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八章 北塬之上 六
    陇山以北,群山绵延,一望无垠。这里山势平缓、草场广阔,成群的牛羊点缀在上面,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嘘---”

    “哦---”

    翟戎牧人在草场上快乐的追逐着牛羊,他们披散着头发,穿着牛羊皮衣,身上沾满了草屑和泥土,但他们的脸上却洋溢着简单快乐的神情;时而仰天长啸、时而纵马狂奔;孩子们在草场上快乐的玩耍,骑在小羊身上嬉笑追逐;大人们纵马疾驰,在马背上时而飞奔、时而站在马背上、时而钻到马腹下。

    就在这些牧人无忧无虑的放牧之时,危险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临近。

    当秦君赢嘉把翟戎王拦在灵山的时候,秦国太子赢恬的大军已经赶到了陇山脚下。

    “陈校尉你带兵沿山谷进发,从左面包围上去。”

    “诺---,秦军一部的兄弟跟我走--。”

    “章校尉,你带兵从右面追杀,牧场上的翟戎人一个不留。”

    “诺---,秦军二部的兄弟跟我上,杀光这些翟戎人。”章校尉大喝一声,带兵冲向正在放牧的翟戎牧民。秦军战时编组,是在平时编制的基础上,组建为大规模的作战部队,一般称为部曲制。每个将军统率若干个部,部的长官称校尉,即一部一校;每个部下设若干个曲,曲的长官称军候,即一曲一候;再往下就是屯长、什长、伍长了。

    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屠杀。

    虽然翟戎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刚烈、善战,但面对数倍于他们的秦军,只留下了被动挨打。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陇山上的翟戎牧民被赶过来的秦军,基本上杀光了。

    望着血淋淋的草场,赢恬的脸上‘露’出笑意,这场屠杀过后,翟戎人没有个十年八年是难以恢复目前状态的。

    杀光陇山高原上的翟戎牧民之后,赢恬命令大军在回去的路上,顺路赶走山上的牛羊。这些牛羊足够秦军吃上几个月的了。

    日落时分,逃出重重包围的翟戎王终于带领大军返回了陇山大帐。

    他们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空气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吸引着远处的野狼、天上的鹰隼,向这边奔来。

    不远处野狼已经开始撕咬牧人的尸体,见到大军过来,野狼、鹰隼很不情愿的走开,时不时的还要回望一下。

    “天杀的秦人,我与你们不共戴天。”翟戎王大吼道。他已经坐不住了,在马背上摇摇晃晃。

    “大王,秦人越是这样,你越要保重身体。”左贤王见状,纵马过来扶住翟戎王。

    愤怒从来都是要有实力的,经过这一次北塬之战,翟戎王已经认识道,单凭翟戎一家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秦人的对手,要想复仇,必须联合“八戎”其他部落一起行动。

    “左大当户,他人呢?”翟戎王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早就派左大当户前往镕戎那里搬救兵了,怎么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见到消息。

    “去了这么多天,按说他早就干回来了,怎么还没有见到镕戎出兵。”左贤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跟着说道。

    可是他们那里知道,此时的左大当户比他们的处境还要难堪。

    渭北高原,黄龙山大帐。

    镕戎王正在帐内享受着午后的美好时光。

    “咚--咚--咚---”羊皮鼓敲起来;

    “叮叮当当---”舞‘女’身上的配饰,随着舞蹈响起来。

    充满野‘性’的舞蹈,张狂个‘性’的音乐,肆无忌惮的笑声,充斥在大帐之中。

    “哈哈哈,大王,这个小娘们‘挺’‘骚’的啊!哈哈哈---”镕戎大当户显然有些喝高了,他摇摇晃晃的来到舞‘女’跟前,一把拦住舞‘女’的腰笑着对在场的文武大臣说道。

    舞‘女’狐媚的眼中,充满了‘诱’‘惑’,她一扭屁股转身从大当户的掌中滑开。

    “哈哈哈--”

    “哈哈哈--”

    “大当户,你喝高了,快坐下。”虽然大家在一起嬉戏玩耍,但是坐在镕戎王身边的贤王还是看出了大王脸上流‘露’出不高兴的神‘色’,于是厉声对大当户说道。

    大当户是个粗人,显然是喝高了,面对贤王的提醒竟然置若罔闻,“哈哈哈,没什么,大王不会见怪的。哈哈哈哈哈--”

    大当户如此一说,镕戎王脸上挂不住了,猛拍一下扶手道,“来人,把他给我拉下去,打三十皮鞭。”

    “是---”帐外的武士冲进来,正准备将大当户拉出去痛打。

    “这,这,这?”大当户一下子清醒了,“大王,下臣错了,请大王饶恕。”

    “哼---,拉下去。”镕戎王不屑的哼道。要知道今天跳舞的这些舞‘女’可都是他宠爱的妃子,你一个大当户竟然敢上前调戏,这不等于是在打他的脸吗?

