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七章 秦人东征
    已经是深秋了。

    清冷的秋风吹过,原野上原本青翠的树木、青草,都变成一派枯黄的样子。南边的秦岭一派萧瑟,而北边的陇山上,已经能够看见雪‘花’的痕迹。

    站在雍城的城楼上,秦君赢嘉望着两边的景‘色’,踌躇满志。

    虽说是秋风萧瑟,但是赢任好和平阳司马的归来,让秦君赢嘉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人也慢慢‘精’神起来。

    现在他又开始考虑秦国前途和命运了。

    谁让他是这个国家的国君呢?

    “季子,你说说现在镕戎人正在干什么呢?”秦君赢嘉问身边的季子。

    “应该已经回到黄龙山以南,储备粮食,准备过冬了。”随后季子问道,“国君,想对镕戎发兵?”

    秦君赢嘉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始终盯着遥远的东方。

    许久秦君赢嘉转身对身边的内‘侍’道:“召集大臣大殿议事。”

    “诺---”

    当秦君赢嘉回到秦国王宫的时候,诸位大臣已经在殿内等候了。

    “拜见国君。”

    “诸位爱卿请起。”秦君赢嘉坐定后,对众臣说道:“诸位爱卿,近日以来,寡人身体已经大有恢复,可以讨论一下秦国发展的事情了。我记得还在平阳的时候,曹叔曾经给寡人提出北上、东进的方略。北上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东进了,诸位以为如何?”

    秦君赢嘉话音刚落,将军赵骥就说话了:“国君,末将以为此时出兵正当其时,既然要东进,我们到底应该从哪儿着手,我们的东边可有两个国家一座大城。东北的镕戎,正东的周王室故都镐京,东南边的矢国。我们到底要进攻哪一个?”

    “赵将军问得好。这也正是今天我们朝会要讨论的议题,诸位爱卿说说吧。我们到底应该进攻哪一个?”秦君赢嘉接着说道。

    “君父,儿臣以为应该就进攻矢国,我们已经拿下岐山以西的土地,距离我们最近的可就是矢国了。从地理上讲,只要我们要向东进,矢国是绕不开的,更何况一旦我们远过矢国,进攻其他地方,矢国就会成为埋伏在我们国内的一个隐患。所以儿臣建议下一步进攻矢国。”公子赢载建议道。

    秦君赢嘉点点头,“确实应该进攻矢国,诸位大臣以为如何?”

    大臣都没有说话,等待秦君赢嘉的决断,这时一个人出列了。

    “国君,下臣以为暂时不应该进攻矢国,而应该进攻镕戎。”季子出列道。

    “说说你的理由。”

    “相对矢国来讲,镕戎虽然远了一些,但是诸位有没有想过,矢国同我们一样,都是周王室的属国,一旦我们发兵进攻矢国,就会引起中原诸侯的警觉,说不定他们会联合起来对付我们。诸位,当下,我们秦国还处于发展阶段,不宜冒这个险。”

    “冒险?这个险秦国迟早都要冒,不然我们就呆在这里不要动了,还谈什么向东发展。”赢载说道。

    “公子,微臣说的是当下还不宜冒险,没有说将来我们不冒险。”季子解释道。

    “那你说说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冒这个险?”

    “等到秦国强大到可以无视东方诸侯的时候。”季子道。

    “哼---,那要等到猴年马月。”赢载气哼哼道。

    “好了,此事就不要争执了,季子的话很有道理,寡人也认同。”秦君赢嘉制止了二人的争执,随后转过脸对季子道:“你继续说。”

    “诺--,当下进攻镕戎有三大好处。”

    “哦,说说看。”一听到此时进攻镕戎有三大好处,秦君赢嘉立即来了兴趣。

    “一则此时已经深秋镕戎早就从北方回到了黄龙山南的鄜畤(fuzhì)过冬,距离周边的其他戎狄都远了,一旦我们进攻镕戎,其他戎狄国家难以援助。”

    “二则,经过上次平阳之战,表面上看是三戎取得了胜利,但是同时镕戎也折了不少的兵马,实力有所消减,毕竟打仗可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事情,所以现在攻打起来更容易一些。”

    季子的话引起了秦庭的重视,众臣频频点头。

    “其三,更为重要,那就是平阳之战之后,秦国将士对‘三戎’已经恨之入骨,一旦秦国与镕戎开战,将士们肯定会奋力杀敌,取胜的可能‘性’就会更大一些。”季子分析道。

    “嗯--,有道理。诸位爱卿,你们都说说季子进攻镕戎的想法如何?”对于季子建议进攻镕戎的想法,秦君赢嘉表示认同。

    “君父,儿臣也以为季子先生的建议可行。”经过上次季子阻止秦国出战之后,太子赢恬对季子由衷的尊敬,不自觉的称他为先生。

    “我等也认为可行。”虽然秦国的大臣多多少少对这位散人投奔过来的季子有那么一点点的排斥,但是对于他今天的建议,还是认可。

    听完众臣的建议,秦君赢嘉站起身朗声道:“寡人心意已决,十月初九发兵进攻镕戎。在我出兵期间,由曹叔全权处理国家事务。”

    “诺---”

    公元前677年秋,秦都雍城。

    “咚--”

    “咚咚—”

    “咚咚咚—”

    。。

    灵山脚下,雍水岸边。

    秦人出征的鼓声震天,锦旗猎猎,在秋风的吹拂下“呼呼”作响。

    秦军准备出征的一万多将士早就在城‘门’外列队完毕。

    三遍鼓声之后,雍城东‘门’打开了。

    秦君赢嘉一身黑‘色’的藤甲、黑‘色’的披风,骑着一匹黑‘色’的战马终于出城了。

    在他的右边是长子赢恬,他的胯下是一匹红‘色’的战马,左边是次子赢载的胯下是一匹灰‘色’的战马。两个儿子也同样是一身黑‘色’的装扮。

    他们的身后秦国的文武大臣。

    秦君赢嘉来到大军面前,巡视一圈之后,来到阵前,两个儿子分列在两边。

    “众将士,几百年来,戎狄欺压我秦国,烧我房屋、欺我百姓,‘奸’我妻‘女’、夺我财物,秦人忍受久矣!”

    听着秦君赢嘉的阵前动员,秦国将士不由得都握紧了枪杆。

    “平阳一战,戎狄更是妄图灭我秦国,诸位将士的妻子儿‘女’、父母亲人多有被杀,这样的深仇大恨,我们能隐忍吗?”

    “不能--”

    “不能--”

    ……

    将士们举起手中的戈矛,山呼海啸般的应道。

    “这样的大仇,我们能不报吗?”

    “报仇--”

    “报仇--”

    ……

    最后,秦君赢嘉一勒战马,战马前蹄扬起,一声长鸣。

    “众将士,报仇的时候到了,寡人命令你们进攻镕戎,报仇雪恨。”

    秦君赢嘉拔出宝剑,剑指东方。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