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三十九章 蒹葭苍苍 一
    秦都雍城。,:。

    取得讨伐镕戎胜利的消息让秦国人暂时忘却了“三戎”入侵平阳的痛苦。

    冬天了,所有的战事也都停下来了,常年在外打仗的将士们也该与家人团聚团聚了。

    但是做为国君的赢嘉却一刻也不得闲,此时秦君赢嘉正与大臣们讨论如何继续完善雍城各项设施的事情,毕竟建设一座城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单单需要的是把城墙扎起来,城墙以内的设施也相当重要。

    “国君,现在正是农闲时节,也没有战事,不如我们把百姓召集起来,继续把雍城的店铺、客栈等等都建设起来。另外,我们的王宫也需要扩建扩建,虽说现在的宫殿比起平阳的宽敞多了,但还不够气派,毕竟咱们是新建的王宫,有的是地方,为何不建设的更大气一些。”曹叔建议道。

    “那以曹叔之见,应该建设成什么样子?”秦君赢嘉来了兴趣问道。

    “列国之间,只有郑国都城新郑的王宫建设的最好,现在我们新建王宫,就应该比他们的建设的更好一些,更大一些,更气派一些。”曹叔道。

    “嗯----,反正现在百姓和将士们都闲着,我看这个可以实行,一旦建成我看就叫‘大郑宫’,诸位以为如何?”秦君赢嘉饶有兴致的说道。

    “大郑宫?嗯---,不错,这个名字叫的好。”季子跟着说道。

    “既然季子都认为可以,我看这事情就这样定下来;曹叔,你就去办理。”国君道。

    “诺---,微臣谨遵君命。”

    此时,殿外传来禀报声,“报国君,矢国使臣求见----”

    “矢国使臣求见?”秦君赢嘉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他们来干什么?”

    “国君,切不要去管他们要干什么?不过微臣想这次矢国派使臣前来,应该不是坏事。”曹叔道。

    “哦,曹叔如此肯定。那寡人到应该见见,看看是不是如卿所言。传矢国使臣觐见。”

    “矢国使臣觐见-----”

    不一会儿,矢国相国快步走进秦国大殿。

    见到秦君赢嘉之后,跪倒拜道:“矢国使臣见过秦君。”

    “贵使请起,不知贵使前来所为何事?”秦君赢嘉道。

    “下使是为提亲而来。”矢国相国起身后说道。

    一听到是为了提亲而来,秦君赢嘉望了身边的曹叔一眼,二人会意的笑了,“看来曹叔所言不差,寡人服了。”

    秦君赢嘉这样一说,矢国相国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秦君,眼中满是疑‘惑’。

    “贵使莫要见怪,不知道贵使为谁提亲来了?”秦君赶紧把话岔开。

    “为秦国太子提亲来了。”矢国相国继续说道,“我国公主姜晞出身高贵、貌美如‘花’,年方十五,待字闺中,‘欲’向秦国太子提亲,不知秦国意下如何?”

    “哦---,原来是为我国太子提亲来了,看来秦国又有好事了;天下诸侯如此之多,不知道矢国为何偏偏看上我家太子?”平时没哟多少‘交’往的矢国,突然向太子提亲,秦君赢嘉多少有些吃惊。

    “秦国太子赢恬相貌英俊,英武有力,我家公主垂暮已久,故而老夫‘成’人之美前来提亲,还望秦君成全。”既然是来提亲的,嘴当然要会说。

    “矢国此时能来提亲,当然是好事,不过愿不愿意,还要看太子本人的意愿,不如贵使先回驿馆休息,待我等商议之后,再做答复如何?”好事是好事,但就是不知道这这等好事的背后有没有其他的缘由,秦君一时半会拿不定主意,当然也不好做决断,于是先把矢国相国支走。

    “下臣告退。”

    等到矢国相国一走,秦君赢嘉望着殿下的臣子,随后不由自主的笑了,“看来秦国今年的运势不错啊!刚刚伐完镕戎,这不就有人来提亲了。你们说说此事当如何处理?”

    国君的话音刚落,季子上前道:“国君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是刚刚伐完镕戎,就又有好事临‘门’了,不过这二者之间可是有大关系的。”

    “哦--,你说这二者之间有关系,说来听听。”

    “微臣觉着矢国主动结好秦国,没有那么简单,不单单是因为秦国的太子优秀,他们是有着自身的考量;首先秦国打败镕戎,让关中诸国感到了压力,所有国家都会在想,既然秦国能够打败翟戎和镕戎,那么下一步秦国又会如何呢?”季子说道。

    “嗯---,我想他们是会这样想的。”

    “再说了,容臣不敬的说一句,国君以天子的礼遇祭拜天帝,又把大军开到镐京城下,这一连串的事情,更是让这些关中的诸侯国感到了十足的压力;在种种考量之下,矢国等这些传统诸侯不得不放下身段,想出办法来,或拉拢或打压秦国,图的只是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季子继续道。

    “放下身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听到季子说关中诸侯国竟然放下身段与秦国‘交’往,赢载有些不愿意了,随即问道。

    “公子莫要生气,下臣没有说错;对于关中的诸侯国来说,与秦国这样的西戎国家‘交’往,他们本身就是在放下了身段。你想想,在秦国人还养马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是诸侯国了,一时半会他们能够转变观念?”

    “哼---,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赢载气愤的说道。

    “不瞒公子,下臣以前还真是这样想的。”

    “你----”赢载指着季子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季子倒是平静,随后说道,“不过现在下臣不这样认为了。毕竟世易时移,现在的秦国已经是关中西部最大的国家,他们应该另眼相看才是,甚至要高看一眼。”

    “哼,算你识相。”赢载气呼呼的说道。

    秦君赢嘉见二人有挣到了一起,只好调停道:“好了,不要争了。季子先生说的不错,关中诸国看不起秦人,这又不是一回两回了;不过寡人倒是觉着今天矢国能够主动结好秦国并非坏事,至少有一点肯以说明,那就是他们在慢慢的转变这观念。这对于秦国来说,我倒是觉着可以把握一下这个机会。”

    “哈哈,既然国君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些什么。不过一旦两国结亲,得利最大的还是矢国,至少他们不用担心在近些年被秦国灭了。”季子说道。

    “秦国灭了矢国?”秦君赢嘉想了想说道,“至少现在还没与这样的打算,至于今后,那就要看形势的发展了。”

    “好好好,国君说的好啊!形势发展我们暂且不论,不过当下这‘门’亲事倒是好事。”季子转过身对太子赢恬道,“我倒是听说那位姜曦公主长得可真是如‘花’似‘玉’,倾国倾城啊!太子你可有福了!”说罢季子自顾自的笑了其起来。

    这一笑,赢恬的脸竟然红到了脖子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