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一章 袭击平阳 四
    太阳出来了,照耀在宽阔的渭水上,‘波’光粼粼;河岸边早起的鸟儿,在水面上自由的追逐着、嬉戏着,时而“嘎-嘎-”的叫上几声,时而附身向水面冲去。

    “得-得-得--”

    “得-得-得--”

    纷‘乱’的马蹄声很快就打破这清晨的宁静,两匹战马从北边你追我赶冲过来,受到惊吓的水鸟们“扑棱棱”向一边飞去,不时回头惊恐的望着下面两匹战马。

    “前面的秦军,你给我站住。”翟戎左骨都侯挥动弯刀一边追赶一边对平阳司马喊道。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平阳司马回头一看,好家伙,翟戎左骨都侯正飞马追了上来,“咦--,怎么是他?”平阳司马心中暗惊。

    秦国与翟戎打了多年的仗,对于这位左骨都侯的勇猛,平阳司马心中是有数的,虽不敢说是万夫不当之勇,至少以一敌三那是没有问题的。

    这时,左骨都侯也认出了前面的人就是平阳城的最高军事长官,而且他的身后还带着一个小孩。

    不用猜,左骨都侯都知道这个小孩一定是一位重要人物。

    “哦哦哦----,平阳司马,你跑不了了。驾----”翟戎左骨都侯两‘腿’一夹,胯下的战马再次发力,冲上前去,很快追到渭水岸边。

    前面就是渭水,河面宽阔而平静,平阳司马没有丝毫的犹豫,拍马向河里冲去。

    进入河中,平阳司马战马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翟戎左骨都侯见状,二话没有打马冲进河里,水‘花’四溅。追到河中间时,翟戎左骨都侯终于拦住了嬴任好和平阳司马。

    “哈哈哈--,平阳司马,老伙计,终于追上你了,我看你这下往哪逃?”

    “无耻贼人,快快闪开,不然要你的命。”虽然被大人拦住了去路,平阳司马毫不示弱,说罢挥动长戈刺向左骨都侯。

    左骨都侯头一偏,躲开了平阳司马刺过来的长戈。

    一枪未中头部,平阳司马朝着左骨都侯的腹部又是一枪,左骨都侯见状,闪身钻到马下。

    “抓紧我--”平阳司马对身后的赢任好喊道,说罢,趁机左骨都候躲闪的机会打马向前跑去。

    逃跑并不是因为他害怕翟戎人,若放在平常,二人大战几百回合都不成问题,可是今天他的身后还有秦国的公子,为了公子的安危,平阳司马不能与翟戎左骨都侯恋战。

    “哈哈,你心虚了,害怕了,哦哦哦--”左骨都侯怪叫着、大笑道。

    从平阳司马急匆匆逃走的行事方式,他已经看出了平阳司马的心虚,更知道了他身后这个小孩的分量。

    “哗哗哗---”

    “哗哗哗---”

    两匹战马在水中继续你追我赶,没跑出几步,左骨都侯又追上了平阳司马和赢任好,这一次他没有跑到前面去拦截,而是在两匹马相错的那一瞬间。

    翟戎左骨都侯飞身而起,冲向平阳司马的坐骑,直接坐在了平阳司马的马背上,双手抓着嬴任好就往下拽。

    “小孩,你给我下来,我知道你的分量。哈哈哈哈---”

    一股青草的味道扑进嬴任好的鼻子,嬴任好不觉打了个喷嚏,紧紧抱住平阳司马。

    打了半辈子仗的平阳司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翟戎人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可是距离太近了,他就在自己的身后,平阳司马的长戈失去了发挥作用,急的就地打转。

    “你给我下来--,下来--”平阳司马大吼道,可是翟戎人岂能听他的,拽住赢任好就往下拉。

    嬴任好虽然机智,但还是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给吓住了,他腾出一只手,拼命的把左骨都侯往后推。

    但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根本就没法摆脱这个强壮的翟戎男人,急的快要哭了。

    慌‘乱’中,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这是一把匕首的刀柄。

    匕首?

    这可是翟戎人吃‘肉’时的餐具。

    嬴任好抓住刀柄,拔出匕首,朝身后的翟戎左骨都侯的‘胸’膛猛刺进去。

    “哦--”

    翟戎左骨都侯大叫一声,从马上跌落下去。

    跌下马的左骨都侯并没有死,他在水中站起身,捂住‘胸’前的伤口,撒‘腿’向自己的战马跑去。

    “哪里走--”

    平阳司马岂能放弃如此好的机会,挥动长戈对准翟戎左骨都侯刺去。

    左骨都侯虽然中了一刀,但他毕竟是翟戎一位有名气的勇士,他一闪身一把抓住刺过来的长戈,与平阳司马在水中撕扯开来。

    “你给我下来。”

    左骨都侯抓住长戈,试图将平阳司马从马上拽下来。

    别看翟戎左骨都侯受了伤,但是力气依然很大,撕扯的过程中,一度把平阳司马连人带马拉着往前走了几步。

    “哈-哈-哈---”左骨都侯狂笑道。

    平阳司马当然也不示弱,抓紧枪杆,使劲往后拽,一个马上、一个在马下,两个人在渭水里不断的撕扯着。

    突然,翟戎左骨都侯手松开了,平阳司马连人带马往后猛地退去,差点从马上掉下来。

    勒住马,平阳司马定睛一眼,只见左骨都侯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去。

    他的身后,嬴任好手持匕首镇定站在水中,刀尖的鲜血一滴一滴的落进水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嬴任好已经跳下马,挥刀从身后刺中了翟戎左骨都侯。

    “你,你,你---”左骨都侯转过身愣愣的盯着赢任好,随后抬起手指着他,断断续续的说道:“想我征战一生,竟会死在一个孩子手里。”

    “噗嗤---”没等左骨都侯说完,平阳司马又是一枪刺进他的‘胸’膛。

    左骨都侯顺势跌进渭水里,临死他都没‘弄’明白,自己征战一生,杀死过无数的秦军将领,终了竟死在一个孩子手中。

    一股血‘色’浮出水面,承载着翟戎左骨都候的尸体顺水而下,流向无尽的东方。

    “公子不简单啊!竟然能够杀死大名鼎鼎的翟戎左骨都候。”平阳司马望着水中的赢任好由衷的感叹道。

    “嘿嘿--,这还要感谢将军,要不是你,我绝对杀不死他。”赢任好谦虚的说道。

    “来--,走吧。你看,我们再不走,敌人可就要追上来了。”平阳司马伸出手,把赢任好拉上马。

    坐在马上,赢任好朝平阳望了一眼,只见许多翟戎将士已经纵马朝着这边追过来。

    二人不敢怠慢,放马向秦岭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