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章 建都雍城
    一个月后的北塬之上,草木已经长得很高了,没有了牧人的打扰,这里成了野兔的天堂,没走几步,就会有野兔突然从草丛中窜出,蹦蹦跳跳的逃向远处。。:。

    “这么好的地方若不住人,可就荒废了,真是可惜!”望着这如此美丽的平原景象和疯长的青草,曹叔惋惜的说道。

    秦君赢嘉无言,纵马向前。

    他很清楚曹叔的言下之意,即便是他们赶走了这里的翟戎人,渭水河谷的秦人也不会主动上塬来耕种。

    要不使这塬上的土地荒废,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河谷的秦国百姓迁上塬。

    可要想让百姓在这里长久的居住还必须在塬上建设城池,因为只有城池的保护,百姓才不会受到翟戎人的‘骚’扰,也才愿意把根留在塬上。

    众人纵马继续北行了五六十地。

    前面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河面‘波’光粼粼,在阳光照耀下泛着耀眼的光芒。河面上的野鸭自由自在的喝水嬉戏,见有人过来“扑棱棱”的飞起,向着远方飞走了。

    只有一只黑‘色’的燕子,继续在水边喝水,虽然其他的鸟儿都飞走了,可是它依然自顾自的继续喝水,“喳--喳---”燕子抬起头,叫了两声,似乎是在跟秦君赢嘉他们打招呼。

    秦君赢嘉等人下马,望着河对岸的燕子。

    “你为何还不飞走?”秦君赢嘉纳闷了,心中自言自语道。

    见人们越来越近,燕子这才很不情愿的飞起来,绕着河面盘旋了一圈,依依不舍的飞走了。

    秦君赢嘉望着飞走的燕子,直到它消失在视线之外。

    “诸位,你们看这里如何?”

    “国君是说在这里建都吗?”曹叔问道。

    秦君赢嘉点点头。

    “此处依山傍水,地势开阔,是不错的建都之地,老臣以为可以。”

    听罢曹叔的话,秦君赢嘉扭过头,望着方士,征询他的意见。

    方士上前道,“秦人水德,此处有水,可滋养万民;秦人信奉玄鸟,国君刚才看见没有,玄鸟已有昭示,小人以为秦人若在此建都,定能长久居住,且能够以此为据点,直至饮马大河。”

    听着方士的说辞,秦君赢嘉再次抬头望着燕子飞走的方向。看来神灵真的在不远处保佑着秦人。

    按照五行的说法,秦人住在西方,属于水德;而秦人的信奉的图腾就是黑‘色’的玄鸟,也就是燕子。

    这里既有水又有玄鸟的昭示,看来选择在这里建都应该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既然神明昭示,又邻水源,我决定了就在此建都;诸位说说我们的新都城应该叫什么名字?”说完,秦君赢嘉望着将军赵骥,赵骥不好意思的摇摇头。

    秦君赢嘉扫过赢恬、赢载两位公子,目光落在曹叔身上。

    行军打仗将军们肯定行,但是给都城起名字这事,还需要文臣来办。

    “国君,新都城的名字其实很好取,我们所在的河叫什么名字?”

    “雍水啊!”还没等国君发话,将军赵骥立即说道。

    “这不就明白了吗?”曹叔笑着道。

    秦君赢嘉点点头,“我明白了,新都城就叫雍城。”

    “雍城?嗯,不错,就叫雍城。”

    地址选好了,就连新都城的名字都起好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修建都城了。

    修筑城池这样的事情难不住秦人,从西向东一路走来,修建的城池已经不少了,更何况这里背山面水,取土用水都不是问题,只要人力充足,修建城池指日可待。

    但是修筑城池也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为了赶在秋冬季来临之前能够把新都城修筑起来,秦君赢嘉和两位公子吃住在修筑现场,监督劳工们不分昼夜的劳作着。

    这一次秦人把修筑雍城作为国家任务来完成,建设的速度和质量相对就好多了。没过几天,都城的大样就出来,秦君赢嘉和众臣‘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可是筑城同样也是非常累人的事情,一个月时间过去,秦君赢嘉就熬得又黑又瘦了。

    他实在是太累了。

    这天,曹叔来到秦君赢嘉的大帐,看见秦君赢嘉正斜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曹叔怜惜的看了一眼疲惫的国君准备离去。

    “曹叔来了,有话尽管说。”秦君赢嘉微微睁开眼,轻声说道。

    “哦,国君。”曹叔转过身对秦君赢嘉说道:“你连日来不分昼夜的督造城池,太累了,就多睡会;等你睡醒了,我再来说事。”

    秦君赢嘉挣扎着坐直了身子,“没事,曹叔只管说,寡人不累。”

    既然国君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曹叔只好转身来到秦君赢嘉跟前。

    “国君,恐怕我们的筑城要放一放了。”

    “为何?”

    曹叔指着外面火辣辣的太阳笑了,“国君,你看看,麦子要成熟了,百姓可是要回去收割麦子。夏收可是大事,耽搁不得,若是因为我们修筑城池,耽搁了夏收的时间,这一年的收成可就要打水漂了。”

    “哦---”秦君赢嘉恍然大悟,今年以来,一直忙着筑城,竟然把百姓最重要的收割竟然给忘了。

    庄稼成熟了,百姓要回家收割庄稼,一旦百姓都走了,谁来筑城?

    难题又一次摆在秦君赢嘉面前。

    “哎--,曹叔,这该如何是好?”秦君赢嘉疲惫的脸上‘露’出难‘色’,“现在已经是五月底了,到十月,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昼夜不停的修筑,要想在秋冬来临之际把城池筑起来,都是非常紧张的;这一旦百姓都回去收割庄稼了,谁来筑城?”

    看着秦君赢嘉难堪的神‘色’,曹叔道:“国君莫要为难,老臣这里有一计,可解当下的危机,就看国君愿不愿意用?”

    “说出来看看--”

    “百姓收割庄稼,自然不能阻挡,在百姓收割庄稼的档口,我们可以使用士兵来填补空挡。虽然士兵筑城不如百姓,但是只要不让工程停下来,总会有进展的。”

    “嗯,不错,这倒是个办法。”秦君赢嘉听罢,愁苦的脸上‘露’出笑意。

    “国君,这样做虽然对筑城能够起到作用,但也有弊端。”曹叔一脸严肃的说道:“老臣要提醒的是,虽然我们把北塬上的翟戎人赶走了,但也再次点燃了翟戎人对我们的仇恨;现在看似平静,实则矛盾重重,一旦调集军队修筑城池,我们周边的保护力量可就少多了。我们要有所准备才是。”

    “这个没什么,曹叔你多虑了。百姓回家收割庄稼顶多也就半个月的时间,等半个月过后,百姓们自然就回来继续修筑城池,到那时我们就可以把军队换下来。不会受到影响的。”秦君赢嘉道。

    主意虽然是臣子出的,但最后决策权还在国君那里,既然秦君赢嘉已经做了决定,曹叔也就不再说什么。

    按照秦君赢嘉的安排,两日后修筑城池的百姓回家收割庄稼,军队暂时顶替百姓继续修筑城池。

    一切看似平静,但危险也在悄悄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