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六章 鄜畤祭天 三
    愤怒从来都是需要有实力的。。

    既然你没有实力,也就没有必要愤怒。

    虢仲既然没有那个实力,也就没有必要愤怒了,他默默的站起身向宗庙走去。

    当虢仲把秦君请他前往鄜畤主持祭祀大典的事情告诉祭师时。

    祭师并没有像虢仲等人那样反映强烈,他只是轻轻的说了声,“哦,是这样,知道了。”

    在他看来,给谁主持祭祀还不都是那么回事,既然秦国需要自己,总比闲在这里强多了。

    “别说什么知道了,明确的说说你的意见。”虢仲见祭师这种不明朗的态度,于是问道。

    “只要大人同意,我去哪儿都成。”

    “你这是什么态度,说明确点。”虢仲不满的说道。

    祭师也有些不高兴了,于是说道:“如果我说不同意,你能挡得住吗?”

    这倒也是实情,即便是祭师不同意去,虢仲也挡不住秦国的威胁。

    虢仲一声叹息,“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

    当赢载带着祭师赶到鄜畤时,秦君赢嘉早就安排人搭建好了祭祀的土台,反正抢来的镕戎人多的是,用他们修筑土台那还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见到祭师到来,秦君赢嘉非常高兴,赶紧迎上前道:“哎呀呀,可把你盼来了,你看看,这些准备怎么样?”

    秦君拉着祭师的手,指着前面的祭品说道。

    顺着秦君的手指的方向,祭师看见,成群的牛羊猪整齐的摆在祭台前,牛三百头,羊三百只,猪三百口。牛羊现成就有从镕戎那里抢来的,猪也好找,就近在百姓家里买就是了。

    看罢,祭师心中暗惊,这哪里是感谢上天那样简单,这分明是按照天子祭天的形式准备的啊!

    “你看还需要什么准备的吗?”秦君高兴的问道。

    祭师正在为眼前的场景吃惊,被秦君这样一问稍稍有些吃惊,随即说道:“哦,很好很好。国君当沐浴更衣,明日便是吉时,可进行祭祀。”

    “好-好-好--,祭师请随太子他们用膳,我这就沐浴更衣。从今夜起寡人就斋戒了。”秦君甚是虔诚,连饭都没吃便去沐浴更衣了。

    当天晚上秦君赢嘉斋戒沐浴,以示对天神的敬意。

    太子赢恬、公子赢载等人则陪着祭师用膳。

    用完膳,公子赢载悄悄的来到了秦君的帐篷。

    秦君赢嘉正闭目静坐在帐篷里等待明天的祭天大典。

    “君父---”赢载轻声叫了一下。

    秦君睁开眼,“有什么事吗?”

    “孩儿想把前往镐京的事情向您禀报一下。”

    “说吧。”

    “君父,孩儿这次前往镐京虽然还算顺利,但从虢仲的态度来看,还是有些不太愿意,想推脱我们的事情。”

    “嗯---,这个我也想到了,他们想推脱也在情理之中。”秦君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想想,你一个属国的国君想请天子的祭师来主持你的祭天大典,人家当然要有所反映了。

    “我想----”赢载的话说了一半又停下了。

    “有什么话,尽管说,不要这样吞吞吐吐。”

    “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借此机会敲打一下镐京的虢仲等人。”

    秦君睁大眼睛,“你是什意思?”

    “君父,我在想我们迟早有一天要面对我们的近邻镐京,还不如接着这件事敲打一下镐京,看看他们的反应。”

    秦君沉思了一会,孩子说的也是实情,现在秦国的东部边境已经到了镐京,迟早有一天要正面面对镐京,还不如借机试探一下,看看他们的反应。

    “说说你的办法。”

    “我想是这样,祭祀结束之后,我们的大军就要返回雍城,何不趁此机会护送祭师回镐京,顺便吓唬城里的那些大臣们,让他们也见识一下秦国大军的威势。说不定在我们大军的威胁下,镐京会有所反应的。”赢载口气坚定的说道。

    秦君听罢,重重的点点头,既然迟早要面对,还不如趁此机会试探一下镐京的反应。

    第二天清晨,秦国国君赢嘉换上大裘衮服(天子祭祀时专用服‘侍’)面向西方立于圜丘东南侧。

    祭师缓步登上祭台,在东南边站定后,环视了一下台下的秦君和众臣,顿了顿高声道:“奏--乐---”

    鼓乐齐鸣,报知天帝降临享祭。

    乐毕。

    祭师高声道:“进献牺牲---”

    话音刚落,秦君带头,将士们牵着献给天帝的牛、羊、猪各三百头,来到土丘前,将其宰杀。

    这些牺牲(祭祀的牲畜)随同‘玉’璧、‘玉’圭、缯帛等祭品被放在柴垛上。

    “请国君点火----”祭师高声喊道!

