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八章 袭击平阳 一
    就在翟戎王一筹莫展之际,左贤王说话了。,:。

    “各位君主,下臣有一策,可以一试。”

    “快讲。”

    “虽然秦人已经建好城池,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打击他们。”翟戎左贤王慢悠悠的说道,虽然他的声音不高,但是一出口,刚才还闹哄哄的大帐立即安静下来。

    这位左贤王已经快六十岁了,自上次设计让多狼刺杀秦君赢嘉之后,这位左贤王的智慧就为戎狄所称道,因而名声大震。

    “说详细点。”

    左贤王站起身慢悠悠的说道:“我的计策是‘声东击西、‘逼’其出战’。”

    “此话怎讲?”

    “雍城新建,秦人的主力都集中在了那里,雍城的防范肯定会非常严密,所以强攻雍城不是明智之举,俗话说此强彼弱,一旦他们的新都城雍城守护加强,那么他们的老都城平阳就相对空虚。”左贤王侃侃而谈。

    左贤王话音刚落,三戎的首领就已经听出了其中的味道,“嗯--,不错,此时的平阳肯定没有多少守军。”

    “更为重要的是平阳城建在河谷平原地带,没有护城河,而且城墙也不高,如果我们发兵全力进攻平阳,定能将其拿下。一旦我们拿下平阳,诸位有没有想过秦人会怎样?”左贤王问道。

    “肯定会暴跳如雷,说不定秦君赢嘉还会气死。我可听说上次遇刺之后,他已经受不得气了。”翟戎王幸灾乐祸的说道。

    “而后呢?”左贤王继续问道。

    “而后?这不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他们肯定会发兵进攻我们。”緡戎太子道。

    “太子说的不错,这也正是我的第二步计划‘野外截杀、进击秦都。’秦人听说我们进攻平阳之后一定会发兵救援,只要秦人一出城,我们不就可以与他们在平原上展开野外战了吗?”左贤王恶狠狠的说道。

    “不错不错,左贤王说的不错,就是不知道应该在哪里伏击秦人为好。”镕戎王问道。

    “这个老臣已经考虑过了,我们可以分兵两处设防,一处藏在灵山,等到秦人出城之后,趁虚而入,占领雍城;另一处藏在北塬进入平阳的半道上,那里是一处河谷,利于藏身。”

    听完左贤王的话,翟戎王心头的疙瘩终于解开了,一旦此计成行,那么不但能够打击秦人,而且还能够还能够让三戎在抢劫平阳的过程中得到实惠。

    “嗯---,不错,不错,就依左贤王的计策,今夜突袭平阳。”翟戎王最后说道。

    秦都平阳。

    当秦国的主要力量集中在雍城的时候,人们似乎忘了这座都城。

    不过这样也好,六岁的嬴任好却可以在这儿无忧无虑的成长。吃罢午饭,嬴任好要求内‘侍’带着他前往渭水边玩,六岁的孩子虽然已经显示出不凡的判断力和决策力,但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很喜欢在水边玩耍。

    秋天的渭水宁静而悠远,秋水已经凉了,但嬴任好还是脱了鞋袜,卷起‘裤’‘腿’来到水边。

    “公子,水里太凉了,会伤到骨头的。”见公子进到水里,内‘侍’连忙喊道。

    “没事,我不怕。”嬴任好倔强的来到水里,撩起水‘花’泼向内‘侍’。

    内‘侍’一边躲一边讨饶道:“公子莫要玩笑,老奴会着凉的。”

    嬴任好停下玩耍,指着对面的秦岭问道:“你说说,这河对岸是哪里啊?”

    “那是秦岭。”

    “秦岭再往南边是哪里?”

    这一下把内‘侍’问住了,秦岭可是一座大山,从南到北不知道要走多远;多少年来,秦人从来没有去过秦岭以南的地方;内‘侍’想了一会说道,“只听说很早以前那里有一个国家叫什么褒国来着,这个国家盛产美‘女’,误国的褒姒好像就是那儿的人。其他的老奴可就不知道了。”

    “哼---,这么一点事情,你都不知道,那天我当上国君之后,一定要率领秦军越过秦岭,到南边去好好看一看。”嬴任好豪气的说道。

    内‘侍’被赢任好这种豪气的话给震住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会说出如此大气的话来。

    天渐渐黑了下来,赢任好也玩累了,他走上岸,在草丛中把湿漉漉的的小脚丫擦了擦,对内‘侍’道:“走吧,再不回去,你又要催促了。”

    “嘿嘿嘿、老奴岂敢催促公子,只是为公子担心罢了。”内‘侍’陪着笑脸说道。

    “看看,又说假话了吧,哪一次我出去玩不是你催着回来的,有时候还向我君父告状,敢说你没有催促过我?”

    这一刻,内‘侍’真正感到赢任好长大了,已经不能再把他当孩子看了。

    “嘿嘿嘿--,公子教训的是,教训的是,老奴改。”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回吧。”赢任好已经穿好鞋袜,坐上车驾回到平阳。

    玩了一个下午,赢任好也累了,吃罢饭,他早早就睡下了。

    月朗星稀,晚来的秋风吹拂着寂静的平阳城。

    “得--得--得---”

    “得--得--得---”

    ……

    杂‘乱’的马蹄声惊醒了沉睡的渭水河谷。

    三戎来了---

    他们喊叫着从东方杀了过来,一路上人仰马翻,‘鸡’飞狗跳。此时平阳以东的村庄已经被三戎的兵马扫过,死伤无数。

    “哇-哇-哇---”

    “噢--噢-噢--”

    。。

    怪叫声响彻云霄,火把的光亮映红了半边天空。快到平阳的时候,三戎的兵马分成两队,从左右两边向平阳城包围过去。

    “不好了,翟戎打来了--”

    “翟戎打来了--”

    守城的将士们被惊醒了,他们一边跑一边喊醒还在沉睡的人们。

    城外的叫喊声惊醒了平阳城的最高军事首领,平阳司马快步冲上城头,往下一看。

    好家伙!

    小小的平阳城外被三戎的兵马围得水泄不通,远处还有火把不断的涌向这里。

    “我的妈呀,这么多的敌人,看来绝非翟戎一家这么简单。”平阳司马心中暗暗吃惊。

    “司马大人,如此多的敌人,我们该如何是好?”守城的将士们也同样是担心不已。

    但从敌人的数量上看,绝对在万人以上,可是守城的将士还不到两千人,加上百姓最多也就万把来人。

    更何况留在城内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女’人孩子,大多数青壮劳力在雍城服劳役。

    还有更糟糕的,是三戎把平阳围得铁桶一般,莫要说前往雍城给秦君赢嘉送信,就是一只鸟也难以飞出城去。

    守城的将士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望着将士们担心的样子,作为秦都的最高军事长官,平阳司马还是要给将士们打气。

    “诸位莫要担心,翟戎虽多,但是他们不善攻城战,只要我们守住今夜,到了明天,国君就会发兵来救我们。”

    听到天一亮,国君就会来救大家,将士们的担心稍稍平息了一点,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哇-哇-哇---”

    “噢--噢-噢--”

    “吁-吁--吁----”

    三戎的兵马已经来到城下,发出一声声怪叫。

    “众将士,搭弓上箭,准备战斗。”

    平阳司马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