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章 一夜寒透
    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峦,傍晚时分,秦军已经开到了黄龙山腹地。。  这里异常的寒冷。

    可是,这样的深山里,哪里有镕戎的影子。

    天已经黑了,秦君赢嘉只好命令大军在一个避风的山洼处安营扎寨,同时命令将军们多巡查营房,关注士兵们晚上的防寒情况。

    安排完这些事情之后,秦君赢嘉早早睡下了。

    走了一天的路,他实在是太累了。

    “呼--呼---”

    “呼--呼---”

    ……

    夜里,北风卷着雪‘花’“呼呼”的吹向秦军的每一座营房,揭起营房的‘门’帘,把冷到刺骨的寒风吹进来。

    实在是太冷了,将士根本没法睡,个个冻得浑身发抖,只好爬起来靠着火堆取暖。

    可是白天准备的一点柴火很快就被烧完了。

    冰天雪地,又是半夜时分,到哪儿去捡柴火?

    大家只好挤在一起取暖,一点一点的煎熬着。

    不一会儿,旁边的营帐里就传来了将士们“呜呜”的哭声。

    有士兵冻死了。

    这些战士可都是一起同甘共苦多少年的兄弟,没有死在敌人的刀剑之下,却死在了凛冽的寒风中,岂能不叫人痛心。

    后半夜了。

    秦君赢嘉中军大帐里的篝火也燃尽了。

    “好冷啊---”秦君赢嘉一屁股坐起身,吃惊的望着黑‘洞’‘洞’的帐顶,下意识的想到,“这么冷的天,不知道有多少士兵会被冻死?”

    一想到这儿,他再也睡不着了,穿好衣服,走出大帐。

    帐外寒风四起,“呼呼”的肆虐着秦军的营帐。

    “呜-呜--”

    “呜-呜--”

    秦君赢嘉侧着耳朵,仔细一听,这声音明显不是风声,似乎是有人在哭泣。

    循着声音,秦君赢嘉走进一座营帐,营帐中间的篝火早就熄灭,只有燃尽的灰烬,在北风的吹拂下,四散飘开;地上一名年纪轻轻的士兵已经僵硬的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的身边四五名士兵正哭的伤心。

    即使秦君赢嘉走进来,他们都没有发觉。

    望着地上衣衫单薄,已经发硬的尸体;不用问,秦君赢嘉都知道这是被冻死的。

    多么年轻的一张脸啊!

    就这样被冻死在了他乡。

    秦君赢嘉不忍再看下去,转身走出营帐,碰上了正要走进来的将军赵骥。

    “国君,您醒了?”赵骥连忙问道。

    “嗯--”秦君赢嘉答应了一声,走出营帐。

    帐外不远处又有“呜-呜--”的哭声传来。

    秦君赢嘉心烦意‘乱’,根本不想再听下去,加快脚步回到自己的大帐,即便是他知道了又能怎样?

    这冰天雪地的那里会有取暖的东西?

    将军赵骥跟了进来。

    “到现在死了多少人?”秦君赢嘉低声问道。

    “面前还不清楚,至少也有五六个吧。”

    “去告诉士兵们,把死了将士们的衣服拔下来,给那些衣裳单薄的士兵穿上。”

    “这?这恐怕不吉利吧。”一听到国君说要把死人的衣服拔下来给活人穿上,赵骥愣住了。一则这些死去的士兵与活着的士兵都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大家不忍心拔下他们的衣服,让他们‘裸’身曝尸荒野;再则就算是穿上死人的衣服,大家也觉着有些不吉利。

    “有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当下最紧要的事情是保命。人都要冻死了,哪里还能管这么多,你快去办。”秦君赢嘉发火了,对赵骥吼道。

    “诺--,末将这就去办。”

