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十二章 蒹葭苍苍 四
    “公子,我已将名字告诉你,你也应该把名字告诉我啊!”姜晞平静的望着赢恬,轻声说道,目光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赢恬的脸又烧又热,紧张的更是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是秦---”

    紧张之下,赢恬差点说出自己就是秦国的太子,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这么说你是秦公子了?”姜晞好奇的再次问了声。

    赢恬木讷的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

    望着赢恬慌张又紧张的神情,姜晞又笑了,于是便为赢恬开脱道,“看把你紧张的,公子一定是‘迷’路了。”

    虽然再为赢恬开脱,但是冰雪聪明的她已经猜出眼前这位见到自己紧张到说不出话的年轻公子一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

    因为他穿着纯黑‘色’的衣裳,而且他手里拉着的是一匹战马。

    战马?

    在那个年代可不是随便谁都敢骑得;更主要的是,虽然他黑衣黑面,但是走起路来腰板‘挺’直,脚下很有力量感,这明显是一位将军才具有的气质。绝不是是一般富家公子所能具备的。

    “我、我是‘迷’路了。我、我---”赢恬还是说不出话来,突然转身上了战马。

    “我会来找你的----”

    留下这句话,赢恬纵马出了沙洲。

    蒹葭苍苍,

    蒹葭苍苍。

    蒹葭就是芦苇,密密匝匝,苇絮飘满河道,如梦似幻,漫天飞舞。

    一簇一簇的从秦国太子赢恬的眼前飞过,粘在了他的身上、头上、脸上。

    赢恬一‘摸’,脸上竟然有泪水,与飘过的芦苇粘在一起。

    他流泪了,

    这是幸福的泪水,

    这是初恋的泪水,

    这是‘激’动的泪水,

    十七年了,

    他痛苦过,

    他愤怒过,

    他拼杀过,

    他却从来没有因为那一瞬间的凄美流泪过。

    今天,他终于流泪了。

    “刷刷刷---”

    “刷刷刷---”

    芦苇划过赢恬的脸,他一点也不觉痛。

    “刷刷刷---”

    “刷刷刷---”

    赢恬快马冲出芦苇丛,留下一丛一丛的芦苇不断的摇晃,苇絮更加快乐的飞开,在风的作用下,飞的更远,更远----

    他的身后,歌声再次响起--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歌声飘‘荡’在终南山下,渭水南岸。

    “嘿嘿嘿---,这个人真傻,见到我家公主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还说什么,他会回来的。”

    ‘侍’‘女’望着赢恬的背影嘲笑道。

    待她们笑完,再看一眼公主,却发现公主还望着摇晃的芦苇出神,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情感。

    “公主,那个傻瓜早就不见了。”

    “他一点也不傻。”姜晞公主轻声的说道,声音里竟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她的眼前是轻轻摇晃的蒹葭,密密匝匝;

    她的身后是巍巍高耸的终南,直‘逼’云端;

    她的头顶是随风飘散的苇絮,如梦似幻;

    她的脚下是景致小巧的沙洲,沙白水静。

    她宛在水中央---

    赢恬回到馆驿,季子还没有回来,可是他却再也坐不住了,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满脑子都是姜晞的影子。

    直到午后,季子才回到了驿馆,“哎---”,远远的就能听到他的叹息声。

    “快说说,矢国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赢恬焦急的问道。

    季子望着他,轻轻的摇摇头,“你们不合适。”

    “为什么?为什么啊?”

    于是,季子就把今天大殿上的事情告诉赢恬,“今天拜见了矢伯之后,我就代表秦国正式向矢国提亲;听到我们的提亲,矢伯很高兴,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赢恬睁大眼睛,仔细的听着季子的每一句话。

    “见矢国答应了我们的求婚,我也很高兴啊!双方便拿出你和姜曦的生辰合八字。你知道结果不好啊!”季子望着一脸呆滞的赢恬说道。在‘春’秋时期的婚嫁中,合八字是比较重要的一步,如若二人八字不合,婚配一般不会成功。

    “为什么?”赢恬有些失控的问道。

    “八字上说,两人命中相克,结合会短命。”季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短命?”赢恬咀嚼着这两个字,“短命?卦师没说我最多能活到多少?”

    季子摇摇头,“这个倒没说,既然双方结合都是短命之象,这桩婚姻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可能---”赢恬怒吼道。

    季子吃惊的望着这位平常并不是特别暴怒的太子,他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如此‘激’烈?

    赢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于是改变口气,带着哭腔对季子说道:“先生,我知道你足智多谋,你想想办法促成此事,真的替我促成此事。”

    季子是过来人,知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时候的那种感受。

    可是这二人有没有见过面,太子怎会如此?

    “太子,天下美‘女’多得是,离开矢国公主,想要嫁给秦国太子的公主还多着呢;太子有何必非要娶她?”季子劝道。

    “我今生就要娶矢国公主姜曦。”赢恬执着的说道。

    “这是为何?你有没有见过她,她到底长什么样你又不知道。说不定她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那样漂亮。为了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女’子折寿划不来的。”见赢恬对姜曦经如此执着,季子有些不理解。

    “先生,这位矢国公主,我见过,真的见过。简直是美若天仙,不,天仙都没有她美。为了她,我折寿都愿意,真的愿意。”赢恬睁大眼睛对季子说道,眼神里满是爱意,满是欢喜。

    望着眼前赢恬这种样子,季子还能再说什么,他知道这个年龄正是情窦初开,痴心痴情的时候。

    “哎---,可怜的孩子,就算是你见过她,但是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子,你竟然愿意折寿,这要是让你父亲,还有秦国的万千百姓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季子叹道。

    从季子的叹息中赢恬听出了希望,急忙对他说道:“这么说季子先生答应了,那你就赶紧前往矢伯那里,告诉他,为了娶到姜曦公主,我愿意折寿,求他一定要将姜曦公主嫁给我。”

    虽然赢恬很急切,但是季子还是一步也没有动。

    “你快去啊---”赢恬催促道。

    “哎---,我的太子殿下,你是不是给这‘女’子给‘迷’住了头脑。你也不想想,就算是你愿意娶人家;人家的君父就一定愿意把姜曦嫁给你?要知道一旦姜曦嫁给你,她也是要折寿的。我听他们的卦师说,一旦姜曦嫁给你最多活不过二十。你想想,为了‘女’儿的一生,矢伯能答应把‘女’儿嫁给你吗?”

    季子的话,让赢恬彻底绝望了,犹如‘抽’丝一般坐在地上。

    泪水默默的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