秋香只得小声的喊着,只是凌妈妈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秋香的喊声中,头也不回的进了屋,气得秋香在原地跺了跺脚,噘了嘴,鼓了腮帮子,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

    古代没有b超机,很难检测出孕婴的性别,也只有个别一些医术非常高超的大夫能从把脉得出孕婴的性别,但这样的大夫毕竟属于少数,所以古代的妇人便从观察孕妇的肚子来猜测孕婴的性别。

    凌妈妈告诉宁老夫人的便是这件事情,二姨娘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孩子基本上已经成型了,所以凌妈妈便请了府中一些在这方面有经验的婆子们观察了二姨娘的肚子,十人有八人敢断定二姨娘此胎怀的定是男婴儿,凌妈妈将此事告诉宁老夫人,一直心心念念想得孙子的宁老夫人自然喜出望外。

    凌妈妈进了屋,那边就有丫鬟们端了早膳一一的摆放在了桌子上,凌妈妈亲自盛了碗小米粥,端给宁老夫人,宁老夫人习惯在早餐前喝一些小米粥之类养胃的汤什。

    宁老夫人接过雕刻着莲花底座的玉盏,拿着调羹,略尝了两口便把玉盏放到了桌子上。

    见此,凌妈妈不由得劝道:“您昨儿一天也没吃多少,要不再吃两口吧,这样下去,身子怎么能吃得消。”

    宁老夫人听了,摇了摇头,“太淡了,没胃口。”

    听到这话,凌妈妈也没再劝,之后又伺候着宁老夫人用了一些燕窝粥和一些开胃的小菜,基本上都是顾清宛上次默写出来的,凌妈妈见宁老夫人爱吃,便吩咐厨房每顿都做一些。

    待用完了早膳,宁老夫人躺在贵妃榻上假寐,半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睁开眸子,问道:“今儿是三丫头去相国寺的日子吧?东西可都准备齐全了?”

    站在一旁的凌妈妈听了,忙答道:“都准备齐全了,上供的供品都用食盒装好了,等会子三姑娘过来给您请了安就走。”

    听到这话,宁老夫人略微沉吟了片刻,道:“今儿让三丫头别来请安了,早些时辰去也好早些回来,一个姑娘家的晚上回来也不安全。”

    “唉,老奴这就派人去蔷薇苑。”凌妈妈笑着应了一句,转身便去吩咐小丫头去蔷薇苑报信。

    那边宁老夫人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睁开眸子看向凌妈妈吩咐道:“你去找个能管事的嬷嬷跟着三丫头一起去,三丫头第一次去相国寺上香,难免有不懂的地方,跟着嬷嬷也好帮衬一二,另管家去账房领五十两银子给寺里添香油钱,从我私账上走。”

    “还是老夫人心细,老奴都没想起来呢,怪不得人家都说老夫人是个慈善的祖母,三姑娘是个有福的,能得老夫人这么惦念。”凌妈妈笑着恭维道。

    “哪里是三丫头有福,是我老婆子托了三丫头的福才是,你瞅瞅,这段日子以来,光安神香三丫头就不知道送了多少来,更别说那些个美颜膏了,不仅如此,还贴心的多送来了一些,让我好送给一些私交甚好的老友。”说起顾清宛,宁老夫人眉眼皆是笑意,显然对顾清宛这个孙女儿是满意的不得了。

    凌妈妈听了,赞同的点点头,这倒也是,三姑娘送东西来的时候,她也跟着沾了不少光呢,再者三姑娘出手大方,一点都不吝啬,待人真诚,一点心机城府都没有,这也是她们喜欢她的原因。

    凌妈妈再次应了声,躬身退下了。

    天还黑着的时候,梅苑内便一阵儿人仰马翻,大夫人半夜晕过去的事情,直到天蒙蒙亮,守夜的丫鬟醒过来才发现,顿时吓得尖叫起来,惊得一院子人马不停蹄的从床上起来,连滚带爬的进了屋。

    见大夫人光着脚,晕倒在了床沿,一动不动,白着脸,跟死了一样,一屋子人都不由得傻了眼,红翘最先反应过来,提起裙摆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大夫人跟前,惨白着脸,颤巍巍的伸出手往大夫人鼻翼下探了探,直到感觉大夫人还要呼吸尚存,顿时松了一口气,身体不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缓了口气,方才冲屋子里的其他人,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把夫人扶到床上去。”

