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七章 大战前夕
    秋天很快就来到了。.:。

    北塬之上,一排秋风萧瑟的景象,原本绿油油的草场,在秋风的扫‘荡’下,呈现出逐渐枯黄的样子。往日繁闹的雍水,此时也显得寂静多了,晚霞映照在水面上,泛着淡淡的金光。

    水清冷了,安静了!

    雍城附近的草场已经被迁移上塬的秦人开垦,种上了黍(黄米)、稷(高粱)、菽(大豆)等农作物,呈现出一派成熟的景象。

    秦人的新都城--雍城,经过几个月的修筑已初见规模。

    高大的城墙耸立在雍水河畔,在秋日阳光的照耀下,犹如一只巨大的野兽,虎视着东方。城头之上,旌旗招展,风吹过,“呼呼”作响。城下是“哗哗”流过的河水,在供给雍城百姓日常饮用的同时,也给雍城起到了保护作用。

    以河护城。

    这是秦人的这一个创举,可以说是开启了古代护城河的先河。

    常年的战争早就让秦人认识到,单纯的城池已经不能抵挡戎狄的入侵,于是秦君赢嘉等人就想出了在城墙之外,再加上一道防线的举措,于是护城河就诞生了。

    护城河,顾名思义就是保护城池的河流。

    此时,秦人在雍城周边修建的这条护城河是一条真真正正的河流,它本身是利用了雍水来为自己护城的。

    秦人为了防止翟戎的偷袭,在修筑城池的同时,在城池周边挖了很深的壕沟,并将雍河水引到城池周边,这样秦人的新都城就成了“城堑河濒”。比起后来的用死水护城的做法来,秦人可真是将古代的护城河用到了极致,雍水流过雍城的四周,不但可以起到保护城池的作用,而且还可以取水饮用。

    经过几个月的修筑,雍城的城墙、城楼以及护城河等保护‘性’的建筑已经完成,而城内的设施,除了秦国国君的宫殿之外,城池内街道的规划、酒肆、店面等等还没有完全修建好;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需要时间和‘精’力,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建设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快了。

    更何况现在秦**队和从散关迁过来的百姓已经入住,只要有了人气,城池的修建速度也会加快。

    “国君,有了这样的城池,我们就再也不用怕戎狄入侵了。”虽然城池还没有完全建成,但是参与修筑城池的臣工们,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曹叔一边督造修筑,一边高兴的对秦君赢嘉说道。

    “嗯--,很是不错,这都是你们这些大臣们的功绩啊!后世子孙会记住大家的功劳的。”秦君赢嘉也高兴的说道。

    “我看这雍城应该叫‘水上秦都’才是啊!”望着城下“哗哗”流过的雍水,季子也高兴的说道。

    “水上秦都?好啊。这个名字取得好,秦人水德,应该离水近点,有利于保护我们秦人。”秦君赢嘉也觉着这名字叫的好,“走,我们一起看看这座水上秦都如何。”

    秦君赢嘉带着两位公子以及文武大臣沿着新修建的雍城一路走过去查看。

    夕阳西下的雍城,城内是一片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天快黑了,袅袅炊烟从城中升起,飘向空旷的天际;城外是一片广阔的原野,纯净的天空是那样的辽远,一望无边。众人一边查看,一边赞叹着。

    不会不觉,众人来到了北城,远处就是连绵不断的群山,秦君赢嘉眯着眼远望着群山,心中暗生担心。

    几个月过去了,翟戎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这令人有些费解,每年这个时候,翟戎人都会从陇山以北回到北塬上过冬,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为何翟戎还没有回来?这让秦君赢嘉有些担心,这平静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绕城一圈下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秦君赢嘉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

    “国君快看,东边有一匹快马飞奔过来了。”就在秦君赢嘉带人准备回城之际,身边的‘侍’卫突然喊道。

    果不其然,空旷辽阔的东方,一匹战马正疾驰而来,在秋天的原野上,踏起一路的飞尘。

    “吁--吁--”

    在距离雍城不远处,骑手勒住了战马,

    左看右看之后,骑手并没有来到雍城跟前,而是环绕着雍城飞快的查看,最后回望了一眼城头上的旌旗和守卫,绝尘而去。

    已经是黄昏了,天‘色’早暗了下来,秦君赢嘉睁大眼睛,费了好大的劲,还是没有看清楚骑手的样子。

    望着快马离去时留下的飞尘,秦君赢嘉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知道大战即将来临。

    从老龙山再往东,是渭北高原的南端一座名叫小梁山的地方。

    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翟戎、镕戎、緡戎等“三戎”的上万兵马。

    秦人打败翟戎,以及秦君赢嘉遇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戎狄盘踞的北方。

    在翟戎的怂恿下,经过几个月的筹划,终于在秋冬时节,緡戎、翟戎、镕戎“三戎”达成一致,决定共同向秦国发难,再次将秦人赶出北塬。

    现在万事已经俱备,只等着对秦人发起进攻的那一刻到来。

    “报---,前往雍城的探马回来了。”

    “叫他进来。”

    前往打探情况的翟戎探马,快速进了三位戎王的大帐,“启禀大王,秦人在北塬上的新都城已经建好,而且四面环水,很难接近。属下环绕城池一圈下来,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

    “这么快,就把都城建好了?还建的这样大,这样完备?”翟戎王大吃一惊。

    几个月来,自己费心费力的组织三戎抗击秦国,本想趁着秦人建设都城还没有成功的机会,将其从北塬上打出去,谁料到他们的建设速度竟然如此之快,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竟然建设好了一座城池,而且这座城池还四面环水,让这些熟悉野战的翟戎人一筹莫展。

    “哎---,都怪你们这些人,非要等着秋天来临,牛羊南归的时候,进攻秦人,这不傻眼了吧,人家就趁着我们北上放牧的机会,竟然把一座新的城池给建好了,这下难了吧,你们都说说这该如何是好?”

    “这有何难,现在我们已经聚集了上万兵马,还怕秦人不成?他们有城怕什么,直接攻城不就得了。”緡戎王由于年事已高,所以由太子前来指挥军队。但是从内心深处,緡戎太子并不想真心帮助翟戎打这一场仗。

    因为从地理上讲,緡戎在翟戎的北面,即便是取得胜利,也是对翟戎有利,自己却什么也得不到。所以他的想法就是来给翟戎呐喊助威吆喝吆喝,并没有真心去攻打秦人。

    “怎么不难?你年轻不懂事,我们戎狄人善于野外作战,但是面对城池战,我们可就无能为力了。总不能把咱们的将士们带着去填人家的壕沟吧?”镕戎王仗着自己年龄大,故意调侃緡戎太子。

    緡戎太子虽然比起镕戎王来说是年轻了一点,但也不小了,从镕戎王的话里他当然听出了讽刺的意思,于是很不客气的回敬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带着这么多的兵马是白来了,城池不敢进攻,难道坐在这儿等人家出来,挨打吗?”

    虽然是争执,但说的可都是实情,秦人已经修建好了城池,而且还四面环水,要想进攻肯定是难上加难,但是好不容易把三戎的兵马集中在了一起,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翟戎王望着争执的双方,不知所措。

    他很清楚这次出兵对于翟戎至关重要的意义,一旦他抓不住这次机会,翟戎将有可能永远失去北塬丰茂的草场,这可是所有翟戎人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翟戎王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