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二十八章 何去何从
    沿着渭北高原的边缘,经过老龙山、小梁山、尧山等等大大小小的山脉,秦人一路向东北前进。。

    越往北走,天气也越来越冷,夜里竟然还飘起了雪‘花’,这让穿的夹衣的秦军感到了有些冷。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选择这个时候出征,那里还有因为寒冷而退回去的道理。

    于是,秦军冒着“呼呼”的北风继续向东北前进。

    当秦国大军终于来到了距离黄龙山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已经是初冬时节。这里已经是黄土高原,明显比平原上的雍城要冷的多。

    望着前面绵延的群山,秦君赢嘉右手一挥,对身边的太子赢恬道:“命令大军,停止前进,今夜在此安营扎寨。”

    “国君有令,大军在此安营扎寨,原地休息。”

    太子将国君的命令向大军传了下去。

    “探马何在?”

    两名探马很快来到秦君赢嘉身边。

    “此处距离镕戎的大本营鄜畤(fuzhì)不到二十里,你等速去打探镕戎王的具体位置,探听好之后,速来报我。”

    “诺--”

    探马走后,赵骥等将军们开始组织大军开始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秦君赢嘉则带着两个儿子登上跟前的山梁。

    山上的风比下面更冷一些,秦君赢嘉站在山上望着两边的风景,北边是群山连绵,一望无际;南边是关中平原,一直绵延到秦岭脚下。

    秦君赢嘉指着南边平原对两个儿子说道,“从这座小山以南,原本是周王室的土地,可是近百年来,王室一步步衰退,最后只好离开关中,迁都去了中原,所以这些地方就被镕戎所占领了。”

    “君父,这么说我们现在已经在镕戎的地界上了?”听罢,太子赢恬吃惊的问道。

    秦君赢嘉点点头。

    “既然我们已经到了镕戎的地界,为何一路过来,从没有见到镕戎的将士?”

    “这样正是为父所担心的。你们是分析一下,为何我们一路过来没有见到镕戎将士?”既然孩子们提出了这个问题,秦君赢嘉顺势就把这个难题‘交’给两个孩子去分析。

    “君父,孩儿分析,自从上次平阳之战后,三戎分裂。其中翟戎损失最大,现在已经彻底回到陇山以北不再下山来侵袭秦国;其次镕戎的损失也不小,为了安全过冬,镕戎王也许退回到黄龙山以北更远的地方去了吧?”听完君父的话,太子分析道。

    “你的意思呢?”秦君赢嘉问二公子赢载。

    “我同意兄长的见解。”

    秦君赢嘉缓缓的点点头,“如果没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这也许是最好的解释。不过一切都难以预料,我们拭目以待吧。”

    天已经黑尽了,‘阴’冷的天空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的,不一会儿就把下山的路下白了,父子三人只好快步走下山。

    吃罢晚饭,秦君赢嘉打算察看一下将士们的休息情况,毕竟太难这样冷,如何过夜,可是个大问题。

    刚一出帐‘门’,秦君赢嘉就被迎面而来的北风吹得往后倒退了几步。

    “好冷啊--”秦君赢嘉由衷的说道。

    这时太子赢恬过来了,“君父,这里怎么这么冷,简直是要人命啊!”

    确实是冷,秦君赢嘉虽然穿着藤甲,披着披风,依然能够感受到这黄土高原上凛冽的寒风。

    既然作为主帅的他都感到如此的冷,那些士兵们可该如何过夜?

    秦君赢嘉裹紧披风,决定前往各营查看一下将士们的情况。

    揭开营帐的‘门’帘,秦君赢嘉看见将士们还没有休息,几个人围着一堆火在取暖,还不时的搓着手。

    见到国君进来,将士们赶紧起身。“国君,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大家,是不是太冷了,将士们没法休息啊?”秦君赢嘉关切的问道。

    “是太冷了,咱们塬下面没遇到这样寒冷的天气,冻得没办法睡觉啊。”既然国君问起,众人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实话实说道。

    秦君赢嘉点点头,上前‘摸’了‘摸’将士们身上的衣裳,确实是有些单薄了。

    秦君赢嘉摇摇头,无奈的离开这座营帐,向下一座营帐走去。

    同上一座营帐一样,这座营帐中间也架起一堆火,不过这几个士兵却在里面“呼呼”的睡着了。

    秦君赢嘉仔细一看,不觉着笑了,原来这几个士兵竟然把衣服脱下来,压在一起裹在身上睡觉。

    一件衣裳是有些单薄,但是两三件衣裳压在一起,可就厚了;于是这座营帐的士兵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压在一起取暖,加之营帐又有火堆,所以也就将就着睡下了。

    士兵已经睡着了,秦君赢嘉等人也不好打搅他们默默的退出营帐回到自己的中军大帐。

    天实在是太冷了,迟迟还没有见到探马回来,秦君赢嘉不由得担心起来。

    出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这几个探马是死了还是活着?

    如果是死了,那一定是被镕戎发现后杀死了,如果真是这样,这就说明镕戎已经发现秦人来到了黄龙山,极有可能会在夜里袭击秦军。

    如果这几个探马还活着,那他们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秦君赢嘉的担忧越来越重。

    “探马迟迟不回,我真是担心,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君赢嘉担心的说道,随后对二位公子道,“你二人今夜多加防范,小心镕戎趁机来袭击我们。”

    “诺--”

    虽然秦军加强了防范,但一夜过去,镕戎并没有来袭击他们。

    第二天,天气依然是‘阴’沉沉的。

    “君父,探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等该如何处置?”一大早,太子赢恬就急匆匆的来到帐中。

    “速速派人往北寻找。”

    赢恬即可派出两拨人马向着黄龙山以北的广大原野上去寻找昨天派出去的探马。

    中午时分,派出去的人终于回来了。

    “国君,探马回来了。”将军赵骥跑进大帐,对秦君赢嘉禀报道。

    “速速带来见我。”

    不一会儿,早上派出去的探马扶着一名昨天派出去的探马走进帐来。

    看得出他已经冻得不行了,嘴‘唇’发紫,浑身哆嗦。

    “怎么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秦君赢嘉急切的问道。

    “我,我-我--”

    冻得浑身哆嗦的探马说不出话来。

    其他人只好补充道,“国君,我等向北奔出五十多里之后,在一处山洼里找到了他。当时他已经冻得快要死了。另一位兄弟已经被冻死了,而且尸体也被野狼撕咬的支离破碎了。我们没法带回来,只好带着他一个回来了。”

    “什么?你们奔出去了五十多里,才找到了他?这么说你们一路上没有见到镕戎的营帐?”秦君赢嘉吃惊的问道。

    这里是黄龙山的南麓,每年的这个时候,镕戎人都会回到距离这里二十多里的鄜畤来过冬,怎么今年在这个地方没有见到镕戎的踪影,这令秦君赢嘉非常吃惊。

    “确实没有见到。”探马肯定回答道。

    秦君赢嘉愣住了,他觉着自己的头脑一下子不够用了。

    现在天寒地冻,竟然迟迟早不到镕戎的踪迹,这仗还怎么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