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三章 怒火中烧
    场面一下子冷在了那里,虽然赢载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季子,但还是下不手,毕竟人家现在也是秦国的大夫,更何况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赢恬毕竟比赢载大两岁,相对来说还是稳重一些,他上前拿下赢载手中的剑,对将士们说道,“诸位稍等,我们等他说完在出发不迟。”

    众将士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季子,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

    “季子,你起来,把话说完。”

    季子这才站起身,平了平心绪,对众臣道:“诸位尽可以怀疑我的初衷,但既然我们散人已经归顺秦国,就已经把自己当做秦国人看待了。所以面对今天秦国的所面临的不利形势,觉着还是应该尽到一个秦人的责任,更何况国君还封赐我为秦国的大夫,更应该为秦国的未来着想。”

    “别说这些废话,有话赶紧说,平阳的情况万分危急,随时都有百姓死去。”赵骥不满道。

    “好,那我就长话短说,将军可知道吗,三戎为何出兵平阳,而不是直接进攻雍城吗?”

    “这还用说,平阳兵马少、城墙低,进攻起来容易,雍城守护严密,不容易攻克。”

    “说对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戎狄不善攻城战,面对雍城高大的城墙以及城外的护城河,秦国上万将士的守护,三戎自知难以取胜,于是他们只好改变策略,进攻平阳,其目的就是要把我们从雍城引出来。”季子说道。

    “如果此时我们出城救援平阳,就失去了城墙、护城河的保护,正好进了他们的圈套,必遭敌人的伏击,到那时秦国失去的就不仅仅是一座平阳城那样简单了。‘弄’不好整个国家就会随之灭亡了。”

    “危言耸听,哗众取宠。我们与戎狄打了几百年的仗,早就知道他们的实力,消灭秦国?他们能吗?”赢载不屑的说道。

    “能,一定能,公子你可知道,多年来我们与戎狄作战,实际上多半是与翟戎之间的战斗,单凭翟戎一家当然消灭不了秦国,可如果他们联合上镕戎、緡戎等其他戎狄的国家,一起进攻秦国,结果可就不一样了。你还敢保证他们消灭不了秦国?”季子反问道。

    赢载语塞,刚才探马禀报的已经很清楚了,这一次翟戎确实联系了镕戎和緡戎等国家一同向秦国发难。

    见赢载不说话,季子继续道:“诸位都清楚,这一次敌人不同于以往,他们已经联合了緡戎和镕戎的实力来进攻我们,为何呢?因为我们在北塬上修建了城池,而且还是都城,要长期在这里定居了,翟戎能不着急吗?能不拼了命的来夺回北塬吗?”

    众人点头。

    “所以这一次他们不但要抢劫秦国,还要消灭秦国。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只要我们一出城,敌人定会趁机来袭击雍城。到时候我们不但救援不了平阳,反而还会失去雍城。试问秦国将往哪里去?即使不灭亡,你还有地方去吗?至少在关中还有秦国的地方吗?”季子质问道。

    “哼--,这都是你的猜测而已,翟戎哪有这样的智慧?”听了季子的话,赢载虽然吃惊,但嘴上还是不愿意承认。

    “有----”季子肯定的说道:“近些年来,戎狄不断的与中原发生冲突,除了掠夺一些中原有文化的人进入戎狄的部落之外;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中原各国之间不断的战争,使得一些有文化、有思想的人自愿进入戎狄的地方。经过这些人的熏陶和教育,戎狄的智慧早就超过了当年。”

    “哈哈哈,你不会是说,经过你的教育,翟戎比以前聪明了吧?”赢载嘲‘弄’道,“我知道你对翟戎有感情,向着他们说话,在这里来吓唬我们。”

    虽然赢载在挖苦嘲‘弄’,但季子还是淡淡的说道:“既然公子还是这样认为,那季子的话已经说完了,听与不听,随公子的便。公子不是要杀我吗,现在就可以,来吧!”

    “这?”

    季子如此一说,赢载倒是没了主意。

    因为,他能够看出,在场的大臣们大多数对季子的话持赞同态度,于是他又不甘心的对太子赢恬到:“大哥,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因为他几句话我们就吓破胆吧。”

    赢恬迟疑了,他不是不明白季子意思,但是面对平阳还在受苦受难的百姓,他也不能不出兵。

    “这个,这个容我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听他的。”

    “啊?”众人吃惊的来到‘床’边,不知什么时候,秦君赢嘉竟然醒了,他虚弱的说道:“季子说的对,三戎之所以发兵进攻平阳,目的就是要引‘诱’我们出城,想趁机消灭我们。”

    其实,早在季子开始建议的时候秦君赢嘉就醒过来了,他一直默默的听着大臣们的对话,他心里很清楚现在前往平阳救援,也只是尽尽心罢了,根本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目前他最担心的还是,小儿子赢任好的安危,这个孩子太有勇有谋,如果再长几年,他真想把国君的位置传给他。

    “可是君父,如果我们不救援,平阳会有更多的百姓丧命的。”赢载说道。

    “没有用了,平阳早就是一片废墟了,现在去与不去,都无济于事了。”秦君赢嘉说完,痛苦的扭过脸,侧过身秦君赢嘉挥挥手,示意大家退去。

    国君说得对,一旦平阳被三戎攻陷,肯定是生灵涂炭,该杀的、该抢的,早就被他们肆虐过了,现在去与不去还有多大作用呢?

    既然国君已经做了最后的决定,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默默的退出偏殿。

    痛苦往往不是最可怕,忍受痛苦才是最煎熬的!

    此时的秦人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明知自己的王妃被‘逼’而死,他们没有办法报仇!

    明知自己的公子生死未卜,他们没有办法寻找!

    明知自己的百姓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他们没有办法出手相救!

    巨大的痛苦正折磨着秦人。

    他们的‘胸’中早就积满了怒火,等着吧,这些怒火不烧毁自己,就要摧毁地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