    ‘侍’卫拉住大当户就往外走。

    “报---,翟戎左大当户求见。”‘侍’卫进来禀报道。

    “这个时侯,他来干什么?”

    “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大帐内的镕戎君臣都有一点吃惊。

    翟戎与镕戎两者虽然同在渭北平原上,但是二者之间时常为了草场发生小的争执;加之二者实力相当,都不具有吞并对方的实力,于是在多次争执之后,双方都学会了相让。

    虽然相互礼让,但这并不代表二者之间没有矛盾。

    镕戎王望着身边的贤王,眼神征询对方的意见。

    贤王望了一眼被‘侍’卫绑住的大当户,又看了一眼镕戎王。

    镕戎王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挥挥手没好气的说道:“放了他。”

    “谢大王。”大当户对镕戎王拜道,

    “嗯--,坐下吧。”随后镕戎王道,“你们都说说,我们到底见还是不见这位翟戎的左大当户?”

    “大王,翟戎与我们之间常有争执,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次他们肯定又是为了草场的事情,来找我们麻烦了。微臣建议还是不见了,如果真有事情,就让属下去处理。”右骨都侯说道。

    “我等赞成骨都侯的意见,为了这等小事就烦劳大王,岂不让人笑话。”

    听完大臣们的建议,镕戎王对身边的贤王道:“贤王你是什么意思?”

    贤王略加思索道:“大王,虽然我们与翟戎之间矛盾不断,放在平常也就是各自的百姓回来向我们禀报,这一次翟戎能够派左大当户前来,我看一定有事;大王还是见一见的好,如果实在办不了的话,大王不表态就是了。”

    镕戎王点点头,“传翟戎使臣进帐。”

    翟戎左大当户进帐,对着镕戎王拜道:“翟戎左大当户见过大王。”

    镕戎王并没有停止歌舞,爱理不理对翟戎左大当户道:“起来吧,说说找我们什么事?”

    “今年开‘春’,秦国发举国之兵进攻翟戎,我家大王怕我们一国对付不了,特派下臣前来请求镕戎与我们一起出兵,从东西两面夹击秦国,还请大王答应。”

    镕戎王一听,心中吃惊之余多少有些暗喜,“哼---,我当是什么好事,原来是秦国进攻你们,这才想起我们来了。这个我岂能答应?我恨不得让秦国把你们灭了才好。”

    一想到这里,镕戎王突然意识到,秦国进攻翟戎,也许是替他们出气最好的办法,更能够借此机会削弱翟戎的势力,让他今后再不敢与镕戎为难。

    想起刚才贤王给他的建议,于是镕戎王默不作声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着歌舞。

    “左大当户,你看我们镕戎这歌舞怎么样?”

    “好,很好。”

    “比起你们翟戎的舞蹈来,怎么样?”

    “比我们的好。”翟戎左大当户无心的说道,此时的他心急火燎,哪有心思看歌舞,可是镕戎王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请求。

    直到天‘色’已晚,镕戎王这才命人给翟戎左大当户送来酒‘肉’,“赶了好长时间的路,你也饿了,先坐下吃吧。”

    “大王,我家大王还等着我的回信,还请大王速速决断。”翟戎左大当户急切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我也累了先下去休息了。”说完镕戎王起身离开宴会大帐,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翟戎左大当户再次来到镕戎的议事大帐。

    在这里他没有等到想要见的镕戎王,却碰见了镕戎的贤王,“贤王,你么君臣对我们提出的出兵方案是如何想的?还请告知。”

    “这个我不好说。”镕戎贤王摇摇头,一副为难的样子。

    既然人家不好回答,看来只有请示大王了,“请问你家大王可在?”

    “实在不好意思,我家大王今天出去巡查各地牧场去了。”

    “什么?军情十万火急,你家大王竟然巡查牧场去了?”翟戎左大当户眼睛睁大了,气愤的连连跺脚。

    但是左右一想,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容得了自己放肆吗?于是只好放低声音问道,“那你家大王没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贤王摇摇头,“大王的行踪,我等岂能知道。”

    翟戎左大当户明白了,人家这分明是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态度已经表明,人家不愿意协同出兵。

    既然如此自己还有待下去的必要吗?

    “既然,还请贤王向你家大王带话,就是我先回去了,请他慎重考虑我们的建议。”

    “哦?贵使不多住几天?”

    “不了。”说完翟戎左大当户上马转身离去。

    陇山战败,有没有援军前来支援,悲愤的翟戎人只好继续向北迁徙,这一走能不能回来,可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