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章 袭击平阳 三
    平阳司马前脚刚走,緡戎太子带领的大军就杀过来了。

    “快关上大‘门’---”逃跑无望的老内‘侍’见敌人从西面杀过来,赶紧命人关闭秦宫大‘门’,内‘侍’、宫‘女’一起跑过来,慌忙将大‘门’关闭。

    可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已经杀过来的緡戎太子,可不会就此放过到手的‘肥’‘肉’。

    “勇士们,砸开大‘门’--”緡戎太子一声令下,手下将士们疯一般冲过来砸‘门’,刀劈、斧砍、箭‘射’、人扛等办法都用上了,坚固的秦宫大‘门’还是没有打开。

    “你们这些笨蛋,翻墙进去。”緡戎太子见状,命令手下翻墙。

    很快就有几名緡戎士兵搭‘成’人梯爬进宫内。

    “哦哦哦---”

    “哇哇哇---”

    跳进宫内的緡戎士兵一见到那些白白嫩嫩的宫‘女’,苍蝇见了血一般兴奋,他们没有急着去打开宫‘门’,而是持刀拦住四散逃窜的宫‘女’们,做着鬼脸怪叫道。

    “啊--”

    “啊--”

    宫‘女’们被这些怪模怪样的緡戎士兵吓得‘花’容失‘色’、四散逃窜。

    “哈哈哈--”

    “哈哈哈--”

    緡戎士兵持刀开始追逐早就吓的魂飞魄散的宫‘女’们,很快有几个宫‘女’就被身强体壮的緡戎士兵追上了。

    逮住宫‘女’的士兵,抱起来就往宫内走,几个饥渴到极点的士兵当场撕扯宫‘女’们的衣服。

    “财狼,放开你们的狗爪。”

    望着遍地撒野的緡戎士兵,正在抗‘门’的老内‘侍’气的浑身发抖,‘操’起身边的木棍,对着正在撒野的緡戎士兵后脑砸去。

    “嗷--”正在撒野的緡戎士兵一声大叫,向后倒下去。

    众内‘侍’宫‘女’见状,纷纷‘操’起家伙追打冲进宫内的几名緡戎士兵,面一下子‘乱’了。

    “咣当--”一声巨响,秦宫的大‘门’被撞开了,緡戎太子带人冲了进来。

    “哈哈哈哈,我终于来到这秦宫了。”緡戎太子大笑道,“兄弟们,都把眼睛睁大点,把这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有‘女’人都给我带走。”

    緡戎士兵兴奋的举起弯刀“哦—哦--”大叫起来。

    “站住--”就在緡戎士兵们准备在秦宫撒野的时候,一声吆镇住了这些人。

    緡戎太子定睛一看,只见秦宫老内‘侍’手持一根粗粗的木棍,凛然的挡住緡戎将士的去路。

    “咦,这个老东西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緡戎太子手持弯刀望着眼前的老内‘侍’嬉笑道,“秦宫没人了吗?需要你出来保护。哈哈哈哈---”

    “嗖---”

    一把弯刀飞起,“嚓”的一声刺进老内‘侍’的‘胸’膛。

    老内‘侍’摇晃了几下,跌倒在地。

    “我呸--,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緡戎太子对着老内‘侍’吐了一口,踩着他的尸体冲进秦宫。

    很快,秦宫里大量的珠宝、‘玉’器、丝绸、古玩等等就被緡戎将士们搜罗出来,堆积在大殿外的广场;当然也包括秦宫的内‘侍’宫‘女’们。

    天已经亮了,緡戎太子望着这些战利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有了这些东西,咱们这趟差事也算没有白来。”

    说完,緡戎太子来到宫‘女’们面前,伸长鼻子,把宫‘女’们一个一个挨个嗅过去,“啊--,真好闻,比我们那些臭娘们香多了。”

    緡戎太子来到一位身着白裙,个头较高的宫‘女’跟前,伸手准备‘摸’她的脸。

    “把你的爪子拿开。”白衣宫‘女’呵斥道。

    “哈哈,美人‘性’子够烈,我喜欢。今晚爷爷我要你了。”这个‘女’人长得比其他宫‘女’还要美一些,緡戎太子在人群中一眼就看中了她。

    “她是秦国王妃,你休想动她半根毫‘毛’。”还没等王妃说话,旁边的宫‘女’挡在她面前,对緡戎太子怒斥道。

    “王妃?哼哼,有味道,爷爷今天就要这个王妃。”緡戎太子一把拨开宫‘女’,来到王妃面前,伸手再次准备捏王妃的脸。

    “别过来--”秦国王妃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厉声对緡戎太子道。

    緡戎太子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爷爷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个‘女’人以死威胁过我,你死啊---。”

    说着,緡戎太子又往前走了一步,眼里冒出凶狠的光芒。

    “国君,别了--”

    说完,秦国王妃手中的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

    “铛铛--”

    匕首落在地上,秦国王妃倒在自己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王宫里,自从嫁入秦国以来,每天她都处于惊恐担心之中,现在她再也不用担心了。

    “哎---,这么好的一个美人,可惜了。”望着自杀在面前的秦国王妃,緡戎太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报---”

    就在这时,一位镕戎的探马跑了进来。

    “小人是镕戎王的手下,我家大王让小的告诉太子,天已经亮了,我们应尽快撤离平阳,前往伏击的地点。”

    按照事先的约定,緡戎军队要在天亮之前埋伏在灵山周边,只等秦军出城救援平阳,他们就趁机拿下雍城。

    现在天已经亮了,自己应该带着军队赶往灵山埋伏了。

    听完镕戎手下的禀报,緡戎太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道:“镕戎王派你来通报,翟戎王的人呢?”

    这次战斗应该由翟戎王负责,按说这里的一切都应该由他来安排,现在怎么会由镕戎王来告知呢?緡戎太子当然疑‘惑’了。

    翟戎王当然知道应该由自己来指挥这场战斗,只是现在他根本就‘抽’不出身来,此时的他正指挥军队与秦军的守城将士厮杀着呢。

    当天晚上,平阳司马带着嬴任好来到平阳南‘门’之后。步兵统领已经调集所有的守城的将士,全力打击进攻南‘门’的翟戎将士。

    在秦军将士的‘射’击下,翟戎的多次进攻均被打退。

    “将士们,随我出城。”打退翟戎的多次进攻之后,平阳司马率领秦军将士冲出城。

    “大王,平阳城‘门’打开了!”

    “什么?”

    还没等翟戎王回过神,大批秦军涌出城,向着他们杀了过来。

    这时,翟戎王终于明白了秦军要从南‘门’突围的目的。

    “翟戎的勇士们,敌人要从我们这儿突围了,围住他们,消灭他们---”翟戎王对将士们喊道。

    双方沿着平阳南‘门’一路向南边杀去,你追我跑,一直杀到天亮时分。

    经过大半夜的厮杀,在步兵统领等秦军将士的保护下,平阳司马终于将翟戎将士甩到了身后。

    “左骨都侯,看见那个人没有,他就是平阳城的最高长官,追上去杀了他。”指挥战斗的翟戎王发现了平阳司马的企图,命令身边的翟戎左骨都侯带兵追杀。

    “大王放心,末将定能将他生擒回来。”

    “好,快追--”

    “驾--”翟戎左骨都侯两‘腿’一夹,战马闪电般向南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