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章 北塬之上 二
    “咚”

    “咚咚”

    “咚咚咚”

    ……

    渭水河谷狭长地带,秦人的战鼓已经擂响,渭水轰鸣、秦岭震惊。。

    公元前677年夏四月,沉寂已久的秦人终于向着近在咫尺的北塬之上发动了进攻。

    秦君赢嘉兵分三路,左路由太子赢恬率领、右路由公子赢载和将军赵骥带领,自己则亲帅中军,共计一万多兵马沿着塬上的小道踏上了进攻北塬的征程。

    秦军深知戎狄的野蛮习‘性’,为了防止敌人袭击,三军之间相距不足二十里,随时可以相互照顾。

    北塬就在眼前,不到半个时辰,秦人的大军就上到了北塬之上。

    夏日的北塬之上,暖洋洋的阳光照耀在碧绿的草地上,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柔和的风吹过,塬上的草木疯狂的生长着,绿‘色’‘波’‘浪’一般,一眼望不到边,中间夹杂着各‘色’的小‘花’。

    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在阳光的照耀下,也呈现出绿‘色’一片。

    真是太美了!

    秦君赢嘉赢嘉被这美丽的景‘色’‘迷’住了,今后秦人若能长居于此,定当不负今生。

    “嗖---”一只野兔被秦人这雄壮的阵势吓坏了,从茂密的草丛中一跃而起,向远处跑去。

    众人吃了一惊,随之大笑起来。

    “前进---”秦君赢嘉手一挥,大军兵分三路向北‘挺’进。

    诚如赢任好分析的那样,大军向北推进了十多里竟然没有遇到翟戎的军队。

    看来北塬之上的这些翟戎人早就适应了这种安逸的生活,在他们看来只有他们‘骚’扰周王室成员的份,那曾想到,秦人竟然敢主动进击他们,而且大军已经开到了他们的家‘门’口。

    大军继续向北开进。

    又走出了十多里,终于看见了大批的羊群,点缀在绿‘色’的草地上。由于夏日的青草长势特好,羊群淹没其中,只能看到背部。

    当秦军看见翟戎放牧人时,放牧人也看见了秦人的大军。

    “爹,你快看,那是什么?”放牧的是一家人,最先看见秦军的是眼尖的孩子,他被这黑压压的秦军阵势给吓住了。

    “啊?”正在享受放牧生活的夫妻二人抬起头超南边望去,我的妈呀,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如此多的秦军,犹如‘潮’水一般向北压了过来。

    秦人尚黑,所以他们的服饰主要以黑‘色’为主。与秦人打了多少年的战争,不用‘交’战,单从服饰都知道这是秦国的军队冲上北塬来了。

    “秦人来了----”

    “秦人来了----,孩子快跑,快跑---”

    放牧人大喊起来,随后调转马头向北边跑去。

    “爹--,咱们家的羊群咋办?”孩子毕竟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阵势,还担心着自己家的羊群。

    “快跑,再慢点,命就保不住了。”牧羊的翟戎男人对儿子喊道。

    可是他的喊声已经迟了,赶过来的秦**队已经看见了他们。

    “追上去,杀死他们。”秦君赢嘉赢嘉带领的大军也看见了这家放牧的翟戎人,于是命令军队冲了上去。

    “驾---”得到国君的命令,左右两边的骑兵‘侍’卫纵马追上前去。

    要知道秦人本来就是养马的出身,之所以在后来的作战中屡屡得胜,除了作战勇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秦人的马上水平远高于其他国家。

    可怜的翟戎牧人,那里是军队的对手,还没跑出多远,儿子就被秦军追上了。

    “爹---,救我。”眼看着秦军冲到自己跟前,孩子吓得连喊带叫起来。

    “别怕--”跑在前面的夫妻二人回过头来,准备救下孩子。

    “嚓---”一声清脆的刀声响过,孩子的头被秦军削去。还没倒下的身躯在马上奔出了好远这才掉下马来,青翠的草地一片血‘色’。

    “啊----”眼看着孩子被杀,愤怒的父亲不再奔逃了,他拔出腰刀调转马头向秦军冲了过来。

    很快就与秦军将领厮杀在一起,要知道戎狄本是游牧民族,英勇好战,几个回合过去,竟然不分胜负。

    这时旁边追击的几个‘侍’卫过来支援。

    “你们不要管我,先去杀了那个‘女’的,别让她跑了。”将军命令道。

    “得令---”两名‘侍’卫“驾---”的一声,驾马冲向‘女’人。

    很快就要被追上的‘女’人自然不甘心被杀,抡起马鞭‘抽’向追上来的秦军‘侍’卫。

    “啪---”翟戎‘女’人一马鞭正中秦军‘侍’卫的脸上。

    “这娘们够烈啊!看我怎么收拾你。”秦军‘侍’卫不再掉以轻心,挥动手中的长戈刺向‘女’人,翟戎‘女’人策马一闪,躲过了秦军‘侍’卫的长戈。

    谁料想,就在她躲开第一枪的时候,另一名赶上来的‘侍’卫又是一枪,这一次翟戎‘女’人就没有那样幸运了,被秦军‘侍’卫刺中了大‘腿’,鲜红的血顺着马背滴在了碧绿的草地上。

    “啊--”翟戎‘女’人一声惨叫。

    “你们莫要伤害她---”正在与秦军将领厮杀的翟戎男人喊道。

    可是他的喊声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随后‘女’人又是一声惨叫,‘侍’卫的第二枪有刺在了她的‘胸’膛上。

    “夫君---”翟戎‘女’人最后喊了一声,跌下马来。

    “天杀的秦人,****祖宗。我跟你们拼了。”翟戎男人彻底愤怒了,撇开秦军将领,纵马疯一般冲向那两个杀他‘女’人的秦军‘侍’卫。

    秦军‘侍’卫岂是吃素的,立即调转枪头,向扑过来的男人刺去。

    “咦---,咋没人呢?”就在‘侍’卫的长戈刺过去时,刚才还在马背上的翟戎男人竟然不见了。

    两名‘侍’卫愣住了。

    “拿命来---”就在两位‘侍’卫吃惊之际,翟戎男人突然从马的腹下冲了上来,握紧的短刀刺中了‘侍’卫的‘胸’膛。

    被刺中的秦军‘侍’卫下意识的抓住翟戎男人,二人滚落下马,扭打在一起。

    翟戎男人拔出短刀,对准秦军‘侍’卫的‘胸’膛刺去,“扑哧”一下,‘侍’卫的血溅在了他的脸上,翟戎男人顾不得抹去脸上的鲜血,拿起短刀再次刺向秦军‘侍’卫。

    两三下之后,秦军‘侍’卫停止了反抗,仰面躺在北塬柔软的草地上。

    “杀死他---”

    赶过来的秦军将领命令军队把翟戎男人围在了中间。

    “嚓--”

    “嚓--”

    ……

    秦军的长戈,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刺在翟戎男人的身上。

    翟戎男人眼中冒出了火‘花’,愤怒的望着凶残的秦军,他咬紧牙关,嘴角流出了鲜血,到死都没有喊出一声来。

    翟戎男人的身体终于被刺成蜂窝一般,彻底没有了人形。

    他的身体、他的家人,还有他的羊群永远留在了北塬广袤的草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