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十三章 蒹葭苍苍 五
    天渐渐黑了下来。。:。

    秦国太子赢恬的泪水终于流干了,任凭季子怎么劝说,赢恬就是不愿意吃饭。

    “太子啊,本来咱们过来提亲,就要有成与不成的两手准备,即便是现在没有成功,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你没有必要伤心,就当是咱们来这里游玩了。走,天都已经黑了,出去吃点东西。怎么样?”季子劝道。驿馆本来给他们准备有饭菜,不过这时早就过了饭点,只好出去在外面的酒家吃饭。

    赢恬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根本就不理会季子。

    季子见状,只好蹲下身子,拍着赢恬的后背,“太子,你将来是要继承秦国大位的人,等你当了国君,想要那家的公主,咱们就娶那家的公主。”

    赢恬还是一动不动,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

    季子彻底是没法了,于是赌气的说道,“你说说,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你恢复正常?”

    “除非娶到矢国公主姜晞。”赢恬终于开口说话了,但说的还是那句话。

    “好---,那老夫就成全你。”季子也赌气的说道,“不过我可把话说明白了,将来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可别怪老夫。”

    赢恬一听来了希望,赶紧站起身,对季子说道,“先生,你可听好了,只要今天娶到姜晞,哪怕明天让我死了,我都愿意。你去说吧---”

    “万一,矢国不答应,我们该怎么办?”季子虽然答应再前往矢国王宫走一趟,但他还是有些不踏实,于是问道。

    “哼---,矢国要是不答应,秦国就发兵灭了他,我也要得到姜曦公主。”赢恬坚定的说道,“即便是现在君父不答应,那就等我当上国君再灭了他们。”

    一个未来的国君把话说道了这份上,季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好,就以太子所言。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先去吃饭,等到明天一早,我再次上朝如何?”

    “好---”既然季子已经答应愿意再次上朝向矢国求亲,赢恬也来了希望,于是跟着季子出去吃饭。

    第二天,赢恬早早起来,随季子一同前往矢国王宫觐见矢伯。

    矢国王宫就在终南山下,说不上高大,但由于是古城,显得古朴而庄重。

    与秦国结亲的事情出现变故,这让矢伯的心情一点都不好,“哎---,相国,你说说,这提亲的事情一黄,矢国是不是又危险了?”

    本来,与秦国结亲这事情是最好不过的自保方式,可却偏偏出现八字不合这档子事情来,这又给风雨飘摇中的矢国出了一个难题。

    “这个吗?”这一招失败,矢国相国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秦国使臣求见----”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之际,殿外传来内‘侍’的喊声。

    “什么?秦国使臣求见,他们还来干什么?”矢伯紧张的问道,此时他真的害怕秦国干出点别的什么来。

    “国君担心什么?人家已经到了家‘门’口,赶紧接见啊!”相国提醒道。

    “请秦国使臣上殿。”矢伯道。

    “秦国使臣上殿-----”

    在赢恬的陪同下,季子再次来到矢国大殿,“秦国使臣季子拜见矢伯。”

    “使臣快快请起。”矢伯说道,“不知使臣这次前来有何要事?”

    季子再拜道:“为了两国结亲而来。”

    “结亲?”矢伯和在场的矢国相国都愣住了,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寡人只有一个‘女’儿,昨天不是已经合过八字,两人不合适啊!”

    “下臣也知道二人不合适,但是我家太子唯独倾心姜晞公主,此生非她不娶,所以下臣就只好再次前来请求矢伯将公主嫁给我家太子。”季子向来说话直接,今天也不例外。

    矢伯和相国惊呆了。

    “这?”

    矢伯望着相国,相国望着矢伯。

    二人真不知道竟然会有这么一出。

    随后,矢伯问道:“秦国太子远在几百里之外,你如何知道他的想法?”。

    季子也不隐瞒,指着身边的赢恬对矢伯道,“不瞒国君,我身边的这位就是秦国太子赢恬。”

    “啊?”矢伯和相国的眼睛都睁大了,直愣愣的望着季子身边这位黑黑壮壮的年轻人,“你真是秦国太子?”

    现在赢恬也没有必要装下去了,走上前道:“秦国太子赢恬拜见矢伯。”

    “哦--,快快请起。”矢伯连忙说道,“来人,给太子看座。”

    待赢恬坐下后,矢伯道,“想必昨天的事情,太子已经知晓,卦师已经说了,你与我家晞儿不合适,你又何必执着于此呢?”

    虽然赢恬见到姜晞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但是面对其他人,他可就自如多了,正‘色’说道:“赢恬今生倾心于矢国公主姜晞,唯此一人,绝不更改,还望矢伯成全。”

    赢恬的话,虽然矢伯感到意外,但就算不为赢恬考虑,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考虑,矢伯还是想把此事拒绝掉;至于矢国的未来吗?他可以再想想其它的办法,于是矢伯劝阻道,“不是我不成全你们,可你也知道,你们的结合,双方都会短寿的。”

    “就算是短寿,赢恬也愿意娶姜晞公主。”赢恬依然不改自己的初衷。

    随后起身对矢伯道:“若今生赢恬能够娶姜晞公主为妻,对于矢国、秦国来说都有好处,一则可以使秦国与矢国和同为一家,共进共退;这样的结合,除了对秦国有利外,对于矢国更为有利,至少不用担心其它国家来侵袭;;二则也可以让姜晞公主有一个好的归宿,我答应一旦我继承秦国大位,就册封公主为秦国王妃。最后,我还可以答应,一旦我娶了姜晞公主,愿将岐山以东,渭水以南、骊山以西的土地都划归给矢国。”

    这样的话,除了秦君之外,当今的关中诸国是没有人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至此矢伯再也不怀疑眼前这个黑黑壮壮的年轻人就是秦国太子了。

    “这?”这样的条件是非常优厚的,虽然前两条都在矢伯的意料之内,可是这第三条可就不一般了,一旦矢国拥有刚才赢恬所说的土地,矢国的面积可就要比现在的城邦小国多出一倍了。

    见矢伯还在犹豫,赢恬站起身,对矢伯和相国道:“赢恬言尽于此,还请二位多多考虑,我先告辞了。”

    说完赢恬起身向外走去。

    “太子请留步。”矢伯叫住了赢恬。

    赢恬站住脚步,转身望着矢伯。

    “明天一早,我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矢伯说道。

    “好,我等着你的佳音。”

    话已经说道了这份上,其它也就没有必要再说了,赢恬等着命运对他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