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五章 三戎退兵
    灵山。。

    埋伏在这里的緡戎军队已经等了一整天。

    “太子殿下,秦国怎么还不见出兵援救平阳?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在这儿伏击他们?”左将军问道。左等右等,还是不见秦军从雍城出来,等候多时的緡戎大军有些不耐烦了,来到太子的大帐,等他拿主意。

    “我怎么会知道?翟戎的左贤王不是信誓旦旦的说秦国人一定会出城救援平阳吗?人家怎么没有救援,而是窝在城里不出来。”緡戎太子道。

    “谁知道呢?要是秦军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实在不出来的话,那我们也只好回去了,说实话就算是拿下秦国与我们也没有多大关系。”緡戎太子不满的说道,“要不是父王非要我们出兵帮助翟戎,我才不原来呢!”

    “就是,就是,只要我们有了这几车的宝贝,还有这么多的秦国美‘女’就算没有白来这一趟。就算是拿下北塬,也是人家翟戎的地方,我们又不能居住,还不如趁早回漠北,我们也好准备过冬的粮草。”左将军建议道。

    “嗯--,你说的甚合我意,要不我们再等一天,明天这个时候,秦国人还不出城,我们就回家。”

    “好,我们听太子的。再不早点回家,这些抢来的美‘女’可就守不住了,你看她们那个‘骚’劲,嘿-嘿-嘿--。”左将军‘淫’笑道。

    左将军这么一笑,大帐里的其他緡戎将领都跟着笑起来。

    “太子,不瞒你说这中原‘女’人的滋味确实比咱们戎狄的‘女’人好啊!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哪像咱们那些‘女’人,个个身上都有一股子青草味。一点都提不起兴致。哈哈哈哈---”大帐里发出一阵‘淫’笑声。

    “哼哼---,带秦国的美‘女’回去,你不怕你帐里的那几个老婆扒了你的皮。”太子对左将军揶揄道。

    “她们敢?”左将军豪气道,“有了这几个美‘女’,谁还看上那几个丑‘女’人,她们敢不乖乖的,我就把他们立马降为贱民,让她们去草原喂马。”左将军狠狠道。

    “哎---,我怎么说你们这些人呢!”緡戎太子无奈的笑道。

    说笑归说笑,但是緡戎太子却明确的感受到了,大家已经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了。

    第二天,秦国的军队还是没有出城。

    这一下,緡戎军彻底是呆不住了,抢劫大量的珠宝‘玉’器、丝绸锦缎还有‘女’人放在秦国的都城周边,怎么都让人觉着不安全。

    “来人--,你去问问翟戎王,秦军不出城,我们该怎么办?”緡戎太子等不下去了,命人前往渭水河谷向翟戎王拿主意。

    “是--”

    当緡戎使者赶到渭水河谷时,翟戎王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难受。

    秦军迟迟不出城来救援平阳,而自己的爱将左骨都候还在追击平阳司马的过程中被杀,现在緡戎由沉不住气了,来向他讨要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一连串的事情让他身心俱惫。

    “左贤王,你不是说一旦我们进攻平阳,秦军就一定会出城来营救吗?怎么两天时间过去了,还没有见到秦军的影子?你说说,现在緡戎来向我们讨要下一步的军事计划,该怎么办啊?”当着緡戎使者的面,翟戎王向左贤王问道。

    当然了,两天时间过去,秦国没有出兵也让左贤王感到意外,到底是那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我们那个环节出了问题?让秦国意识到了我们的伏击计划。”左贤王试探‘性’的说道,“我想,他们最多只能等上三天,三天后秦国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要是三天后,秦国还不出城,怎么办?”翟戎王不满的问道。

    “这个?”左贤王无奈的说道:“那我们就只好联合三戎,进攻雍城。不然今年冬天我们可只好在陇山以北度过了。”

    “只好如此。”随后翟戎王对緡戎使者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太子,让他们再等一天;如果明天秦国还不出兵,后天一早我们在雍城城下集合,进攻雍城。”

    “是--”使者转身离开翟戎大营,快马向緡戎太子汇报。

    “什么?他让我们再等上一天。”听到翟戎王还要让自己等上一天的消息后,緡戎太子大怒:“我凭什么要为他们等下去?你们说说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等下去。难道就因为我们都是戎狄?”

    “太子说的对,我们不能再等了,今天就漠北。”将士们一起吆喝道。

    “好,诸位现在就收拾收拾,午饭后我们的大军就撤回漠北。”緡戎太子下令道。

    “太子且慢--”左将军拦住了。

    “怎么,你不想回漠北?”

    “太子,我知道大家急于回家的心情,但是大家试想一下。我们大白天大张旗鼓的撤兵,无疑是向秦国表明我们已经与翟戎闹僵了;秦国一旦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发兵进攻翟戎和镕戎。诸位试想一下,我们撤兵之后,翟戎镕戎能是秦国的对手吗?不管怎么说翟戎也是我们自己人,我们总不能一走了之,把他们丢给秦国挨打吧。”左将军说道,“即使我们不给翟戎帮忙,也不能害了他们吧!”

    “这倒也是,那你说说该怎么办?”

    “很简单,我们等到晚上偷偷的走,这样既可以‘迷’‘惑’秦人,让他们以为我们始终没有离去,而且也可以提醒翟戎,我们已经走了,让他们尽早退兵。不知太子以为如何?”

    “好,就以你的,我们晚上退兵。”

    当天晚上,緡戎大军趁着夜‘色’,悄悄从驻守的灵山大营撤离。由于深夜,不管是城里的秦军,还是渭水河谷的翟镕两家都没有发觉。

    直到第二天一早,前往商议联合出兵事宜的镕戎将领才发现了这一情况,赶紧将情况禀报给自己的大王。

    “翟戎王,你知道不知道,緡戎已经退兵了。”得到消息的镕戎王赶紧跑到翟戎王的大帐给他说了此事。

    “什么?緡戎太子退兵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翟戎王大吃一惊,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就在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翟戎王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这么说,緡戎使者回去后,人家就决定要走了。

    “哎---”翟戎王一声长叹。

    緡戎一走,只剩下不到两千人的翟戎和不到三千人的镕戎还能与秦国抗衡吗?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翟戎王的眼泪默默的下来了。

    泪水落下时,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他清楚,这次之后,翟戎是再也没有回到北塬的机会了;祖先的土地竟然在他的手里要彻底失去了。

    他默默的落泪了。

    静静的离开了。

    这一次翟戎人没有一声怪叫,也没有劫掠秦人。

    回望,秋风中北塬,雄伟的雍城,翟戎人伤心的回头。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