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章 沃野关中
    第二天,秦君赢嘉明显感到轻松了许多,便命人把赢恬、赢载两个儿子,以及文武百官召集到大殿议事。.:。

    “诸位,散人死灰复燃,纠集余部袭击散关,现在我们驻守在那里的百余名将士被杀,关口也被占领,大家都说说,此事该如何处理?”诸位大臣到齐之后,秦君赢嘉说道。

    “啊?”听完秦君赢嘉的话,在场的大臣们都惊住了,散关被占,这不就说明秦人西归的道路被阻断了吗?

    整个秦庭慌了神。

    虽然说他们不怕打仗,也不怕牺牲,那是因为所有的秦人都相信,就算是自己在关中立不住脚了,至少还能回到故土西犬戎去继续自己放马游牧的生活,现在散人阻断道路、占领关口,这不就等于断了他们的后路吗?

    “国君,小小散人竟敢卷土重来袭我关口,如不狠狠打击,岂不被人笑话。我意发兵再次灭了散人,把他们从秦国的版图上彻底消灭。”将军赵骥起身说道。

    “国君,赵骥将军所言极是,对于散人就应该从快从严打击,不然的话,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秦国在列国中的声誉。更重要的是一旦散人占领关口,就等于从中斩断了秦人,使得我们首尾不能兼顾。所以微臣建议应该从速从快打击散人,将其赶出秦国。”赵骥将军说完,有大臣附和道。

    “对,国君快快下令,我等也好剿灭散人。”手下的将军们个个跃跃‘欲’试。

    这样的场面,秦君赢嘉见得太多了吗,秦人不怕打仗,但是这周而复始的仗已经打得太多了,今天难道还要再次重复以往的战斗吗?

    虽然将士们跃跃‘欲’试,但秦君赢嘉却冷静的望着身边的谋臣曹叔,“你说说吧。”

    “诺---”曹叔起身面向群臣道,“诸位,散人占领秦国西部关口确实不假,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为何时隔多年,早就被秦灭掉的散人又能发兵来袭击我们?”

    “为何?”

    “那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彻底消灭散人,当年秦人进攻散人的时候,他们早就逃往北部的翟戎那里。在那里养‘精’蓄锐,等待时机;等到我们快忘记他们的时候,他们又卷土重来。今天即便我们再次发兵收复了散关,谁又能保证他们还会不会再来下一次。”

    曹叔的话,令在座的诸位大臣将领们‘激’昂的情绪稍稍有所平息。

    如果周而复始的征战、逃走、回来,再征战、再逃走、再回来;这仗到底要打到什么时候,费人费力费事,还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曹叔所言不差,可当下我们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散人占领关口,我们总不能不管吧?”将军赵骥道。

    “管---,肯定要管,不过这一次我们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还要让散人今后永远再也不要来侵犯我们。”曹叔坚定的说道。

    “愿闻其详。”

    曹叔站起身来到大殿中央,对诸位将领道:“秦人进入关中,已有几百年的时间,始终没有太大的发展,这是为什么呢?”

    曹叔环视了一圈在场的大臣们,大臣们都睁大眼睛望着他,等他的回答。

    “这是因为几百年来,我们秦人始终没有解决好东进与北上的关系。”

    “东进?”

    “北上?”

    “这是什么意思?”

    大臣和将领们一脸‘迷’茫,他们不知道曹叔的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东进与北上实际上就是秦国在关中发展的方向问题。东进就是我们沿着渭水一路向东发展,向前吞并矢国、镐京等城池,最后把我们的国土面积推进到大河西岸。力争能够称霸诸侯。”

    曹叔的话在诸位大臣将领中产生了不小的轰动,众人点点头;他这么一说大家就明白了,其实在秦国的发展过程中,大家也考虑过,只不过没有提的这么明白罢了。

    曹叔接着说道:“所谓北上,不言而喻,那就是帅军直上北塬,扫‘荡’那里的翟戎势力,占据北塬为我所用。”