    秦君赢嘉亲自打着火把,庄重的来到柴垛前,点燃积柴,瞬间烟火高高地升腾于天。这个仪式叫做燔燎,也叫“禋(‘阴’)祀”。

    “奏乐----”

    又是一阵鼓乐之声。

    “请天帝---”

    众人抬着由活人办成作为天帝登上圜丘。

    在天帝的面前陈放着‘玉’璧、鼎、簋等各种盛放祭品的礼器。

    “请国君进献牲血。”

    秦君赢嘉双手捧上盛着牺牲的鲜血的金樽进献到“天帝”面前,跪倒,双手捧上牲血,送到“天帝”面前。

    天帝象征‘性’的尝了一口,送给内‘侍’端下。

    “进献五齐---”

    紧接着,秦君赢嘉又捧五种不同的酒(称作五齐)进献给“天帝”,天帝又象征‘性’的一一尝上一口。

    “请国君进献全牲---”

    随后,秦君赢嘉命人抬着一只全羊,进献给“天帝”,并亲手捧上大羹(‘肉’汁)、铏羹(加盐的菜汁)等,谨献给“天帝”。

    “请国君进献黍稷----”

    秦君赢嘉双手捧上黍稷进献给“天帝”。

    四次进献之后,秦君长跪在地上,等待“天帝”赐福。

    祭师高声道:“天帝赐酢----”

    内‘侍’捧上“五齐”递给“天帝”。

    “天帝”从中拿出三种酒,赐给秦君。

    秦君再拜,双手捧起酒一一饮而下,此时这时秦君进献就结束了。

    “献舞----”

    秦国国君起身与将士们扮成的舞队同舞“云‘门’”之舞。传说这时黄帝创作,专‘门’用来歌颂“天帝”功德的歌舞。

    此时祭天大典进入到了高‘潮’,在场的大臣、将士等等都跟着一起舞蹈,展示对上天的崇敬之情。

    歌舞完毕,祭天的仪式也就算是进行完毕了。众人开始享用祭祀所用的酒醴,叫“饮福”,“饮福”一直持续到夜里。

    整场祭天活动进行的圆满而紧凑,不可否认,秦国的这次祭天仪式完全是按照周天子的规模来祭天的,祭师心中虽然稍稍感到有些不妥,但他还能说什么呢?

    整场活动结束,饿了一天一夜的秦君赢嘉终于可以同大家一起享用这些祭品了。

    “祭师,感谢你把今天的活动主持的如此完美,很浓重,很紧凑;寡人甚是高兴,来--,寡人敬你一樽。”秦君赢嘉端着酒樽来到祭师面前。

    “主持祭祀乃是下臣的本分,岂能不尽心。”祭师客气的说道。

    “好--,说的好,为了彰显对祭师的敬意,寡人决定亲帅大军护送你回镐京。”秦君豪气的说道。

    “啊?这个?”听到秦君的话,祭师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秦君会来这一套。

    “主持祭祀乃是下臣的本分,护送回城大可不必,大可不必。”祭师连连拒绝道。

    现在祭师的心中更多的是担心,秦人会趁着护送他会镐京的过程中,顺道把镐京给灭了。如果真是那样,他岂不是成了周王室的罪臣。

    “哈哈哈,祭师你是不是担心我们会趁着护送你回城的机会灭了镐京;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护送你回城就是护送,没有其他的意思,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再说了镐京乃是王室的故都,这点分寸我还是知道的。”秦君高兴的说道,“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

    虽然秦君的话说的很明确,但是祭师的心还是凉透了,

    护送他回城,看似风光,可是背后他将会成为镐京的叛徒,会受到镐京官员和百姓的排斥,甚至是打压。

    他想拒绝秦人的护送。

    可是人家这是有意而为之。

    他拒绝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