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十五章 风雪秦国
    公元前676年的‘春’节很快就要来到了。.:。

    虽然天寒地冻,依然挡不住人们过节的兴奋之情,毕竟这一年秦国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从上到下,大家都很高兴。

    讨伐镕戎取得成功,又娶了一位漂亮的儿媳‘妇’,秦君赢嘉甚是高兴,早早命人杀猪宰羊,准备好好过个年。

    从镕戎哪里抢来了不少的好东西,过个年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再加上有从镕戎哪里抢来了不少的人口充实道雍城,使得都城的人气也看起来旺盛了不少。

    人口、牛羊、还有土地等等,这些在中国古代可都是好东西,现在秦国已经具有了这么多的好东西,秦君能不高兴?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秦国还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那就是秦国的大郑宫建成了。

    新建成的大郑宫高大雄伟,气势非凡,莫要说是秦国,就是在所有的诸侯来说,都是独树一帜的。

    已经是大年二十六了,再有三天就要过年了,高兴的事情叠加在一起,这让秦君赢嘉决定在新建成的大郑宫宴请群臣,以表示对大家一年来的辛苦的感谢。

    当国君要在大郑宫宴请群臣的消息传出之后,秦国的文武大臣以及太子、公子们都很高兴,虽不敢说是奔走相告,也是兴奋异常;个个早早都做好了准备,换上华贵的衣裳,再把胡须头发都整理整理,准备参加国君的宴会。

    刚过午后,将军赵骥就提前来到大郑宫。

    “将军来的可真早啊!”赵骥刚一赶到,公子赢载就上前拱手道。

    “哈哈哈--,那可不是,国君宴请,我能不早点来吗?”赵骥回道。

    秦人命苦,一年到头,打仗的时候多,享受的时候少,难得国君宴请一次,群臣的高兴之情难以言表。

    “好好好,里面请。”

    随着赵骥的到来,曹叔、季子等秦国的文武大臣们,纷纷到来了。

    大殿内,羊‘肉’已经煮好,香气四溢。

    由于‘春’秋时期对于农耕的重视,牛作为耕种的主要力量,一般是不允许宰杀的,所以羊‘肉’就成了贵族的主要‘肉’类。

    众人到期之后,秦君赢嘉最后出现了。

    “拜见国君!”众臣见状,起身拜见。虽然平常也是拜见国君,但是今天的拜见却有着不同的用意,大家的言情中多一些难以掩饰的高兴。

    “诸位爱卿平身,今天我们秦国的大郑宫终于竣工,特设晚宴招待诸位,诸位今夜尽可以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众人期待已久可以放松的时刻。

    秦君到来,晚宴也该正式开场了。

    赢嘉端起酒樽,环视四周,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的脸上洋溢的满是笑容。

    “诸位爱卿,寡人提议,我等满饮此樽,祝贺秦国大郑宫建成。”

    随着国君的提议,众人高高兴兴的端起酒樽,开始了一年中难得的好时光。

    大殿内是一派热热闹闹的饮酒场面。

    辛勤了一年,劳作了一年,战斗了一年,拼杀了一年的秦人,今天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开怀畅饮了,在这里可以说说你一年来的委屈,可以讲讲一年来的快意,也可以倒出一年来的不满和建议,总之,今天你说什么大家都不会去怪罪你,责难你。

    因为,你和他们一样都为这个国家做了一年的贡献。

    该说道说道了!

    大殿外,北风卷着雪‘花’“呼呼”的吹向秦山渭水。秦都雍城被茫茫的大雪所覆盖。

    雪继续下着---

    “咯吱--”宫殿的大‘门’打开。

    矢国公主,秦太子妃姜曦过着厚厚的皮衣,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走出房间。

    秦地多雪。

    这是她早就听说过的,今天一见,果真如此。

    刚刚结婚,二人当然是如胶似漆的时刻。下午时,赢恬就告诉她,今夜君父要在大郑宫宴请群臣,所以就不能陪她了。

    就在临出‘门’前,赢恬依依不舍的望着姜曦,天真的说道,“要不今天晚上,你陪我一起前往大郑宫如何?见识一下秦国的这些大臣们。”

    姜曦淡淡一笑道:“我的傻太子,国君宴请群臣,可是一件大事,‘女’人是不能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一年中难得有这样的场面,你就放心的去吧。”

    “那好,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都结婚了,赢恬见到姜曦还是那样的不自然,憨笑一下,恬依依不舍的出了太‘子’宫。

    赢恬走后,姜曦一个人呆在宫里甚是无聊,于是便走出‘门’,登上皇宫城楼。

    秦国的大郑宫建设在雍城的中间位置,用挖护城河的土奠基而成,地势当然要比其他地方高出许多,站在这里,完全可以俯视整个城池。

    走出房间,天刚黑,屋外的是白茫茫的一片,安静而纯洁。

    雪‘花’“簌簌”的落下,飘在姜曦的身上、脸上。

    姜曦仰起头,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脸上,那种感觉凉凉的、冰冰的。

    姜曦很喜欢这种静静的感觉,就好像她喜欢矢国的芦苇一样,也喜欢秦地的风雪,特别是秦地那铺天盖地的大雪。

    真个世界是那样的安静纯洁。

    姜曦陶醉了,漫天的雪‘花’多好啊!

    多美啊!

    多么纯洁,

    多么无瑕。

    姜曦静静的欣赏着这里的风雪,。

    她已经陶醉了。

    “姐姐,外面这么冷,你为何一直站在风雪里?”身后一个小男孩轻声问道,声音是怯怯的,试探‘性’的,“是想家了吗?”

    姜曦转过身,望着这个瘦瘦小小的男孩,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但还难掩他的瘦小,“你是任好?”

    小男孩郑重的点点头,继续问道:“姐姐是想家了吗?”

    姜曦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姐姐只是喜欢这种飘雪的感觉。想出来走走。”

    “那好,他们都在喝酒,我也没事,就陪姐姐在这儿看雪‘花’。”赢任好小男子汉一般说道。

    姜曦望着任好,郑重的点点头。

    “好的。”

    就在秦国上下都在大郑宫内喝酒庆祝的时候,这姐弟两却在外面静静的欣赏着漫天的雪‘花’。

    雪‘花’是那样的神奇,“扑簌簌”的从辽远的天际轻轻落下,让整个秦地的山山水水、田园庄稼、草木树林还有房前屋后瞬间都变得那样纯洁,那样的宁静。

    啊---

    一切都变得那样的美好。

    姜曦就喜欢这种安静和宁静。

    赢任好更喜欢和美丽的姜曦姐姐呆在一起的感觉。

    “姐姐你看,远处好像来了几架马车!”赢任好到底是小孩,眼睛就是尖,远远就望见城外的雪地上有车过来了。

    “在哪?”

    “就在东边。”赢任好指着东边白皑皑的雪地给姜曦说道。

    顺着赢任好的方向,姜曦看见真的有马车过来了,而且不是一架马车。

    的确,有马车过来了,是两驾马车过来了。

    这是谁的车架?

    为何要在这冰天雪地里急匆匆的赶往秦国?

    姜曦疑‘惑’着;

    赢任好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