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六章 任好归来
    秦都雍城。

    雍水岸边,稍稍有所恢复的秦君赢嘉望着无边的秋‘色’发呆,秋天了,北塬上寒意已经很足了;秦君赢嘉裹紧了衣服,望着远处的山川,久久不语。

    几天来,不断有平阳败退的将士从各地赶回雍城。可是独独没有见到平阳司马和公子任好,这令秦君赢嘉心中的忧虑越来越甚。

    “难道,他们在战斗中遭遇不测了?”

    这种忧虑不断搅扰这秦君赢嘉的安宁,这让原本已经很虚弱的秦君赢嘉赢嘉更加消瘦。

    乌云从远处的秦岭山边压过来,越来越浓,不一会儿整个山梁都被乌云笼罩住了。

    风,越来越急,也越来越冷。

    “国君,要下雨了,我们回吧。”身边的内‘侍’提醒道。

    秦君赢嘉没有动,他的目光始终盯住远处的秦岭,他知道那里有自己的孩子和爱将。

    可是,你们到底在哪儿?

    秦君赢嘉有些难受。

    云层越来越厚,风中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湿气,吹得秦君赢嘉的衣裳呼呼摆动。

    “国君,赶紧回吧,这是要下大雨的征兆。”内‘侍’有些急了,催促道。

    秦君赢嘉慢慢的转过脸,回望一下远处的秦岭,依依不舍的往雍城走去。

    刚走到城‘门’口,豆大的雨点跟在脚后落下,“啪啪”打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散发出一阵泥土的味道。

    天也越来越黑,黑云压顶,电闪雷鸣。

    “啪---”一声闪电划过长空,大地瞬间亮了起来,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

    “哗哗哗”漂泊大雨从天而降,溅起无数的水‘花’。

    好久没有这样的大雨了,将士们多少有些兴奋。可秦君赢嘉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敌人已经撤走好几天了,可他却没有了当初要杀回平阳的劲头;现在他都有些怕回平阳了,他不敢面对故都被毁的场面和存活下来百姓的目光。

    他真的不敢面对!

    “啪---”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长空,大地瞬间又亮了起来。

    一个身着戎装的将军骑着战马沿着闪电的光芒疾驰而来,犹如从天而降一般,向着雍城直奔过来。

    “啊--,你们快看,一匹战马从闪电中奔过来了---”眼尖的守城士兵指着前面的战马给身边的将士们说道。

    “在哪?在哪啊?”

    大地瞬间又暗了下去,如注的大雨“哗哗”的落在大地上,哪里有将军的身影,哪里有战马的影子。

    “咦---,刚才真的出现了,这下又不知道去哪了。”士兵疑‘惑’的说道,难道自己的眼睛‘花’了,出现了幻觉?

    他没有看错,也没有说错,真的是有人来了,平阳司马带着公子嬴任好回来了。

    经过几天的打探,他们已经知道三戎退兵了,所以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回来的路上,顺便前往故都平阳看了看。

    “啪---”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长空,骑马的将军已经来到城下。

    “你看,我说有人来了,你还不信,看看,这不是来了吗?”

    刚才发现的士兵高兴的对身边的将士们说道。

    “我是平阳司马,少公子回来了,快开城‘门’。”来人对着城楼大声喊道。

    “别啰嗦,快开城‘门’,那是平阳司马大人。”守城将军对身边的士兵喊道。

    “哦,好好好。”几个人赶紧打开城‘门’,放平阳司马等人进城。进城的平阳司马很快通过雍城的大街小巷向王宫方向奔去。

    雍城王宫。

    回到宫里的秦君赢嘉正出神的望着殿外“哗哗”的大雨。

    “孩子,你在哪里啊?”秦君赢嘉默念着,心中充满了对赢任好的怀念。

    这是今年以来少有的一场大雨,在大雨的冲刷下,原本烦闷的他,心绪稍稍有所平息。

    都一个下午了,这雨似乎没有一点要停歇的迹象,秦君赢嘉朝屋外走了走,现在他已经不想过多的关注那些关于战争、掠夺、入侵等等打打杀杀的事情。

    此时的他只想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与他的三个孩子坐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给孩子们讲一讲秦人的过去,听听他们说说自己的将来。

    可是,他们现在都在哪啊?

    “国君--,大好事,大好事啊!”内‘侍’冒着大雨慌不择路的跑过来。

    看着这慌慌张张的样子,秦君赢嘉有些生气,因为他打扰了自己对孩子的思念。

    “什么事情,如此慌张?”秦君赢嘉有所不悦的说道。

    “公子,他,他回来了。”

    “哪个公子回来了。”秦君赢嘉不解的问道。他有三个儿子,除了老大赢恬是太子外,还有赢载、赢任好两个儿子。

    他已经安排老大派出去查看雍城的水情了,老二去接收从平阳逃回来的将士了。

    老三赢任好现在生死未卜,当然他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秦人打仗这么多年,除了无数的将士死伤外,公室的子弟也死不少。多一个少一个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更何况,孩子已经失踪五六天了,派出去寻找的人也不下十次了,始终没有一点赢任好的消息,看来不是死了就是被“三戎”掠走了。

    “任好公子回来了。”内‘侍’兴奋的说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秦君赢嘉惊呆了,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赢任好这个时候能够活着回来。

    “少公子赢任好回来了。”内‘侍’再次确认了一遍。

    “快--,带他到我这儿来。”秦君赢嘉高兴的说道。

    话音刚落就看见殿外一高一低两个人冒着漂泊大雨走过来。

    “孩子---”秦君赢嘉冲进无边的雨幕,向赢任好跑去。

    “君父--”孩子挣脱平阳司马的手,跑向父亲。

    秦君赢嘉半跪在地上,紧紧地抱住赢任好,泪水合着雨水“哗哗”流下,“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君父--”赢任好呜呜的哭起来。

    许久他感到自己的后背有一点点的温热,“君父,你流泪了--”

    “没有,没有。”秦君赢嘉哽咽着说道,他把孩子报的太紧了,让赢任好有些喘不过气来。

    “国君,外面雨太大,回殿内说话吧。”内‘侍’上前扶起了秦君赢嘉,众人一起进入大殿。

    刚一进殿,平阳司马“噗通”一下跪倒在秦君赢嘉面前,“国君,末将守城不力,让平阳遭受如此大的浩劫。请杀了末将吧。”

    秦君赢嘉没有说话,上前扶起浑身湿透的平阳司马,低沉着声音说道,“下去换身衣服,你都湿透了。”

    不一会儿,三人都换好衣服,重新来到大殿。

    “国君,末将--”见到国君再次来到大殿,平阳司马双手抱拳跪下来,准备再次要求国君处理自己。

    秦君赢嘉摆摆手,示意平阳司马不要再说下去,“三戎联合出兵进攻平阳,乃是始料未及的事情,你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我岂能怪你?更何况,你置自己家人的‘性’命于不顾,孤身一人将任好从敌人的围追堵截中救出,理应奖赏才是。听诏,寡人任命你为平阳令,好好重建秦国的故都吧!”

    听到国君对自己的肯定,平阳司马的眼眶湿润了,由平阳司马升任为平阳令,执掌一方,但他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在来的路上,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妻子被緡戎掠走,父母儿‘女’也被緡戎所杀。

    国仇家恨压在心头,他真的好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可是,现在秦国的情况,哪里有他痛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