    “唉,唉,是。”反应过来的众人,忙点了点头,手忙脚乱的将大夫人扶到了床上。

    这边红翘给大夫人盖好被子,刚想扭头吩咐人去请大夫,那边大夫人幽幽的睁开了眼睛,两眼无神的盯着床幔看了一会子,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被子,缩到墙角,来回摇晃着头,喃喃自语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大夫人一连串的动作均发生在刹那之间,待屋子里的人反应过来时,大夫人已经缩到了床角处,发丝凌乱,两眼无神,一副受了极大刺激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嚣张。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首先反应过来的红翘,一脸担忧的看向大夫人,试图想把她从床角处拉回来,不过却被大夫人一掌给挥掉了,像是被红翘的动作刺激到了似的,攥紧手中的被子,尖声吼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红翘无奈,只好摆手,柔声劝道:“好好好,您先别激动,奴婢不过去就是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打眼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大夫人的神色,见她的样子很像她娘以前说的失魂,思及此,忙转身吩咐道:“夫人生病了,快去请大夫来。”

    那丫鬟领了命,不敢耽搁,飞也似的跑出了屋子。红翘略微沉吟了片刻,又吩咐一小丫鬟道:“你去芳晖苑,把这里的情况告知老夫人,看老夫人有什么要交代的?”

    大夫人做的事情虽然被宁老夫人禁言了,可别人不知道,但她却知道,因为她之前无意间听到大夫人和红雀说起了一些,只是心中害怕,才没敢说出来。这会子想起,却有些懊恼,如果她当时她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夫人的话,或许二姑娘就不会被人给毁了清白,落得如此下场。

    大夫人做了那样的事情,老夫人肯定会震怒的,她只不过是个丫鬟而已,有几斤几两她自己还是清楚的,虽说现在梅苑由她管事,但现在大夫人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许多事情她是做不得主的。

    “夫人,别怕,没事了,坏人被赶跑了,没有人来害您了,真的,您相信奴婢,奴婢不会骗您的,嗯?”面上劝着,心下却满是疑惑,害人的不是夫人自己么?可她怎么却被吓成了这副模样?

    红翘的劝慰没有让大夫人冷静下来,反而愈发的刺激了她,只见大夫人通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屋子里的某一人,伸手指着,凄厉吼道:“鬼啊!”

    “鬼?”红翘听了,一颗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脸色也跟着惨白了两分,顺着大夫人的手指看去,见是连嬷嬷,提着的一颗心方才回到了肚子里,轻轻的吁了口气,柔声宽慰道:“夫人,您看错了,那不是鬼,是连嬷嬷。”

    站在屋子一角的连嬷嬷反应过来,忙跪在地上,哭喊道:“夫人,老奴不是鬼,老奴是连嬷嬷啊,您不认得老奴了吗?”

    “不,她不是连嬷嬷,她就是鬼,快,快把她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快!快!”大夫人像是疯魔了一般,红着一双眼睛,死命的瞪着连嬷嬷,凄厉的怒吼道。

    红翘生怕再刺激到大夫人,忙给连嬷嬷使眼色,悄声低叱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出去,难道真想被乱棍打死不成?”

    连嬷嬷虽然心里怨恨红翘一个小丫头竟然敢对她指手画脚的,但眼下形势逼人,容不得她多想,冲大夫人磕了个头,便急急的退了出去。

    出了大夫人的屋子,走到老远的回廊下,看到不远处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跑了来,眼底深处快速划过一抹狠辣之色,勾着嘴角阴毒的笑了笑,之后朝那小丫头招招手,那小丫头见是连嬷嬷,偏头想了想刚学没多久的规矩,然后肃容垂手迈着小碎步走了近来,屈身道了句万福。

    看着眼前花一样的小丫头,连嬷嬷冷冷的笑了笑,随后还没等那小丫头站起身,便劈手一巴掌猛地朝那小丫头脸上招呼了过去,那小丫头闷头吭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大声惨叫便一头栽在了地上,许久都没有爬起来。

    发泄完的连嬷嬷,沉着脸,抿着嘴,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身便走了,留下的那丫头倒在回廊上半天没动,也没有人敢上去扶一把。

    连嬷嬷转身进了专供有头脸的丫头,嬷嬷们休息的偏房,歇息了片刻之后,心里的郁闷之气不散反而愈发的浓了,低垂眼帘沉吟了片刻,随后出了房间,招来一个小丫头,让她去注意着大夫人房里的情况,有什么事情立即来报,那丫鬟听了,连连点头,转身一溜烟的便往大夫人屋子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