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二章 秦军来了 二
    “大王,不好了,秦军打进来了---”

    秋天从秦国抢回来的‘女’人很有滋味,酒饱饭足之后,镕戎王刚刚爬上‘床’榻,准备享受‘女’人的滋润,却被帐外的惊恐的喊声惊醒了。

    “什么?秦军打进了了?这怎么可能。”镕戎王大吃一惊,望着身边的秦国‘女’人,一脸疑‘惑’。

    “这个地方如此神秘,秦人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镕戎王不解的自问道。

    “哼--,你们这些野蛮人等着吧,国君救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姐妹来了。”镕戎王抢来的秦国‘女’人乃是秦国一位大夫的小妾,长相自然漂亮,此时她一听说秦军打来了,不仅对镕戎王嘲‘弄’道。

    镕戎王望着小妾漂亮的脸蛋怒气冲冲的说道:“想回去是吧?”

    “那是自然,等到秦国大军一到,你们都得玩玩,到那时你想挡都挡不住,我们不回去还呆在这儿等狼来吗?”小妾对镕戎王嘲笑道。

    “哼哼---,那好,我现在就让你永远回老家。”镕戎王冷笑一声。

    拔出弯刀对着小妾雪白的‘胸’脯,一刀捅了进去,鲜血瞬间顺着小妾的流下来。

    杀死小妾,镕戎王不敢怠慢,撒‘腿’跑出大帐。

    定睛一看,只见大帐的四周,士兵‘乱’窜,百姓奔命,早就‘乱’作一团了。远处火光冲天,在北风的吹拂下,热‘浪’一阵一阵的席卷过来。

    “秦军来,秦军真的来了。”镕戎王慌了神,嘴里默默念道着。此刻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秦军已经来了,而且已经在他的地盘上杀人放火。

    “这,这--”

    镕戎王不知所措,左右跑了两圈,这才发现两边的山口已经被堵住了。

    现在只有北边可以逃窜了,镕戎王稍作思考,提着刀向北边跑去。

    “大王,快随我来---”就在他慌不择路撒‘腿’的逃跑之际,左大当户骑着一匹骏马赶过来,手里还牵着一匹马。

    镕戎王跳上马,随着左大当户向着北边的山峦跑去。

    “太子快看,镕戎王要逃走了。”正在放火烧营的秦军发现了准备逃跑的镕戎王,指给太子赢恬。

    “你速速禀报国君----”太子赢恬道:“其余的将士跟我来。”

    镕戎王沿着山路一路向北逃窜,身后秦国太子赢恬带人也是穷追不舍。

    这时,缓过神的镕戎将士也已经穿好衣服,拿起武器,开始在山谷里与秦**队厮杀。

    为了活命,谁都不会手软,就连平常不太出‘门’的镕戎‘女’人、孩子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开始起来反抗秦军,她们拿起平常养马的鞭子和木棍与秦军作战。可他们那里是正规军队的对手,还没反抗几下,就被秦军杀死在山谷里。

    北边的山坡上。

    眼看着自己的大王被秦军追赶,镕戎将士骑上马,沿着山路追赶赢恬的队伍。

    “噢-噢-噢-噢---”

    镕戎将士一边追一边喊。

    吸引着太子赢恬的军队不得不分神来对付他们。

    于是乎,镕戎王在前面跑,身后赢恬带人拼命追赶,在后面镕戎的军队追赶赢恬的队伍。

    要知道,镕戎乃是游牧民族,骑马作战的水平要比秦军高超,他们的马匹在山路上跑起来,如履平地一般,很快就追上了赢恬的队伍,双方厮杀在一起。

    这给逃跑的镕戎王创造了机会,在大当户的掩护下,快速跑出了好几里地。

    来到一处空地,左大当户对镕戎王道:“大王,此处已经安全,大王可先逃出去,我这就过去杀了这帮可恶的秦人。”

    “好--,记着,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最好能多带些将士回来,我在白于山等你们。”镕戎王对左大当户说道。

    “大王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了的。”说罢,镕戎左大当户拔出腰刀,回身冲向赢恬的大军。

    镕戎王回望一下山下战斗的将士,“驾---”挥起马鞭猛‘抽’一下,继续向北方逃去。

    战斗一直从晚上打到天亮,双方死伤无数。

    北方的风雪从来不去管下面的人是在战斗还是在安享天平,它只管以自己的方式“呼呼”地吹向大地。

    天虽然亮了,但是风雪依然没有停歇。黎明时分,天气更加寒冷,身上衣服本来就单薄的秦军,只有更加卖力的厮杀敌人,在不断的冲杀中,才稍稍感到一丝的温暖。

    山谷里,太子赢恬的军队与镕戎军队继续厮杀着;

    山谷外,秦君赢嘉的军队已经上了山梁,从东北方向向逃跑的镕戎王包围过去。

    而此时公子赢载的军队,也已经把准备逃出来的镕戎人‘射’杀完毕,开始着山谷里面推进。

    半山腰,赢恬的队伍正与镕戎左大当户等人杀得起劲,若是放在平原作战,镕戎的短刀快马,快速杀敌很能发挥作用,可是在风雪‘交’加的夜里,又是在山坡上战斗。

    近距离作战,镕戎人可就不占优势了,更何况镕戎将士本来就是仓促应战,心理上也不占优势。在秦军长枪的刺伤下,镕戎将士不断有人死去。

    眼看镕戎将士不断死去,而且山下的秦军又源源不断的涌上来,镕戎左大当户估‘摸’着大王已经走远。

    于是镕戎左大当户且战且退,向后退去。

    战场上遍地都是被遗弃的战马,瞅准机会,左大当户跨上一匹战马,向北山逃去。

    “太子,他要逃跑!”的秦军校尉发现镕戎左大当户的企图。

    “‘射’死他---”赢恬命令道。

    秦军校尉拿起背上的弓弩,半蹲下身体,对准镕戎左大当户的后背“嗖---”一箭‘射’过去。

    “啊---”还没逃出多远的镕戎左大当户应声跌下马来。

    这一次,他彻底失信了,没法向镕戎王‘交’差了。

    杀死镕戎左大当户之后,秦军继续向着残留的镕戎人发动进攻,继续将残留的镕戎灭绝。

    在清晨的风雪中,除了少数逃出山谷的镕戎人之外,大部分在这里的镕戎人都被秦军杀死。

    望着一具又一具的镕戎尸体,停下战斗的秦军赶到了彻骨的寒冷。

    他们不顾一切的冲向这些尸体,拔下他们身上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镕戎人的衣服多是皮‘毛’做的,穿在身上特别暖和。

    这么长时间以来,秦军第一次感到了温暖。

    “带着这里所有能够带走的东西---”秦太子赢恬命令道。

    于是整条山谷里,镕戎的牛羊、马匹、兽皮以及珠宝‘玉’器,被秦军装上了战车。

    推车的是这里没有被杀死的镕戎男人、‘女’人以及孩子们。

    中午已过,车马已经装好,单等国君下令。

    可是国君到哪去了?

    怎么还不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