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十九章 袭击平阳 二
    “攻城---”

    平阳城下,翟戎王一声大吼,翟戎、緡戎、镕戎等三戎的将士蜂拥般向平阳城冲去。,:。

    三戎之中,緡戎实力最大,大约有五六千将士,镕戎和翟戎的实力相当,各有约三千左右,更何况翟戎经过上次北塬之战之后有损失了上千兵马,在三戎中实力最弱。

    进攻平阳之前,三戎就已经做过分工,由实力最强的緡戎进攻平阳城的西‘门’和北‘门’,翟戎进攻南‘门’,镕戎进攻东‘门’。由于本次出征乃是翟戎组织,于是就由翟戎王来协调各方。

    眼看敌人进入秦军的‘射’程之内,平阳司马大喝道,“‘射’---”

    霎时间,秦军将士的箭簇雨点般‘射’向三戎的兵马,

    “啊--”

    “啊--”

    。。

    冲在前面的戎狄将士很快就被秦军‘射’死马下,“吁--”有几名戎狄将士勒住马缰,徘徊在阵前。

    “嗖--”“嗖---”箭簇在戎狄将士的耳边飞过。

    带兵冲阵的翟戎左骨都侯见状,一边冲一边喊道,“藏--身--”,只见他头往下一偏,迅速钻到了马腹之下。

    刚才还在徘徊的戎狄将士见状,学着左骨都候的样子,都藏身在马腹之下,于是战马就成了他们的藏身之处,随后,大喊几声“驾驾--”,翟戎战马飞快的冲向平阳,旋即来到城下。

    来不及半点歇息,戎狄将士掏出身上的飞虎爪“呼呼”抛向城头,试了几下,确信飞虎爪抓紧之后,便开始往城上爬去;那些没有带飞虎爪的士兵便搭‘成’人梯,三三两两的往上爬。

    “司马大人快看,敌人冲上城了。”

    正在组织将士们‘射’击敌人的平阳司马低头一看,好家伙!只管‘射’击远处的敌人,一眼没注意,冲到城下的敌人已经爬到了城墙的半中腰。

    “快拔刀,砍断绳索--”平阳司马对手下命令道。

    几名手下收起弓箭,拔出腰刀准备砍断敌人抛向城头的飞虎爪绳索。

    “嗖---”远处一把弯刀旋转着飞了过来,“嚓--”正中秦军‘侍’卫的‘胸’口,还没等他砍断飞虎爪的绳索,就被飞过来的弯刀刺死。

    兵贵神速!

    冷兵器时代的战斗,实力相当的情况下,速度往往是决定胜败的重要因素。

    就在守城将士被弯刀刺死的那一刻,已有戎狄将士顺着绳索爬上城头。

    “噢-噢--噢--”

    “噢-噢--噢--”

    戎狄毕竟还是野蛮人,冲上城头的戎狄士兵怪叫几声,随即拿起弯刀冲向还在‘射’击的秦军士兵。

    秦军只管‘射’击城下‘潮’水般涌过来的敌人,那曾想到身后扑过来的戎狄士兵,在没有多少防备的情况下,很快就有秦军将士被戎狄士兵刺死在城头。

    一个--

    两个---

    三个、四个—

    。。

    越来越多的戎狄将士爬上了城头。

    正在‘射’击的平阳司马眼看着爬上城头的敌人越来越多,急忙丢下手里的弓箭,拔出佩剑,与冲过来的戎狄将士厮杀在一起。

    别看平阳司马身材高大,但身手非常敏捷,加之秦人的武器比戎狄的短刀要长处许多,虽然以一对三,还是把几名戎狄将士‘逼’的步步后退。

    趁着敌人后退之机,平阳司马挥剑刺向没来及躲闪的戎狄士兵‘胸’前,“啊--”戎狄士兵应声倒下。

    眼看同伴倒下,另外两名戎狄士兵明显胆怯了,一边战斗一边偷望城下,期盼能够有更多的兄弟冲上城头。

    平阳司马愈战愈勇,不多时,又将一名戎狄士兵砍落城下。

    “将军,敌人从西‘门’冲上来了。”就在他马上就要将第三个戎狄士兵杀死的时候,身后传来秦军的呼救声。

    “什么?”

    “敌人从西‘门’冲上来……啊---”士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飞过来的弯刀刺中了后背,随即跌下城头。

    “你们完了--”最后一名戎狄士兵对着平阳司马冷笑道。

    “就算城破,我也要拉上你垫背。”

    说完平阳司马挥剑将最后一名戎狄士兵的头砍下。

    “将军,北‘门’也有敌人冲上来了。”还没等平阳司马回过神,又有士兵跑过来禀报。

    “步兵统领何在?”

    “末将在---”步兵统领满身是血的跑了过来。城上的敌军越来愈多,单纯的‘射’击已经无法将敌军打退,步兵统领已经带着将士们与冲上城头的戎狄厮杀在了一起。

    “你速速带人守护南‘门’。”

    “将军,西‘门’、北‘门’失守,为何要前往南‘门’?”步兵统领不解的问道。

    “休得多言,速速去办。”平阳司马怒吼道,说完拿起长戈,快步跑下城楼。

    “快把我的马牵过来--”

    此时的平阳司马已经意识到平阳城是守不住了,所以他已经不想着如何守住城池了,而是考虑如何将公子嬴任好带出城的问题。

    一旦城池被破,将会是一场大的灾难,如果敌人知道秦国公子还在城里,会舍了命的来追杀他的。

    所以他要趁着敌人还没破城之前,带着嬴任好逃出城去。

    他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向东向西都是一马平川的川道,敌人会很容易追上自己;

    向北虽然能够逃到雍城,但是这条路想都不要想,敌人一定会派重兵截杀,最后就只有向南逃跑了。

    主意打定之后,平阳司马快马加鞭冲向秦宫。

    “公子,快起来,戎狄打进来了----”平阳司马一路喊过去,顺便叫醒其他的人,在没发保护他们的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叫醒大家,让百姓们自行逃跑。

    秦宫很快就到了,宫‘门’也早就就打开了。

    “将军快进来---”内‘侍’一边请他进宫一边连忙问道,“将军,敌人真的打进来了?如此高的城墙,他们如何进的来?我们可该如何是好啊?”

    内‘侍’一连串的问话,‘弄’的平阳司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先别说这些,我问你公子在哪里?”

    “公子早就起来了,在内殿等你。”

    平阳司马跳下马,快步走进内殿,公子赢任好已经在哪儿等他了。

    “公子,敌人已经冲上城头了,平阳恐怕不保,速速快跟我离开这里。”不等公子赢任好回话,平阳司马一把抱起他就出了宫‘门’。

    身后,内‘侍’边跑边喊道:“将军,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带上老奴吧。”

    平阳司马快步来到宫外,把赢任好放在马背上,飞身上马。

    “将军,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追上来的内‘侍’还是不依不饶的问道,“能不能带上老奴?”

    “将军,你能带上他吗?”骑上战马的赢任好望着可怜兮兮的内‘侍’,试探‘性’的问道。

    “公子,没时间了,敌人太多,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你听他们已经打进来了。”

    果不其然,西‘门’方向已经传来了戎狄的怪叫声。

    “哦-哦–哦哦---”

    “哇哇哇----”

    ……

    平阳司马回望一眼秦宫,老内‘侍’等人还在眼巴巴的望着他们,永别了,这些可怜的老秦人!

    “驾-驾--”

    平阳司马猛‘抽’一鞭,战马一声长鸣,闪电般向南‘门’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