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二章 刺杀德公 一
    老龙山东麓。.:。

    夏天本是草原上百草丰茂的季节,但是这里却是‘乱’石遍地,衰草遍野,很少有牧人愿意赶着牛羊来这里放牧。

    但是对于不大愿意与人‘交’往的多狼兄妹来说,这里却成了天然的避风港。

    小时候的经历让多狼不太愿意与别人打‘交’道,特别是父兄战死后,多狼更加沉默寡言,于是兄妹二人赶着本就不多的牛羊一路向东来到了这里。

    这里已经是镕戎与翟戎的‘交’界地带,几十天见不到一个人是常有的事情。

    多狼赶着牛羊,在贫瘠的草场上放牧,远处有几只狼在山岗上嚎叫。

    那是他的朋友,当别人都把狼当做野兽时,多狼却对狼有几分亲切。

    他没有猎犬,这些狼就是他草场的保护神。

    兄妹二人已经在这里生活有一段时间了,很快这种平静的生活就要结束了。

    翟戎左贤王带领的队伍已经走在前往老龙山东麓的路上了。

    “贤王,你说这个多狼真有那么厉害?”手下百夫长问道。

    “这个你们尽管放心,五六年前他爹就在我手下当兵,那时候,我就见过这个孩子,那时候十四五岁的样子,武功就很不错了,天上的雄鹰、地上的野兔,只要他愿意,一箭一个准。”

    “哦----,果真如此那我们要是用他上阵杀敌,焉能不胜?”

    “可惜他爹和他兄长都战死沙场,家里已经没人了,我也不好在征调他从军了。”

    “哦---,原来是这样。”

    越往前走,草场是荒凉的,河‘床’是干枯的,到处是‘裸’‘露’的石块,只有在山石的缝隙处长出又黄又瘦的小草。

    除了天上飞过的雄鹰、地上偶尔跑过的黄羊之外,这个地方显然不适合放牧。

    “贤王,你确信他会在这里?这里可不是放牧的好地方啊。光秃秃的,那里有水草。”百夫长疑‘惑’的问道。

    看着这儿的景象,左贤王自己都有些疑‘惑’了,“应该没有错,刚才我们路过的草场,你们注意到没?”

    几名手下点点头。

    “那儿以前就是他们家的草场,几年前我曾经来过。他父兄死后,这个孩子嫌那儿人多,就继续往东迁徙,走到更没人的地方去了。若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几个人继续纵马前行。

    “嗷---”

    “嗷---”

    前面山岗上,几只狼张大了嘴吧,向着他们嚎叫着。

    “狼---”手下指着前面山岗上的狼,吃惊的喊道。

    “不对,是狼群。”几个人吓坏了。

    要知道猛虎都怕群狼,更何况就他们这几个人,还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如果狼群袭击,他们的命可就没了。

    “吁---”左贤王勒住马缰,惊恐的望着前方。

    此时逃走,也许还有一条生路,若再等下去,狼群一旦发起进攻,他们的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可是除了这条路之外往东可就没路了。

    “贤王,怎么办?”手下急切的问道。

    贤王顶着对面山岗上的狼,说道:“数一数,看一共有多少只?”

    “六只。”

    “六只,不算多;我们一共有五个人,能对付的了。”左贤王镇定的说道。

    在草原上生活的人,谁一辈子没见过几次狼,凭着生活的经验,左贤王也不怕。

    “贤王的意思是我们一起杀了这些狼,硬闯过去?”百夫长握紧手中刀说道。

    “嗯--”左贤王点点头纵马向前冲去。

    对面的狼也发现了这些冲过来的人群。

    “嗷--”

    “嗷—嗷---”

    狼叫声此起彼伏,随后六只狼俯下身子,前爪在地上刨了刨。

    距离越来越近了,在距离战马不到十步的地方,狼向冲在前面的百夫长扑了上去。

    这是一只体型硕大的棕黄‘色’野狼,在它的带领下,另外两只野狼,也跟着一起向百夫长发动进攻。

    百夫长被野狼扑中了,顺势掉下马来。

    “呜--呜--呜--”

    “呜--呜--”

    发怒的野狼张开大嘴,撕咬着百夫长的衣服。

    “快--,快杀了它们。”百夫长惊恐的喊道。

    手下提刀下马,对着野狼就是一刀,正在撕咬的野狼快速跳开,手下挥刀再次朝狼砍去。这一次,狼没有那么幸运了,就在手下的刀就要劈上狼的时候。

    “嗖---”

    一枝利箭飞来,正中手下握刀的手。

    “啊---”的一声惨叫,手下的刀当即掉在地上。

    “嘘---嘘---”山岗上一个少年吹起口哨,所有的野狼停止攻击,欢快的向着山岗跑去。

    惊恐万分的百夫长吃惊的望着对面的山岗。

    纯净的蓝天下,上岗上的少年显得空旷而辽远。

    这是人还是神啊?

    疑‘惑’间,山岗上的少年纵马来到众人跟前:“你等是何人,竟然敢伤我的狼?”

    众人吃惊的望着少年,只见他二十岁左右,个头不高、头发像毡片一样贴在头上,脏兮兮的衣服包裹着少年瘦瘦的身板。

    “你是多狼?”左贤王上前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少年吃惊的望着眼前这位衣着华贵的老者。

    “哈哈哈---,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孩子,我终于见到你了。”左贤王高兴的准备上前拥抱少年。

    “呜---”

    “呜---”

    见有人上前,少年身边的狼,低着头,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呵呵,你看这个。”左贤王望着发出警告的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位是我们的左贤王。”百夫长对少年介绍道。

    “哦?你是我们的左贤王?”少年听后,甚是吃惊。

    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别人的踪迹了,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荒郊野岭能够见到翟戎的左贤王,于是他木木的问道:“不知贤王来这里有何要事?”

    “呵呵--”贤王干笑了两声,说道:“我们进帐说话如何?”很显然多狼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见到左贤王竟然不知道请他到帐篷里说话,左贤王只好自己提出来。

    “哦---”多狼跳下马,拱手对左贤王等人道:“诸位大人里面请。”

    随后,多狼对身边的狼群,指了指远处,发出一声“哦-哦--”的声响,听完他的话,六只狼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撒开‘腿’跑了。

    这一幕把左贤王这些人给惊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到一个人会把狼驯服的如此听话。

    “诸位,请--”看着众人吃惊的样子,多狼再次提醒道。

    “哦,好好好。”众人随着少年向着山洼里的帐篷走去。

    路上左贤王向多狼问道:“孩子,你认识我不?”

    多狼盯着左贤王看了一会,“有些印象。”

    “哈哈哈,看来你真是不记得了,还是我自己说吧,你父兄当年是我的手下,四五年前,我还见过你的。”

    “哦--,怪不得那样眼熟,晚辈失礼,还请贤王见谅。”多狼不好意思的对左贤王道歉道。

    “没什么,没什么。”左贤王爽快的摆摆手。

    山坡上零零星星的有几只羊在吃草,山洼下面竟然有一块不大的草场,犹如沙漠中的绿洲,多狼的羊群就在这里放牧。

    羊群不大,也就几十只的样子,多狼的妹妹,一个十五六的姑娘,正骑着马,扬起马鞭,在山洼处放牧。

    “云朵,来客人了。”多狼对少‘女’喊道。被称为“云朵”的姑娘,转过身对着这边高兴的挥挥手。

    这是一张美丽、充满阳光的少‘女’的脸,虽然她的打扮不是那样华贵,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但那种质朴、阳光,还是打动了左贤王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