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四章 刺杀德公 三
    秦君赢嘉实在是太累了。。:。

    他和衣躺在‘床’上,嘴角流下的口水。

    三十三岁的他支撑着一个不算强大的国家,实在是太累了,发出长长的鼾声。

    多狼已经来到秦君赢嘉的大帐外,听着里面传来的鼾声,多狼一阵欣喜。对于北塬这块土地,他是熟悉的,小时候,每到冬天他的父兄就要带他来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最后父兄也在与秦人作战的时,战死在这一块土地上。

    来到帐外,多狼侧耳听了一会,确信秦君赢嘉已经睡着之后,他拿出短刀,划开帐篷,朝里面看了看,里面漆黑一片。

    多狼顺着划开的口子进到帐篷里,几只狼也跟着进来。

    “谁啊?”睡梦中,秦君赢嘉还是意识到有人进来,‘迷’‘迷’糊糊的问道。

    多狼一惊,以为秦君赢嘉发现了自己,于是顺着声音的方向,挥刀冲过去,六只狼也跟着主人扑向还在睡觉的秦君赢嘉。

    狼的速度显然比他的主人要快,一下子跳到‘床’上,撕咬着秦君赢嘉的大‘腿’,夏天衣服单薄,一块‘肉’被狼咬了下来。

    “啊--”睡梦中的秦君赢嘉被生生痛的从‘床’上蹦起来,顺手拔出放在身边的佩剑,惊恐的望着大帐里的多狼和他的伙伴。

    “你是何人?”秦君赢嘉厉声问道。

    在行刺之前,左贤王就告诉多狼,不管是什么情况尽量不要说话,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多狼也不多话,只是“哼--”一声,冷冷的望着对面的“仇人”。

    黑夜里,六只狼眼中发出绿莹莹的光芒,低声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自己的大帐里竟然会出现狼?

    秦君赢嘉脑海里一闪,随即就冷静下来,虽然他一时半会还‘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哪里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对方一定是来者不善,而且早有准备。

    就在秦君赢嘉的眼里紧盯着对面六只狼的时候,多狼趁他不注意,迅速俯下身子,蛇一般冲到秦君赢嘉跟前,猛地站起身对着秦君赢嘉就刺。

    这一刀速度太快了,秦君赢嘉挥剑下意识挡住多狼的短刀。

    二人厮杀在了一起。

    秦君赢嘉本人也是马上国君,打了几十年的仗,若放在平时,就算是多狼武功高强,二人也会厮杀一阵子,可现在他实在是太累了,整个人都有些虚脱。

    在与多狼厮杀的过程中,秦君赢嘉明显处于下风。

    更何况还有六只野狼撕咬着他。

    “呜---”一只硕大的野狼发出嚎叫之后,猛地扑向秦君赢嘉,撕咬着他的后背。

    秦君赢嘉想甩开身后的大狼,可还没等他甩开,其余的狼又扑上来撕咬他的胳膊和大‘腿’。

    “啊—啊---”秦君赢嘉愤怒的叫喊着,除了疼痛之外,他更想趁机叫醒周边的将士过来支援。

    多狼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秦君赢嘉大声叫喊的含义,趁着秦君赢嘉被狼咬住的档口,挥刀刺向秦君赢嘉的前‘胸’。

    “啊--”正值壮年的秦君赢嘉被这一刀刺中了,他大喊一声之后,踉踉跄跄的朝后退去,随即倒在地上。

    他的喊声惊醒了秦营将士,他们手持长戈迅速冲向秦君赢嘉的大帐。

    多狼见状吗,不敢恋战,转身从刚才的豁口处向外逃去。

    “大胆贼人,哪里走?”刚刚出了大帐,就被冲过来的赵骥拦截住了。

    “包围起来,别让他跑了--”将军赵骥指挥将士把多狼围在了大营周围。

    “呜呜--”面对越来越多的秦军将士,多狼像狼一样对秦国将士怒吼道。

    随着他的吼声,六只狼从不同的方向扑向冲过来的秦军将士。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秦军将士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在狼扑过来的一瞬间都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就在这个档口,多狼俯下身子,从众人的脚下迅速离去。

    “快跟上,别让他跑了。”赵骥一边追一边喊道。

    狼虽然厉害,但绝对不是秦军将士的对手,随着越来越多的秦国将士冲过来,几只狼很快就被杀死在秦君赢嘉大帐周边。

    狼虽然被杀死了,但是它的主人多狼却趁机拼命奔逃。

    草丛里,多狼的速度是极快的,没几下就把赵骥他们甩在了身后。

    “快--,上马追击。”赵骥大喊道。

    随着赵骥的喊声,赢恬、赢嘉两位公子已经上马追了上来。

    “他在草丛里。”赵骥边跑边喊道。

    草丛中的多狼像蛇一样蜿蜒穿行,速度极快;两位公子紧紧盯住多狼的逃走的方向,紧追不舍。他们已经清楚,多狼准备向北逃窜。

    二人一边追一边用手中的长戈对着草丛里的多狼刺去,草丛中的多狼左躲右躲,躲过了赢恬、赢嘉二位公子的长戈。

    但是追兵越来越多,多狼一边逃跑,一边对付追上来的将士。

    “放马踩死他--”

    秦军的战马嘶鸣着从多狼身边疾驰而过。

    突然多狼从草丛中腾空跃起,挥刀刺进一位追上来的校尉‘胸’前,这位校尉跌下马来。

    多狼顺势上马。

    “驾---”多狼纵马向北方奔去。

    赢恬见状,从背上卸下弓箭,对着多狼的后背就是一箭。

    “嗖---”

    一箭正中多狼的后背,多狼应声倒下。

    跌落下马的多狼继续在草丛中快速前行,他滑过之处,血染红了碧绿的草丛。

    前面就是灵山,只要到了这里,左贤王就会接应他。

    多狼要紧牙关,鼓足勇气向山脚下冲去,身后赢恬等人的快马紧追不舍。

    天已经大亮,多狼终于逃到了约定的地方。

    “左贤王--”多狼低声喊道,山边并没有人回应。

    “左贤王---”多狼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回应。

    当多狼准备喊第三声的时候,“嚓--”赢恬一戈刺中多狼的后背。

    多狼“啊--”了一声,转过身,准备对付赢恬。

    还没等他动手,赢载又是一戈刺中多狼的腹部。

    “莫要伤他‘性’命。”赶上来的将军赵骥对二位公子喊道。

    逃跑已经没有一点希望,多狼悲痛的望着灵山方向,眼里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左贤王,你等在那里?”多狼心中暗暗喊道。

    “众将士,拿下他--”赶过来的赵骥命令道。

    “哼哼---”多狼冷笑一声,拿起翟戎特有的短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是一刀,临死他都谨记着左贤王对他的要求,没有说一句话。

    东方,太阳已经升起,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大地,草丛中的‘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芒。

    多狼原本不高大的身躯,一点一点的软下去。

    倒在了他的父兄曾经倒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