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章 北塬之上 一
    看着孩子跑进了秦国大殿,正在带孩子的‘奶’妈嘴张大了,她惊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呆呆的望着巍峨森严的大殿。,:。

    跑进大殿的孩子同样也是非常的吃惊,望着在座的秦君赢嘉和两边列班的大臣们,刚才还兴奋异常的小男孩眼睛睁大了。

    别看这个孩子长得又瘦又小,但他似乎是见过世面的人,稍稍吃惊之后,就恢复了平静,对着秦君赢嘉拜道:“孩儿赢任好拜见君父。”

    不错!这个长得又黑又瘦又小的小男孩就是赢任好,后来他有一个很威猛的名字--秦穆公。

    这时的他只有五岁,正是贪玩的年龄,刚才‘奶’妈带着他在院子里捉‘迷’藏,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秦国大殿这边。平常他也偷偷来这里玩,在他看来这座大殿里面柱子又高又大、案几座椅等等也很多,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把他这么一个小孩藏起来。

    经验告诉他,只要他藏在秦国的大殿里,‘奶’妈绝对是找不到他的;可是今天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座平常都没人来的地方,却站满了人。

    正烦躁的秦君赢嘉被孩子猛然一进来给惊住了,如此神圣的地方,竟然会有孩子跑到这里玩耍,成何体统?

    “啪--”秦君赢嘉猛一拍案几,正要发作,却看见赢任好已经跪倒在地,向他行礼,本该发火的他,暂压了怒火。

    “嗯---,起来吧。我等在此商议军国大事,你跑进来干什么?”

    “我?”赢任好语塞,眼珠子一转,说道:“我来给君父和各位大臣们建言献策。”

    “啊?”整个秦庭都被这小孩的话惊住了,这么多大臣都想不出的军国大事,你一个小孩竟然还要建言献策。

    “你要建言献策?”秦君赢嘉疑‘惑’的问道。

    赢任好郑重的点点头。

    “好,那你说说看,当下我们秦国是应该东进还是北上?”秦君赢嘉被小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吸引住了,于是略带玩笑的问道,顺便也调节一下沉闷的殿堂。

    赢任好沉思了一会道,“孩儿以为应该北上。”

    “说说你的理由。”

    “如果我们东进的话,不管占领多少土地,始终在又窄又长的川道里延伸;一旦戎狄从冲下北塬,就会把我们拦腰斩断,使得秦人首位不能相顾。这样对秦国的发展不利。所以孩儿以为应该北上。”赢任好镇定的说道。

    赢任好‘奶’声‘奶’气的话令在场的国君和大臣们都吃惊的望着对方,随后又转过头望着赢任好,最后目光落在了秦君赢嘉身上。

    秦君赢嘉的眼睛睁大了,他根本就不会想到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会有如此高深的见解,当所有人都在讨论东进对秦国的政治影响时,这个孩子却从军事的角度考虑到了东进的危害‘性’。

    这还真是他没有想到的。

    整个秦庭凝固了!

    “君父,我说的不对吗?”看到大家吃惊的望着他,赢任好不解的问道。

    “对,你说的太对了,继续说下去。”秦君赢嘉惊喜的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北上可是凶险万分,‘弄’不好秦国会有灭国的危险。”

    秦君赢嘉的话已经说得很到位了,明确的告诉赢任好,北上可不是嘴上说得那么简单,‘弄’不好会把秦国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赢任好听罢,轻松的说道,“君父,其实北上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可怕,现在正值初‘春’,草木还没有长出来,北塬之上的翟戎人的牛羊还不能放出来。这就说明戎狄的将士们都闲在家里,随时都可以出征。若再过一半个月的时间,草木就会发芽,到那时,我们的近邻翟戎人就会赶着牛羊向着北方的老龙山而去,北塬之上就没有多少戎狄的将士了;到那时我们就直接进军北塬,趁机占领那里的土地。”

    “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北塬到老龙山之间只有百里之地,根本就不够‘八戎’所有的牛羊吃草,可是一旦过了老龙山就是广袤的高原,那里的水草丰茂,足够供养他们所有的牛羊,所以儿臣断定,再过一半个月就是我们北上的最好时节,而且不会受到太大的抵抗。”

    秦君赢嘉的眼睛睁大了,睁到了再大不过的程度。他绝对没有想到如此‘精’准的分析,竟然出自一个五岁的孩子之口。

    “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秦君赢嘉心有不甘的问道。

    “我听宫里的内‘侍’和‘奶’妈说的。”

    “哦--,原来是这样。但是你有没有想到,即便是咱们趁着夏天占领了北塬之上的大片土地,可一旦到了秋冬季节,‘八戎’的军队又会从北方回到北塬之上,到那时候,我们就有可能会被人家重新打回河谷地带。这样一来又得反反复复多少次。这该如何是好?”秦君赢嘉试探‘性’的问任好。

    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秦人多少年,想必赢任好一个小孩根本就回答不了。

    可是他错了,赢任好不但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而且回答到了问题的根源上。

    “这有何难,戎狄是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地盘,只能逐水草而居;要是我们占领北塬之后,在那里建几座城池,既可以防范戎狄的进攻,还能够长期据守那里。难道不好吗?”

