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三章 秦军来了 三
    此时的秦君赢嘉正带兵追击逃跑的镕戎王。,:。

    得到太子的汇报之后,国君赢嘉意识到这也许是彻底消灭的镕戎的最好机会,岂能让镕戎王逃脱。

    于是秦君亲自带上兵马,从山梁上追击镕戎王。

    当他们赶到山顶时,已经是清晨时分,北方的风雪正大,呼呼的吹向衣衫单薄的秦军。

    秦君赢嘉命军队藏好身,还没过多久,就看见镕戎王单枪匹马的朝这边跑过来。

    快到山顶时,镕戎王心中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高兴,虽然自己的臣民正在受到秦军的蹂躏,但自己毕竟还是从敌人的重重包围中总算是逃出来了,所以多少有些庆幸。

    “镕戎王,哪里逃?”

    就在镕戎王稍稍感到高兴的时候,前面的山岗上一声大喝,秦军的旌旗出现在他的面前。

    随后秦军赢嘉从山后出现了。

    镕戎王大惊,心中暗暗叫苦,看来没有到最后还是不敢轻狂啊!

    “驾---”

    镕戎王调转马头,向西北边奔去。

    “快追---,别让他跑了。”秦君赢嘉对身边的将士们命令道。

    “诺---”

    秦军撒开‘腿’向前西北方向追过去。

    撒‘腿’跑岂能追上快马,更何况镕戎王骑得还是北方草原上的骏马,速度更是了得

    秦君赢嘉见状,跨上骏马超西北方向追去。

    既然国君都冲山前追击,将军们岂能落后,纷纷上马跟着国君向西北方向追击镕戎王。

    这一下镕戎王可慌了,“驾驾--“拼命的‘抽’打着战马疯狂的朝前奔去。

    耳边是“呼呼”作响的风声,身边是“簌簌”落下的雪‘花’,脚下是“哒哒”作响的马蹄声。

    镕戎王开始奔命了,他那里还会去管这些声响,此时的他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尽快将身后的这些秦军甩掉。

    他是奔着命的逃跑,身后的秦军将领岂能是让到手的‘肥’‘肉’轻易丢失,也是奔着命的追赶。

    风声、雪落声、马蹄声,呼啸而过。

    虽然此时秦军身上衣衫单薄,身体被凛冽的寒风冻裂出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但在国君的带领下,没有一个人愿意掉队,都拼了命的追赶着镕戎王。

    你追我赶!

    我赶你追-----

    山岭上,枯萎的树枝,不断划伤着这些飞驰而过的将领。

    “唰----”

    枯树上的雪‘花’落下来,差点‘蒙’住了镕戎王的眼睛。

    镕戎王只觉着头上冷飕飕的难受,一回头这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帽子被树枝挂掉了,正在后面的树枝上摇晃。

    他本想回头取回自己的帽子,可是哪里还有他回身的机会,就在他回神的一瞬间,身后的秦军迅猛的追了上来。

    镕戎王慌不择路,“驾----”的一声,再次纵马急忙向前奔去。

    “啊----”

    镕戎王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抓住了一般,身体朝后倒去。

    再次回头,这才看见一支枯树枝挂住了他的皮衣,差点没把他拉下马去。

    “‘奶’‘奶’的---”

    镕戎王心中暗骂道,挥起刀,一刀将衣服割开,继续向前奔命。

    没多久,前面“哗哗”的水流声传来。

    “吁------”

    镕戎王赶紧勒住马。

    一条宽阔的山涧出现在镕戎王面前。

    虽然是已经是大雪纷飞,但山涧前的瀑布,还是“哗哗”的冲向山下,发出震耳声音。

    镕戎王来到山涧前,朝下一看。

    “我的妈呀----,这么深!”

    这道山涧足足有几十丈深,山下在涧水的冲刷下形成了一个不小的山泉。

    镕戎王心中大惊,这下可是玩完了,看来天要灭镕戎。在他迟疑的时刻,秦军也跟着冲了过来,把镕戎王围在了山涧边。

    “镕戎王,投降吧,兴许我还可以免你一死。”

    秦君赢嘉对镕戎王说道。

    秦君身后,将士们已经搭弓上箭,做好了‘射’杀镕戎王的准备。

    “哈哈哈,赢嘉,你休想,纵使今天我死了那也是天意。投降?想都不要想。”镕戎王决绝的回了秦君的话。

    “哼哼---,有骨气,不过你要清楚,镕戎已经完了,就算你不投降,也只有死路一条。”秦君劝道。

    “放屁---,只要有一个镕戎人存在,镕戎就不会灭亡。”

    “嘴倒是‘挺’硬,来人啦,给我将这狗贼拿下。”既然好话不愿意听,那秦君只好来硬的了。

    几名‘侍’卫手持长戈冲上前来,再次将包围全缩小。

    “镕戎王,快快下马投降。”秦军对镕戎王喊道。

    风声呼呼吹过,夹杂着雪‘花’吹在镕戎王身上。

    此时他的皮帽早就挂在了路上的树枝上,他的衣服也已经裂开,空隙处,寒风不断的灌进来。

    生冷的痛。

    镕戎王没有下马,他骑在马上往后有退了几步,现在他距离悬崖只有一两步的距离了。

    秦军也跟着朝前追了几步,将他围在中间。

    “快快下马投降----”

    秦军再次对着镕戎王喊道。

    前面的路已经被秦军堵死;

    退也没有了退路-----

    镕戎王仰起头望着漫天飘下的雪‘花’,仰天长叹一声,“天灭镕戎,我又能如何?”

    随后他直愣愣的盯着秦君赢嘉,“赢嘉,你个狗贼,今天就算是我死了,二十年后,我还会来找你算账的,你等着-----”

    说罢,镕戎王调转马头。

    “驾-----”

    镕戎王一头冲下悬崖!

    “啊------”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秦军还没有回过神,就看见镕戎王犹如一只蝴蝶般向悬崖下飘去。

    “快‘射’死他----,‘射’死他。”秦君赢嘉望着正往下落的镕戎王,大声喊道。

    围上来的秦军将士拿出弓箭“嗖嗖”的‘射’向山涧。

    无奈山涧太深,根本看不到谷底,箭簇飞下去轻飘飘的,也不知道‘射’中没有‘射’中。

    “噗通”一声,镕戎王连人带马一头扎进水里。

    “咕-咚-,咕咚”几下后,镕戎王再次浮出水面,虽然涧水冷的刺骨,但是为了活命,镕戎王还是拼命的向涧边游去。

    “哈哈哈哈,老子还没有死。”

    游上岸的镕戎王伸手把背上的箭簇拔出来,虽然镕戎王有幸逃脱,但还是被流箭‘射’在了后背上,只不过这箭簇早就没有了威力。

    随后镕戎王脱下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握紧右拳在自己结实的‘胸’膛上“咚咚”的锤了两下。

    仰起头望着山上的秦君赢嘉等秦国将士,“哈哈哈哈,老子还活着,赢嘉你等着,我会来找你的。”

    说罢,镕戎王再次上马向西北奔去。

    秦君赢嘉失神的望着山涧下的这一幕,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到底要干什么。

    “国君,追不追?”

    秦君赢嘉抬起头望着问他的将军,“你说,怎么追?难道你也要跳下去?”

    将军讪讪的不再说话,这么深的山涧,镕戎王跳下去那是命大,自己跳下去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望着风雪中赤身‘裸’体逃走的镕戎王,秦君赢嘉失神的坐在山顶上默默无语。

    风“呼呼”的吹过------

    雪“簌簌”的落下------

    秦人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