    一个晚上就这样煎熬过去了,天终于亮了。但是凛冽的寒风并没有一刻的停息,“呼呼”的吹向秦军的每一座营房。

    “国君,太子和二公子过来了。”将军赵骥禀报道。

    话音刚落,赢恬、赢载二人一前一后进来了,从脸上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忧虑。

    “说说吧,秦军总共冻死了多少?”秦君赢嘉低沉着声音说道。

    “我们这边总共冻死了四十三人。”赵骥道。

    “我那边死了三十六人。”太子道。

    “你呢?”秦君赢嘉望着赢载道。

    “六十八人。”赢载道。

    “啊?这么多--”秦君赢嘉仰起脸,泪水顺着眼眶流下,这一百多人可都是秦军的‘精’英,打了那么多的仗都没有战死,谁曾想到竟然死在了着冰天雪地的北方。

    “都说说吧,该怎么办?”秦君赢嘉无力地说道。

    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了太子赢恬的身上,现在大家都知道是他坚持要继续北上寻找镕戎的。

    太子虽然也很伤心,但他还是上前一步道,“大家要问我的意思,我还是一句话,既然我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生命,就更不能半途而废了,应继续向北寻找。如果翻过黄龙山还找不到镕戎的藏身之处,我愿受军法处置。”

    既然太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事情到了这份上,退兵就意味着前功尽弃;不退兵的话,当然还会有更多的将士会因此冻死。

    何去何从?

    都难—

    既然太子坚持继续向北寻找,秦君赢嘉只好同意他的意见。

    于是乎,秦军简单掩埋了那些冻死的同胞,打点好行装,拿起快冻硬的武器,再次向北进发。

    前路艰难。

    艰难前行。

    风声呼呼作响,雪‘花’纷纷落下。

    秦军顶着凛冽的风、纷扬的雪,向着北方进发了。

    “狼---”

    “啊?狼群---”

    还没等秦军走出很远,后面的将士就看见,一群野狼向着他们刚刚离开的营地跑了过来。

    大雪封山,野狼实在是难以找到食物了,这里有如此多的秦军尸体,它们岂能放过。

    “嗷---”

    山顶上,狼王的一声嚎叫,饿极了的野狼扑向那些秦军的尸体,开始撕咬着,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嚎叫声。

    “****的,我要去杀了它们。”

    一名年轻的士兵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拿起武器转身向山下的营地跑去。

    “走,我们也去,杀死这些野狼。”

    在这名士兵的带动下,其他的将士也要冲下去杀狼。

    “都给我回来--”将军赵骥雷鸣般的声音吼道,“这么多的狼,你们杀的清吗?你们能一直守在这里?”

    士兵们停下了,他们满眼含泪的回望了一眼同伴们被撕裂的尸体,擦干眼泪,走了。

    这里道路艰难,山高路远。

    前面的路更加艰辛,风雪‘交’加。

    北风把所有人的都要吹透了,秦君赢嘉咬紧牙关,一路小跑着,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梁,穿过一道又一道的山谷。

    白天吃一口又冷又硬的干粮,抓一把地上的积雪,放在嘴里咀嚼着。

    就算是这样,队伍还是不能休息下来吃饭,因为一定能停下来极有可能会冻死在这荒郊野岭。

    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天黑时分,秦军终于来到黄龙山最北端,过了这里可就是茫茫的黄土高原了。

    风大---,呼呼作响,把地上的衰草吹得东倒西歪。

    雪大---,唰唰落下,将士们的头上身上都附上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此时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四下望去,除了这支军队外,惟余莽莽高原。

    远处的狼叫声由远及近,一声接着一声传来。

    看来一天的时间又要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镕戎的踪迹,秦君赢嘉的心情一下子又暗了下来。

    难道今天晚上又要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上度过?

    秦君赢嘉既担心又有些失落。

    信心百倍的他带领着上万秦军来到这荒无人烟的黄龙山北,满怀信心的要与敌人决一死战,结果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自己的将士死了那么多,竟然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他岂能不失落。

    秦君赢嘉站在光秃秃的山梁上,望着眼前“簌簌”落下的雪‘花’,惆怅不已。

    “国君,山下有火光。”

    一声惊叫声惊醒了惆怅的秦君赢嘉,赶忙顺着‘侍’卫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茫茫的雪域之中,时明时灭出现一星半点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