    秦君赢嘉震惊了,在场的群臣震惊了,整个秦庭震惊了。

    戎狄乃是游牧民族,旷野上战斗是长项,但是攻城战就是弱项了,甚至于可以说他们就根本不会攻城,一旦在上面筑城,那么纵使你戎狄有多少兵马都将奈何不得。

    他们想不到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能够想出如此完整的北塬进攻计划来。

    长久的沉默之后,秦君赢嘉望着殿下的赢任好,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孩子,你?你--”秦君赢嘉语塞,他真不知道该对这个孩子说些什么。

    赢任好抬头望了一眼父亲,又转身望了一眼殿外的‘奶’妈,此时她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了,只等着国君收拾;要杀、要刮、或者被流放、车裂等等都有可能。

    “君父,我能走了吗?‘奶’妈在等我。她已经吓坏了,你不处理她,行吗?”赢任好问道。

    秦君赢嘉“哦---”了一声,随后说道,“好好好,你走吧。”

    赢任好转身迈着小‘腿’走出秦国大殿。

    望着年幼的赢任好走出大殿,秦君赢嘉赢嘉转身望着窗外的北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诸位,谈谈你们的意见。”许久秦君赢嘉征询道。

    “对于公子的建议,微臣以为甚好。现在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如我们提早准备,等到翟戎人向北走了之后,我们就大举进攻北塬。”曹叔道。

    “末将也同意曹叔的意见,现在休整军马,一个月后发兵北塬。”将军赵骥道。

    随后,秦君赢嘉目光落在了赢恬、赢载两位公子身上。

    “君父,任好的建议太好了,我完全同意他的意见,儿臣愿亲帅大军‘荡’平北塬之上的翟戎。”赢恬是太子,听到小弟这样高深的见解之后,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好,有你发挥的机会。”秦君赢嘉赞许的输掉。

    “你呢?”秦君赢嘉目光最后落在了二公子赢载身上。

    对于弟弟赢任好竟然能够说出这样完整的策略来,他除了欣赏之外,还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君父,任好的建议好是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很好的实现。毕竟我们与戎狄打了多少年的仗,都没有完全取胜;即便是弟弟说的再好,我们也应该谨慎行事才是。”赢载说道。

    “你这话是何意?只要我们君臣一心,天下哪有实现不了的宏愿。看来你还有想法,不妨说出来。”秦君赢嘉反问道。

    秦君赢嘉的话问住了赢载,虽然他对赢任好的建议有些嫉妒,但他却想不出更好的意见来,只好回道:“儿臣没有建议,愿追随君父征讨翟戎。”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这事就这么定下来。”秦君赢嘉高兴的说道。

    随后,秦君赢嘉站起身,“诸位爱卿,我意已决,夏四月,我等将帅举国之兵北上开疆拓土。届时由我帅中军五千兵马进军灵山,赢恬帅三千兵马出击陇山,赢载、赵骥将军率军三千兵马进军老龙山。‘荡’平北塬之后,我们在最北端的陇山会和。”

    “诺---”

    “末将得令。”

    最后秦君赢嘉的目光落在了曹叔身上,“曹叔,我等走后,你一定要守好平阳,防止翟戎狗急跳墙,奇袭我平阳。”

    “国君放心,你等走后,老臣不但会守好城池,而且还要调集百姓做好在北塬之上修筑城池的准备。”

    “此一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说这些是不是太早了。”秦君赢嘉不好意思的说道。

    “国君莫要泄气,老臣相信,这一次一定能够成功的。我相信小公子的智慧。”曹叔笑着说道。

    听完曹叔的话,秦君赢嘉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刚才听完小儿子赢任好的话,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想法,只不过现在还不宜说出来,那就是一旦占领北塬成功,他还想把秦国的都城从平阳迁到塬上去,那里地势开阔、一马平川,不像这渭水河谷之地,又窄又小,根本就不适合作为都城的所在地。

    可是现在兵马都没有出动,即便是出兵之后,结果如何,还在两可之间,现在说这些还是有些太早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一次他做好了与翟戎殊死一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