    曹叔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所有的人都不像刚才那样‘激’烈了,也默然了。

    不管是东进还是北上,面对的困难和惨烈,谁都清楚。

    “如果我们今天不彻底解决了北上与东进的关系,那么我们秦国就会陷入无休止的讨伐与占领的怪圈中去,年复一年,永无止境。”曹叔把问题摆在了诸位大臣的面前。

    众人都不说话,这样的大问题,他们在冷静的时候,也想到过,可是谁都没有拿出最佳的解决方案。

    见众人都不说话,秦君赢嘉说话了:“诸位,曹叔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大家都说说吧,看看当下我们应该是东进还是北上。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西边散人的事情也就会随之解决。”

    “国君的意思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北上把那里的翟戎彻底打垮的话,散人就没有了投靠的对象,自然就会归顺我们。”曹叔解释道。

    其实,不用曹叔解释,在场的大臣们都很清楚,如果秦人能够彻底把强大的翟戎打垮,区区几千散人何足挂齿。

    但无论是东进还是北上,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几百年来,秦人的先祖们之所以没有实现,就是因为困难太大。

    “赵骥将军,你先说说。”见众人没有说话,秦君赢嘉点名道。

    “这个?”赵骥语塞,等了一会道,“依照目前的实力来看,还是东进的好,毕竟东边的矢国和镐京的军事实力远远不如北边的翟戎。一旦我们冒然北上,除了翟戎之外,绵诸、乌氏、绲戎等等都会赶过来支援,到那时八戎一起对付我们的话,秦国灭亡的命运就不远了。”

    赵骥的话说的不错,要知道在北塬之上,除了距离秦人最近的翟戎之外还有义渠、绵诸、乌氏、绲戎等“八戎”都在那里虎视眈眈的望着你。

    你不惹事则已,一旦你秦人敢主动挑事,那他们还不联合起来一举消灭你才怪。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东进吧。”听完赵骥的话,一位大臣试探‘性’的建议道。

    “东进?你怎么能说出这样,要知道我们的东边可是王室的老都城,难道我们还想吞并王室的老都城不行?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来。”这位大臣的话音刚落,身边的另一位年老的大臣抖动着雪白的须发说道。

    “东进不行,北上又不敢,难道秦人就永远压缩在这河谷地带不成?既然这样,我们还不如退出关中,回到我们的故土西犬丘,至少那里能够安全一些。”被呛回去的大臣愤愤的说道。

    退出关中回到西犬丘。

    这可是一个大命题,秦庭上下都愣住了。几代秦人先祖呕心沥血、拼死挣扎,才在关中西部这一点狭长的地带站住了脚,今天会因为这么一点点小小的困难而退缩吗?

    老问题没有解决,新命题又在考验着秦人的智慧。

    关中太美了,也太好了。这里四面环山、地势狭长、易守难攻。若能够把翟戎赶出北边的老龙山的话,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建国之地。北据老龙山,南靠秦岭,西边守住散关,试问天下谁能奈何的了秦国。

    这里水草丰茂、盛产粮食,足够补充秦**队军需。还有就是这里人口众多,民风淳朴;所有的这些都是在这里建国最好的条件。

    自从进入关中以来,秦人的先祖就从来没有想过离开。

    秦君赢嘉听着殿下的大臣们的议论,转头望殿外。北塬之上的积雪还没有消化,在‘春’日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秦君赢嘉眯了眯眼睛,只觉着耳朵嗡嗡作响。

    “哈-哈-哈-”

    “哈-哈-哈-,你追不上我。”

    “谁说的,我一定能追上你。”

    “咯吱”大殿的‘门’被猛的推开,一个五六岁大小,瘦瘦小小,长得像豆芽菜一样的小孩冲了进来。

    正在发愁的大臣们睁大眼睛望着冲进大殿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