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三章 刺杀德公 二
    多狼的帐篷是破旧的,不用猜都知道这顶帐篷至少是从他父亲那一代留下来的。

    进入帐内,分宾主坐定后,多狼给众人倒上茶水,“不知左贤王大人前来这里有何要事?”

    左贤王很不情愿的叹了口气,“哎--,今年初夏,秦国背信弃义,突然出兵袭击我北塬,杀死我们翟戎百姓不计其数,这样的大仇我们岂能忍受。”

    多狼听罢不由一惊,“竟有这样的事情?”

    左贤王点点头,伤心的对多狼说道,“可是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们翟戎已经大不如前,几次仗下来,我们不但损兵折将,而且还被赶出了北塬,现在大王带着我们逃到了緡戎地界,受尽了人家的白眼啊!”

    “面对这样的屈辱,任何一个翟戎人都会‘挺’身而出,为国出力。只可惜我这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是秦人的对手啊!我要是有你那样的武功,定要夜袭秦营,杀死秦君赢嘉。为我们死难的百姓报仇,顺便也为你的父兄报仇。”百夫长在旁边添油加醋的鼓动道。

    年轻就是年轻,经不起别人的煽动,没几下多狼心中的怒火就被煽起来了,肚子气得一鼓一鼓的。

    “左贤王,面对国仇家恨,能用着我多狼的地方,只管说!”多狼豪气的说道。

    “哈哈,我就欣赏像你这样有血‘性’的年轻人。”左贤王拍着多狼的肩膀,高兴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也商量过了,既然咱们正面打不过秦人,那我们就偷袭他们,最好是杀死他们的国君秦君赢嘉。我已经大王建议这个任务就由你来完成,只要秦君赢嘉一死,整个秦国就会大‘乱’,我们就趁机出兵夺回我们北塬上的土地和牧场,那时你就是我们翟戎的第一大功臣,骏马得骑、草场随便拿,而且还可以娶上一位贵族的姑娘为妻。你看怎么样?”

    多狼虽然勇敢,但也很害羞,听到左贤王说要给自己娶一位贵族的姑娘为妻,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不瞒贤王,为国出力,我当然愿意,可是您也知道我父兄都已经战死沙场,现在家里只剩下我和妹妹两个人,一旦我有个三长两短,我妹妹怎么办?”

    “哦,这个好说。我看你妹妹也不小了,如果你愿意,把她嫁给我儿子如何?”

    “什么?贤王您愿意让我妹妹给你当儿媳?我们家可是贱民,怎敢高攀您这样的贵族?”多狼想都不敢想,自己一个低贱的牧民家庭竟然敢高攀贤王这样的贵族。

    “这有什么?一旦刺杀秦君赢嘉成功,你就是咱们草原上的英雄,我能与英雄结亲,也是我们家的荣耀啊!”

    既然左贤王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多狼还有什么可推辞的,他感‘激’的点点头,这也许是他人生的辉煌时刻到来了,他能不好好把握吗?

    秦国雍城。

    秦国国君秦君赢嘉正在工地忙碌着,按照曹叔的建议,百姓撤走之后,他下令将士们接着修筑城池,虽然进度慢了点,但是能够看得出将士们对于参与修筑城池,并没有太多的怨言,很用心的做事,这令秦君赢嘉感到欣慰。

    夏日炽烈的阳光照在渭北平原广阔大地上,此时的秦君赢嘉已经脱去了上衣,正在与将士们一起搬运石块,汗水顺着他的脊背不断的滚落下来。

    “国君,这样的粗活还是我来吧!”曹叔见国君都脱去衣服干活,赶紧跑过来拿起撬杠帮着一起搬运石头。

    “哎呀---,曹叔,你都五十多岁了,还是歇着吧。”

    “国君,你可小看老夫了,年轻的时候我也是干过农活的,那时候啊!干起农活来,我一个能顶两个人。”

    “哈哈哈,那好,那好,不过我可说了年龄不饶人,曹叔你要小心点,可不敢有个闪失。”

    “没事的。”

    赢恬、赢载两个孩子还有赵骥等将军们,在父亲的带动下,也参加进来与将士们一起劳动。

    此时的秦国虽然还不算强大,但他们却能够君臣一心,一步一步在关中大地上慢慢的发展着。

    灵山南麓。

    一字排开七八匹战马,正注视着这边劳作的场景。

    “看见没,中间最大的那个营帐就是秦君赢嘉赢嘉的大帐。”翟戎左贤王对多狼指着秦君赢嘉的营帐说道。

    多狼点点头。

    “今夜你就去刺杀他,我在这儿等着你。得手之后,你就往这边跑,到时候我带人掩护你逃走。”左贤王郑重对多狼说道。

    “贤王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多狼郑重的说道。

    夜幕降临,雍城工地四周一片静寂,忙碌了一天的将士们都累垮了,工地四周的帐篷里传出将士们的鼾声。

    万籁俱寂!

    唯有秦君赢嘉的大帐里还传出点点灯光。

    虽然忙碌了一整天,但是秦国的政事还有很多,这些都需要他晚上来处理。

    子夜时分,忙了一天的秦君赢嘉实在是困的撑不住了,靠在‘床’边睡着了。几个月下来,原本高大魁梧的身材,熬得又黑又瘦,盘起的发髻上平添了许多白发,就连胡须上都出现点点白‘色’。

    在这个夏日的夜晚,整个秦国都睡着了。

    月朗星稀,黑夜笼罩着近在咫尺的灵山,左贤王等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在他的身边,多狼带着他的六只野狼冷冷注视着脚下的雍城工地。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秦君赢嘉大帐的灯光熄灭了。

    “看见没,赢嘉帐里已经熄灯了,估计他也睡下了。”左贤王对多狼说道。

    “我现在就行动吗?”

    “不,再等会,等他彻底睡熟之后,你再行动。”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左贤王示意多狼道:“赢嘉现在应该睡着了,你可以行动了。”

    “好,大人静候佳音。”

    左贤王微笑着点点头,满意的望着多狼。

    多狼拔出短刀咬在嘴里,俯下身子,在半人多高的草地上匍匐前行,他的速度极快,犹如蛇一般向不远处的秦君赢嘉大帐滑去,身边的六只狼眼中发出绿莹莹的光芒,跟着主人一点一点的接近秦军的营帐。

    干了一天的活,秦军都累了,平日里严密的防护,早就松懈下来。原本安排的巡夜的将士也都拄着长戈,靠在营房边睡着了。

    多狼很快穿过几道防线,距离秦君赢嘉的大帐越来越近。

    望着多狼远去的身影,左贤王对左右说道:“走吧!”

    “?”

    百夫长疑‘惑’的望着左贤王:“我们不等多狼回来了?”

    “你以为他能活着回来?”左贤王不屑的说道,“莫要说他此去能否成功尚在两可之间,就算是成功了,我们也不能让秦国知道是我们干的,一旦泄‘露’出去,秦国能不发举国之兵来灭了我们?”

    “这么说我们就不管他了?”百夫长又多了一句嘴。

    “一个贱民,死活又有多大关系。走吧--”

    这些是多狼所不知道的,其实当他接下这任务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与他的父兄一样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