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五章 鄜畤祭天 二
    这个?

    这可如何是好?

    秦君赢嘉百思不得其解,众人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许久,公子赢嘉的眼珠一转对秦君道,“君父,虽然当下我们没有祭师,但是不远的镐京有啊。我们何不请镐京的祭师来主持祭天大典。”

    “嗯?”秦君愣住了。

    “这个合适吗?”秦君担心的说道,随后目光转向季子。

    “这样做当然不合适,镐京可是周天子的故都,祭师也是为天子服务,我们一个王室的属国当然不能用了。”

    这倒是一个大问题,秦君赢嘉沉默了。

    还是赢载脑瓜子聪明,他立即反应过来说道:“季子先生的担忧是多虑了。周天子早就搬到了洛阳,镐京现在早就不是天子的都城了,至于这些祭师吗,多少年都不用了,我们现在能看上用他们,对他们来说也是发挥自己的特长,他们岂能不同意。”

    赢载说的也是实情,自从天子迁到洛阳之后,确确实实镐京的祭祀活动已经是很少了,偶尔的祭祀活动也是前往洛阳参加天子的大祭,给哪里的祭师拉拉下手罢了。

    赢载的话提醒了秦君赢嘉,他立即反应过来道,“赢载说的不错,反正雍城距离这儿太远,来往一次时日太长,还不如就近请镐京的祭师过来主持一下我们的祭天活动,我想天子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我们的。季子先生你说是不?”

    既然国君已经做了决定,季子还能说什么话呢。轻叹一口气道:“既然国君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试试吧。”

    秦君想了想道:“为了显示我对此事的重视,我决定安排一位使者以我的名义写一封邀请书,代表我前往镐京,邀请他们的祭师来鄜畤主持秦君的祭天大典。大家看看谁出使更合适一些?”

    “能够代表国君的人,除了二位公子,还能有何人?”季子说道。

    这倒也是实话,这里的都是一些领兵打仗的将军,既然要代表国君出使,除了两位公子,还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秦君赢嘉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公子赢恬身上,“既然你提出这个计策,那你就代表寡人前往一趟镐京,邀请他们的祭师前来鄜畤主持寡人的祭天大典。”

    “诺---”公子赢载拱手道。

    周室故都镐京。

    秦人在黄龙山打败镕戎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

    主持镐京事务的大夫虢(guó)仲听罢,心中暗暗吃惊。

    “看来这秦人真的不简单啊,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接连打败翟戎和镕戎,不得不防啊!”

    “大人,照这样发展下去,下一步秦人的大军可就要开到镐京了。”留守在镐京的内‘侍’说道。

    镐京是周王室的故都,宫殿、内‘侍’、宫‘女’等等王室应有的都有,周天子倒是想着有朝一天他在洛阳呆腻了,要回镐京来住住;可是一晃多少年过去,就是没有回来住过一次,不过下属还是一直都做好天子有朝一天回来居住的准备,于是乎洛阳该有的这里都准备着。

    “?”

    虢仲不解的望着内‘侍’,“你是什么意思?”

    “大夫试想一下,现在秦人在北部已经打到了鄜畤,西部已经占领了岐山,南边是秦岭,他们没办法越过去,那么就只有向东边发展。大人试想一下,东边的第一站将会是哪儿呢?除了镐京还会有什么地方?”

    虢仲心里一下子凉了下来,除了镐京,秦人还能向哪儿发展?

    “镐京乃是周王室的故都,想他秦人再有胆量,也不敢向镐京发动进攻吧!”虢仲在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是没有底气的。

    “除了发动进攻之外,难道秦人不会想其它办法来对付?”

    “什么办法?”虢仲急切的问道。

    内‘侍’摇摇头,“这个我一时半会也‘弄’不清楚,不过我始终有一种隐隐的感觉,那就是秦人会对镐京下手,至于具体如何下手,我一时半会还是‘弄’不明白。”

    二人沉默了,谁都知道下一步秦人的方向,都隐隐有一种担心。

    “报----,秦国公子赢载求见。”

    “啊?”

    就在二人担心之际,守城将士的一声禀报惊醒了虢仲和内‘侍’,二人不仅吃惊的望着对方,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他来干什么?”

    “他来干什么?”

    二人又不约而同的说道。

    “看来来者不善啊!”内‘侍’叹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见还是不见?”虢仲急道。

    “见,当然要见,不见倒是我们胆怯了。”

    “请,秦国公子客厅相见。”虢仲道。

    镐京有宫殿,但那不是守城大夫所居住的,所以虢仲只能在自己的府衙的客厅见秦国太子。

    双方坐定后,虢仲道:“秦国公子前往镐京,未能远迎,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大夫客气了,赢载这次前来是有要事请大夫帮忙。”

    “哦---”虢仲心中一惊,看来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果然是有事情要求自己了,“不知是何要事,还请公子直言。”

    “君父这里有一封书信,请我转‘交’大夫。”说罢,赢载递上亲国国君的书信。

    看罢秦君的书信,虢仲脸‘色’大变,“这,这,这不太好吧。”

    随后他将手中的书信‘交’给内‘侍’,内‘侍’看罢,望着虢仲,等他解决;毕竟他只是一个内‘侍’,在这种场合不好说话。

    “这有何不好,我家国君要在鄜畤感谢上天,请他主持一下祭祀活动,有何不可?”秦国公子赢载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这里的祭师毕竟是为天子准备的,你们请他去为一个诸侯国主持祭祀,明显不合礼法。”虢仲说道。

    “这有什么,天子早就迁往洛阳,这里的祭师本来就没多少事情可干,现在秦国给他们一个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这也是对他们的一种尊敬,有何不可!”赢载不依不饶的说道。

    “这个?”虢仲语塞,看了一眼内‘侍’后说道,“是这,公子先下去休息片刻,顺便用下膳,我与祭师商议一下再做答复,你看如何?”

    “商议可以,不过不要误了我们的事情,国君已经决定明天就要祭天,可不能因为祭师未到,影响到秦国的大事。”说罢赢载起身下去吃饭了。

    赢载走后,虢仲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大骂道:“他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跑到镐京来给我下命令了,好像我是他们秦国的臣子一样。”

    内‘侍’冷冷的看着他,“我早就知道秦人一定会想办法来对付镐京的,不过确实没有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出现。等着吧,这只是个开始,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

    虢仲不说话了,他知道内‘侍’的话说的不错,这只仅仅是个开始。

    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