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十七章 何去何从
    芮伯万老年痴呆似的望着西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见父亲突然停下来,姬告问道:“君父,您又在想什么?”

    芮伯万轻轻的摇摇头,轻飘飘的说道:“也许晋国不会帮我们。”

    “为何?”

    “因为晋国有他们的想法。”

    “有他们的想法?”太极姬告不解的问道:“什么想法?”

    “要么无暇自顾,要么趁机吞并我们。”芮伯万肯定的说道。

    “?”

    望着太子不解的神情,芮伯万翘着雪白的胡须说道:“你这个脑子都不好好想想,现在的晋国正处在内外‘交’困的境地,武公刚死,新君刚刚继位,根本没有‘精’力顾忌道我们芮国。一旦等晋国新君立足稳当了,他们也不会帮助我们,而且还会称火趁火打劫,趁着秦国攻打我们的机会趁机拿下我们芮国。”

    “晋国为何要灭了我们?”太子姬告吃惊的问道。

    芮伯万望了一眼太子道:“其实,他们早就灭了我们的野心,你都不好好看看我们的芮国位置,东面是晋国本土,南面又是晋国的西河之地。两面与晋国相连,而且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晋国能不垂涎三尺?更何况一旦晋国拿下了我们芮国,就具有了在河西之地抗拒秦国的有利位置。即使有一天秦晋之间发生大的战事,也不会影响到晋国本土,人家何乐不为呢?”

    听到父亲的分析,太子姬告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底,“我们与晋国都是姬姓子孙,他们都想吞并我们,这该如何是好呢?”

    “还是得向秦人朝贡,问住秦国,不然我们可真要腹背受敌了。”芮伯万肯定的说道。

    “既然父亲担心晋国吞并我们,难道你就不怕秦国从西面吞并了我们?”太子姬告反问道。

    “当然担心,但不是现在。要知道秦国刚刚吞并翟戎与镕戎的地盘,需要很长时间来巩固;再说了秦国本身不大,战线不宜拉得太长;所以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向我们发兵的。”

    “既然这样,那父亲还担心什么,我们且不管他们就是了。”

    “胡说---,虽然现在秦国暂时没有实力来吞并我们,但是不代表将来他们也不吞并我们,要知道秦国现在的边境已经到了我们的西边。为了自身的安危,还是多多‘交’好他们,以免将来对我们不利。”芮伯万气哼哼的说道,“秦国都打到家‘门’口了,我能不着急?”

    “嗯---”太子姬告似乎明白了芮伯万的心思。

    见太子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芮伯万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向宫里走去,已经是冬天了,外面冷得刺骨,他早就呆不下去。

    回到宫里,芮伯万感到身上暖和多了。

    “君父,既然我们要‘交’好秦国,具体该如何去做?”太子姬告再次问道。

    “我也一直在为此事发愁。虽然我们要与秦国‘交’好,但是也不能丧失了自己的尊严。你替我好好想想,看我们该如何与秦国‘交’好?”芮伯万把这个难题‘交’给了太子。

    毕竟太子也是一把年纪了,总不能一直长不大吧,芮国太子姬告都已经过了四十;比当今的秦国国君大多了,能不担点事情吗?

    太子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君父,此事甚是重要,若办不好,会丧失我国的尊严,毕竟我们可是周王室的子孙,不能把自己等同于秦国这样的野蛮国家。”

    “嗯---,说得好。即便是我们要向秦国低头,那也只是暂时的,等到有朝一天我们强大到可以消灭他们的时候,一定不要手软。”芮伯万狠狠的说道,“说说你的办法!”

    “要不我先去梁国看看,既然我们芮国面临着这样的境地,我想梁国也一定不会轻松,梁国同样面临秦国东进带来的危险。我的意思是我前往梁国,看看他们如何面对秦国东进这件事情。我们也好借鉴借鉴。”太子姬告道。

    “嗯---,说的不错。梁国也一定不轻松,那你就去梁国看看,我们也好借鉴借鉴,两个国家共进共退,总比一个国家要好的多。”芮伯万赞赏的说道。

    得到君父的肯定,芮国太子姬告心中不免高兴,于是早早打点行装,向着北面的梁国去了。

    梁国与芮国本就相邻,第一天驾车过去,第二天呆了一天讨论各自的办法,第三天下午,芮国太子姬告就回来了。

    当芮国太子姬告把梁国的办法向芮伯万汇报之后,芮伯万差点没气死。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芮伯万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他们怎么能这样,简直是丧权辱国,丧权辱国--”

    原来,芮国太子到了梁国,首先拜见了梁国国君梁伯,并说出了芮国在秦国东进这件事上的担心,谁料人家梁国根本就没有把这当回事,人家早就做了决定,准备前往秦国朝贡,而且还是国君亲自前往。

    朝贡。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般是指藩属国向宗主国进贡方物(指的是当地的产物),称之为“朝贡”。

    虽然朝贡的东西也就是当地简单的物产,但意义却非同一般,标志着梁国向秦国低头,成为人家的藩属国。

    这能不让芮国生气吗?

    生气归生气,但生气之后,又能如何?

    人家梁国就是这样的处事方式,你又能奈他何?

    芮伯万又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台阶上。

    屋外已经下雪了,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雪‘花’,但却很冷很冷,毕竟这里距离大河很近,冬天湿度大,雪夜就多了。

    “君父,您也别生气,他梁国愿意朝贡就让他去朝贡,我们不去就是了。”

    芮伯万看都不看太子一眼,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台阶上一言不发,现在他可真是处在了两难境地。

    梁国国君梁伯要亲自前往秦国朝贡,我该怎么办?

    芮伯万望着飘着雪‘花’的天空,心中空‘荡’‘荡’的。

    难道我也要亲自前往秦国朝贡?

    我可是周王室的姬姓子孙,身份尊贵,封国的时间比你秦国还要长?

    我去秦国朝贡?去朝贡一个养马的秦人?

    哼---

    这难道不是丢祖先的人吗?

    芮伯万已经老了,年轻时候的锐气没有了,但最后的尊严他还是要的。

    可是强权之下,还有尊严可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