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二章 季子阻战
    渭北高原,秋日午后的阳光照耀在无边草地上,温暖而耀眼。。

    一匹骏马一路向北疾驰,直奔秦国的新都城---雍城。

    “快开城‘门’,快---”

    “开城‘门’--”

    快马飞快的冲进雍城,向秦国王宫方向奔去。

    “报---,平阳急报。”

    正在与大臣们商议政事的秦君赢嘉听到外面急促的禀报声,心中一紧,敏锐的意识到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前几天就发现有敌人前来探营,可是几天过去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他隐隐觉着这里面一定不正常。

    “快让他进来。”

    探马快步跑进秦宫大殿。

    “启禀国君,昨天夜里,翟戎联合镕戎、緡戎等发动上万兵马一起向我平阳城发动进攻,城池已被攻陷。”

    “什么?三戎进攻平阳?平阳陷落了?”秦君赢嘉惊得从案几背后站起身来,现在看来翟戎之所以没有向雍城发动进攻,而是移兵进攻平阳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们会来这么一手?

    “可恶--,这帮蛮荒之徒。公子以及王妃他们情况如何?”秦君赢嘉紧张的问道。面对这些野蛮的戎狄人,秦君赢嘉知道一旦城池被攻陷,那一定是生灵涂炭、横尸遍野。

    “平阳被攻克,王妃被俘后,不堪忍受敌人的侮辱,已经自杀了,任好公子被平阳司马从王宫救出,目前生死未卜,百姓们死伤无数。”探马将平阳的情况一字一句的向整个秦庭做了汇报。

    “我、我、我--”

    听完探马的禀报,秦君赢嘉脸‘色’煞白,语言迟钝,说不出话来,摇摇晃晃的扶着案几走下殿来。

    “国君要做什么?”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国君身上,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秦君赢嘉右手扶着案几,抬起左手捂住了‘胸’口,血从他的伤口再次流出。

    “我,我--”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在众人的注视下,秦君赢嘉“啊--”的一声大叫,朝后倒了下去,直‘挺’‘挺’的躺在秦宫大殿里。

    “国君--”

    “国君,快醒醒--”

    大臣们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住了,赶紧跑上前扶起秦君赢嘉,抬往偏殿,请郎中过来诊治。

    郎中不敢怠慢,很快就被请到了偏殿,赶紧给国君上‘药’、包扎。

    “哎---,我早就说过,国君这病动不得气,会要命的。”老郎中一边包扎,一边叹气道。

    其实,谁都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当下秦国的局势没有给国君喘息的机会啊!就算是他病倒了,秦国面临的困境还摆在那儿,敌人就在眼前,秦国该何去何从?

    “大哥,君父病了,可是秦国的该怎么办?你快拿主意,我的意思是立即发兵救援平阳。”面对躺在‘床’上的君父,赢载对太子赢恬说道。

    “对,国君已经被三戎气病了,太子应快快发兵,收复平阳。那里可是我们的都城啊!”赢载话音刚落,将军赵骥也跟着说道。

    “对,我们应该尽快发兵救援。”将士们在二人的煽动下,跃跃‘欲’试。刚才还低声说话的他们,声音也高了起来。

    “曹叔,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太子赢恬征询大臣曹叔的意见。

    “太子,老夫以为应该发兵救援,虽然王妃一死,少公子也不知下落,但是那里还有我秦国的数万百姓,晚一会救援,就会有更多的生命被杀死。为了秦国将来考虑,太子也应该发兵救援。若能将敌人赶跑,我们也可以尽早埋葬王妃、寻找少公子。”曹叔说道。

    “好--,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我们就发兵救援平阳。众将士听令,调集军队殿外集合。”太子赢恬道。

    “诺--”

    太子已经发话,赢载带着所有将领们朝殿外走去。

    “慢--,我有话说。”这时一位大臣挡住了赢载等人的去路。

    赢载一看,原来是散关大夫季子。对于这位投降过来的散关大夫,赢载心中一直存有芥蒂。在他看来,虽然季子已经归顺秦国,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其内心深处肯定还想着有朝一天秦国衰败了,他好趁机恢复他的散国。

    所以,当他看见季子出来阻拦,他心中的怒火迅速燃起。

    “你有何话要说?快讲,别耽搁我们的时间。”赢载不屑的说道。

    “公子,下臣以为此时我们不应该出城。”季子说道。

    “什么?你说我们不应该出城,老糊涂了吗?”赢载的反应很是‘激’烈,“你知道不知道,三戎已经攻克平阳,王妃都自杀了,我弟弟现在还生死未卜,你竟然说不应该出城,呆在这里等死吗?你说说到底安的什么心?滚开--”

    说完,赢载一把推开季子就往外走。

    季子也急了一把拽住赢载的衣袖道,“公子,你可知道,三戎为何不进攻雍城,而要奔袭平阳吗?”

    “你个老东西竟然还敢撕扯我的衣服,不想要命了。”赢载根本就不听季子的劝阻,飞起一脚将季子踢翻在地。

    “我早就知道,你们散人在翟戎那里呆过几十年,现在归顺秦国就没安好心,今天一看果然如此。说--,你是不是翟戎的细作。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帮助他们说话。”情急之下,赢载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季子虽然被赢载踢翻在地,但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主张,上前一把抱住赢载的‘腿’,就是不让他出去,“二公子,你杀了我都行,但你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

    “我听你说话,你首鼠两端的墙头草能说什么话,我们失利的是时候,你带兵袭击我们,我们得势的时候,你又来投降秦国。若不是当初君父收留你,我早就把你们散人给灭了。”赢载拔出剑,威胁道。

    剑光在季子的鼻子前晃动。

    “二弟,你先息怒,听听他的意见。”太子赢恬说道。虽然赢恬也对君父允许散人进入秦国有意见,但他见季子如此执着,还是答应先听听他的意见再说。

    “大哥,他一个投降过来的家伙,能有什么好主意,还不是想拖延我们进攻三戎的时机。”说罢,赢载持剑对着季子道:“快滚开,不然我杀了你。”

    季子的僵劲也来了,他死死的抱住赢载的‘腿’,闭上眼睛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