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一章 秦军来了 一
    有火光就一定有人家。

    秦君赢嘉心中一阵欣喜,在这样的荒郊野岭会是什么样的人居住呢?这里面肯定有戏。

    顶着呼呼作响的北风,秦君赢嘉沿着山路,向东北方向查看过去。

    好家伙--,沿着整条山沟里,帐篷扎的满满当当的。

    虽然距离较远,加之风雪‘交’加,视线不清,秦君赢嘉看不清楚山下帐篷里人的样子,但他已经基本确定,这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镕戎大营了。

    “速去请太子和二公子过来。”秦君赢嘉吩咐道。

    “诺--”

    不一会儿,赢恬、赢载兄弟二人就过来了。

    “你二人看看山下。”秦君赢嘉指着山下的火光吗,对兄弟二人说道。

    顺着秦君赢嘉的手指的方向,赢恬、赢载兄弟二人也看到点点的火光。

    “君父,这山下一定有人,而且我可以断定一定是镕戎人。”赢载惊喜的说道。

    秦君赢嘉不满的看了一眼赢载,“这还用说,秦人会跑了到这儿来?”

    赢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肯定是镕戎不假,但是不是镕戎王的大帐,可就不得而知了。我们过去看看。”兄弟二人跟着秦君赢嘉沿着山梁的走向继续想前边查看过去。

    好家伙,整条山沟里火光遍布,远远都能够听到山谷里传来阵阵的嬉笑声。

    现在毋庸置疑,肯定是镕戎的老窝无疑。

    父子三人心中一阵窃喜。

    “君父,如此多的镕戎人,我们将如何进攻?”‘性’急的公子赢载再次问道。

    “这也正是为父所担心的,这几道山沟里住的镕戎人不下万人,而且住的也比较分散,进攻起来困难可是较大,你们兄弟二人也好好想想,该如何进攻,才能够保一举成功。”秦君赢嘉又把问题‘交’给了赢恬兄弟二人。

    稍加思索,太子赢恬道:“君父,孩儿以为当用火攻。镕戎人住的分散不假,可是君父有没有想过,现在正是初冬,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干透了,只要见到明火,就会燃烧;如果我们堵住山下的几个出口,再派人骑马冲进他们的老巢放火烧营,定会将镕戎一举消灭在这道山沟里。”

    “好---,这个办法可取,就这么办。”听完太子的建议,秦君赢嘉大喜过望,当即决定采取火攻进攻镕戎。

    当山上的秦君赢嘉等人开始谋划如何进攻镕戎的时候,山下的镕戎人却一点也不知道。

    今年的冬天来的特别早,早早的就天寒地冻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现在镕戎的大队人马早就应该迁往黄龙山以南的平原地带过冬了,可是处于对自安全的考虑,镕戎王仅仅将镕戎本部迁往黄龙山区之后,就再也没有往南边迁徙。

    他很清楚,镕戎联合緡戎、翟戎进攻秦国,看似胜利,实质上并没有伤及秦国的根本。

    现在翟戎已经逃往到陇山以北,不敢再次回到关中平原,那么秦人的下一个目标回事谁呢?

    不用想,都知道那一定是镕戎。

    所以出于安全考虑,镕戎这一次没有回到平原地带过冬,而是留在黄龙山区,除了要避开秦人之外,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这里山高路远,秦人不好找到自己,即便是找到了也好逃脱。

    呆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镕戎王的日子过得很惬意的。

    到底是冬天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每天除了打猎、喝酒、歌舞之外,时间一长镕戎王早就把远在关中西部的秦人给忘了。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秦人竟然来了,而且翻过千山万水找到了他们。

    秦人来了。

    秦人真的来了。

    他们带着一身的风雪,握着冰冷的武器来了。

    秦人来了---

    秦人真的来了---

    他们黑红的脸庞上冻裂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但他们还是来了。

    沿着山梁,秦军缓缓的向山下的河谷走去。

    本来北方的风雪就比较大,山梁上的山风更是“呼呼”作响。傍晚时分,北风卷着鹅‘毛’般的大雪吹向衣衫单薄的秦军,每一名士兵,都不觉打着哆嗦。

    虽然冷的刺骨,可是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敌人的喜悦早就冲淡了他们身上的寒意。

    他们小心翼翼的沿着被雪‘花’覆盖的山路下到山底。

    当大军移动至山谷之后,秦君赢嘉与公子赢载帅秦军堵住山谷的几个出口。

    随后,秦君赢嘉对太子赢恬道:“开始--”

    “诺--,秦军二部随我来。”说完,太子赢恬跨上战马,率领秦军二部大约四千兵马打着火把冲进了镕戎人躲藏的山谷。

    已经是前夜了,喝酒吃‘肉’、载歌载舞了一天的镕戎人早早就睡下了,就连平常的值夜的卫士也在寒风的侵袭下回到营帐里休息去了。

    秦军来了。

    在“呼呼”的风声中,秦军的马蹄声早就被淹没了。

    “放火---”

    太子赢恬带领的队伍穿过一座又一座的镕戎帐篷,所到之处放火烧营。

    “呼---”一座帐篷燃起了火光。

    “呼--”

    “呼---”

    第二座、第三座营帐跟着燃起火光。

    着了火的帐篷犹如火蛇一般“呼呼”作响,在风的作用下,迅速燃着旁边的营帐。

    这一下,睡的正香的镕戎人可再也睡不着了,顾不得穿好衣服,便慌不择路的跑出帐篷。

    只见秦军不知道什么已经冲进了山谷,正在四处放火。

    “秦军打进来了---”

    “秦军打进来了---”

    失神的镕戎人大喊起来,随后四散着向谷口跑去。

    可他们哪里知道,秦军的弓弩手,早就对准了这里。

    “嗖--”

    “嗖—嗖--”

    ……

    刚刚跑到谷口的镕戎人,随即就‘射’死在山谷前。

    ‘女’人的叫喊声,孩子的哭喊声,将士们的厮杀声,响彻山谷。

    “杀死他们---”赢恬指挥着本部兵马,一边放火,一边追杀那些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的镕戎将士。

    “啊--”一名镕戎士兵刚刚冲出营帐,就被赶过来的秦军对着头颅就是一刀,随即倒在血泊中。

    “嗖嗖---”

    一个抱着孩子的镕戎‘女’人慌不择路的往前跑去,还没跑出几步,冲上来的秦军拿起弓箭对着她的背一箭‘射’去。

    “啊--”‘女’人中箭,倒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孩子。

    “驾---”

    秦军策马冲上前,马蹄对着孩子的头踩过去。

    “哇-”

    镕戎孩子还没有哭出声来,便被秦军踩死在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