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八章 终南矢国
    终南山地处镐京正南方,高耸云端,终年山气氤氲,云雾缭绕,冬日来临,山上白雪皑皑、寒气‘逼’人。。:。

    终南山下,一个城邦小国----矢国,此时国君矢伯正处在一片惊慌之中。

    矢国其实是一个古老的国家,早在商王朝时期就已经建立的姜姓古老诸侯国,曾因支持周武王伐纣,故而在西周初期仍被封为诸侯国。

    秦人没有进入关中之前,矢国曾一度时期相当强大,吞并了周边好几个小国家,范围到达汧渭之会,多次与关中最西端的散国发生冲突。

    后来秦人来了,这两个相争的鹬蚌,便被渔人得到了利益,散国被灭,矢国也岌岌可危。

    此时国君矢伯的心,犹如这终南山上的积雪一样冰冷。

    一连串的事情让矢伯再也睡不着觉了。最初当他听到秦君接连攻打翟戎、镕戎成功,这让他高兴了一阵子,心想从此之后再也不用为戎狄所困而烦劳了。

    可是随后的消息,他听后就越来越感到担心了。

    先是秦国要在鄜畤祭天的消息传来,矢伯就有一种隐隐的担心,秦国一个公国竟然要祭天,这不是违反祖制的事情吗?担心归担心,但是人家还是要祭天,要向上天表达自己的诚意,这多多少少还有一点说的过去,毕竟现在的周王室不同于以往了,早就没有完全掌控自己手下那些属国的能力了。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矢伯就坐不住了,秦国竟然把大军开到了镐京城下。

    这一招着实把矢伯吓着了,秦国把大军开到镐京城下,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秦国还真的敢吞并镐京?矢伯狠狠的想到。

    可是万一秦国真的要想吞并镐京,又该如何是好?

    矢伯再也坐不住了,现在他真的是坐卧不宁,秦国如果真的要向着东方下手,除了镐京可就是自己的矢国了,虽然矢国说起来也是一个伯国,但是实力比起公国的秦国来说,差的可就是十万八千里了。

    ‘春’秋时期的诸侯国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除天子之外,公、侯、伯、子、男的地位和权力是相等的,相差的仅仅是礼节上的待遇。

    虽然地位权力相等,但是实力上可就差远了,比如当下的秦国与矢国。秦国已经占领了关中西部的大部分土地,而是矢国却越来越小,现在也就是一个城邦小国了。

    这时矢国的相国进来了,见国君长吁短叹,便问道:“国君有何烦忧,不妨说出来听听。”

    相国当然不是外人,矢伯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哎---,还不是为了秦国的事情。”

    “秦国的事情?秦国与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我觉着秦国与我们并没有什么啊?”相国听罢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这是真糊涂还是在装糊涂啊!”矢伯不满道,“秦国打败翟戎、镕戎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秦国在鄜畤祭天的事情,难道你也不知道?秦国大军开到镐京城下的事情,你还不知道?”

    “这些我当然知道啊!”

    “既然秦国连镐京都敢威胁,难道你就不为我们矢国担心吗?”矢伯有些失望的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担心有朝一天,秦国的大军开到矢国城下吗?要知道他们已经拿下了岐山,下一步可真的就是我们矢国了----”

    “国君是不是担心,有朝一天秦国会吞并矢国。”

    “那还用说吗!连天子的故都镐京秦国都敢威胁,更何况我们一个小小的矢国,这几天我愁得头发都白了。”

    相国听罢,淡淡一笑,“镐京担心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不用担心。镐京就像是野狼,老虎来了,他们当然担心;而我们矢国就像是蚂蚁,老虎再威猛,对我们不会造成威胁的。”

    这下矢伯真的是有些闹不明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有对付秦国的策略?”

    相国含笑点点头。

    矢伯立即‘露’出高兴的神‘色’,“快说出来,寡人听听。”

    “我的计策好是好,就看国君愿不愿意用了?”

    “这有什么,只要能够救矢国,什么我都舍得。快说说---”矢伯心急火燎的问道。

    谁知相国却拿的相当稳的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公主今年也有十五岁了吧?”

    原以为他会想出什么好的计策来,却没有料到,相国竟然与自己拉家常,于是矢伯不满道,“叫你说对付秦国的策略,你却尽问这些没用的。”

    “我说的就是对付秦国的策略啊!我听说秦国太子赢恬已经十七岁了,尚未许婚,国君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的公主嫁给秦国太子,也就是将来的秦君,您也就是未来秦国的岳丈,还担心秦国回来入侵我们吗?”相国建议道。

    “这个?”矢伯愣住了,这样的计策也不失为一个妙计。如果实在对付不了,联姻也不失为一条妙计。

    “想我矢国曾经也是这渭水流域的大国,秦人没有来之前大半个渭水南岸的土地都归我矢国所有,谁会想到今天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矢伯叹息道。

    “国君,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说这些没用了。”相国劝道,“现在您就想想如何度过秦国眼下这一关,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就考虑派谁前往雍城,跟秦国谈这个事情。”

    “哎----”矢伯一声叹息,“秦国?叫人怎么说呢?别看他们现在的势力很大,但毕竟是养马的出身,怎能配上我家高贵的公主。”

    矢伯的态度其实是中原许多国家对秦国的态度,别看现在秦国扫灭了关中西部的大部分土地,但在中原那些出身高贵的属国来看,他们还是个养马的,与那些野蛮的戎狄没有太大的区别。

    “好,我的国君,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在意这个啊?人家养马的怎么了?还不照样把这关中西部的土地都打下了。周王室倒是出身高贵,可又能怎么样呢,还不照样跑到洛阳去了。”虽然矢伯对秦国不以为然,但是相国可就不那样认为了。

    一听到相国竟然对周王室说三道四,矢伯愠怒道:“放肆---,你竟敢对王室不敬。”

    “嘿嘿,下臣错了,下臣错了。”相国笑嘻嘻的说道。

    ‘春’秋时期,君臣之间的三纲五常还没有形成,关系上相对融洽的多了。

    说笑归说笑,但是问题还要解决。

    随后矢伯说道:“你的计策不错,就是不知道秦国是什么态度?”

    “这个好办,国君只需派人过去试探一下不就知道了?”

    矢伯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