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西秦霸业 > 第四十九章 梁芮朝贡 二
    那天晚上,嬴任好与姜曦看见的两架马车就是梁伯与芮伯万的车架。。:。

    当他们赶到雍城城下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而来,落在芮伯万的车架上,车顶已经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雪‘花’。

    城‘门’早就关闭。

    本来就牢‘骚’满腹的芮伯万心中的悲凉可想而知。

    “快叫开城‘门’,我都快要冻死了。”芮伯万对身边的‘侍’卫喊道。一边的梁伯冷冷的看着这边的芮伯万,眼中透出一丝不屑的目光。

    “城上有人吗?快开城‘门’,我家国君要进城。”芮国‘侍’卫在城下向上喊道。

    北风“呼呼”的吹过;

    雪‘花’“簌簌”的落下。

    芮国‘侍’卫的喊声随着风声,早就吹得无影无踪了。

    更何况这么大的风雪,而且天也黑了,守城的将士早就跑到城楼里烤火了。

    “再大点声。”芮伯万喊道。

    风大、雪大。

    不管城下芮国‘侍’卫怎么喊,城上就是没有将士出现。

    没办法,只好几个人来到城楼下,站在一起对着城楼大喊,终于惊动了城楼里烤火的守城将士。

    守城将军带着几名士兵赶忙跑出来城楼,朝着城下望去,只见下面停着两辆车架还有不少的士兵。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芮国和梁国的将士,我家国君要拜见秦君。”

    “什么?我听不清。”

    “将军,我听见他们说好像是芮国和梁国的国君,要拜见国君。”

    一听说是芮国和梁国的国君要拜见秦君,守城将军不敢怠慢,撒‘腿’向城里跑去。

    此时的秦国大郑宫内,秦君赢嘉的庆祝晚宴已经开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正高高兴兴的相互劝酒。

    “报国君,梁国、芮国两国国君城外求见。”

    “?”

    整个秦庭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两国国君要拜见秦君。

    怎么事先没有一点迹象?

    他们一起来干什么?

    “他们要来干什么?”秦君赢嘉不解的问道,对于梁芮这样的小国前来秦国,秦君到没有感到太多的吃惊,不过是有些不理解罢了。

    将士摇摇头,作为守城的将士,没有必要知道人家国君要来干什么。

    “国君,切不要管人家来干什么,人家的国君已经来到了我们城下,不管怎样,也应该请人家进城才是。”曹叔说道。

    秦君想了想,两个国家的国君一同前来秦国,这确实是个新鲜事,总不至于带兵来攻打秦国,“他们带了多少人?”

    “就两部车架,一共不到一百人。”守城将军答道。

    “嗯---,有请二位国君正殿相见。”秦君赢嘉说道。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梁芮两个国家的国君前来拜见,还是应该高度重视。于是秦国君臣只好停下宴会,转往大郑宫正殿接见梁瑞两国的国君。

    梁国国君梁伯和冻得抖抖索索的芮伯万在内‘侍’的搀扶下走进了秦国的大郑宫。

    既然双方都是国君,秦君赢嘉当然不能坐在宝座上等人家拜见自己。

    于是秦君赢嘉走下宝座来到大殿‘门’口,“哎呀呀,什么风把芮伯和梁伯吹来了?未能远迎,还请多多包涵!”

    见到二位国君进来,秦君赢嘉高兴的上前迎道。

    “什么风?当然是西北风了。”芮伯万抖索着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寒气。

    “哈哈哈,芮伯乃是关中诸国的老寿星,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难道还经受不了这点风雨。”

    对于这位芮伯万,秦君赢嘉心中当然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品了。但毕竟人家也是国君,而且冒着这么大的风雪,来到你秦国,面上的事情还是要过得去。

    进入大殿之后,秦君命人给二位国君搬来椅子坐下,随后自己走上国君的宝座,“不知二位国君今日前来秦国,所谓何事?”

    还没等梁伯说话,芮伯万直接说道,“寡君听说秦国的大郑宫新近落成,所以邀上梁伯一同来到雍城,前来祝贺;顺便也对秦国在讨伐翟戎和镕戎过程中取得的胜利表示感谢,这可是为我们这些关中诸国做了件大好事啊!让我们这些饱受戎狄所扰的国家,终于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了。”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秦国这么点事情,烦劳二位国君急着,赢嘉心里甚是过意不去啊!”秦君赢嘉客气的说道。

    梁伯望着对面的芮伯万,心中暗骂道“哼---,这个老东西转的可真快啊,在镐京的时候还说是我叫他来的,怎么一到秦国立即就成了他主动邀请我来的,真是个见风使舵的狗才。”

    “秦国兴建大郑宫乃是关中诸国的大事,岂能不前来道喜,来人啦---,送上我们的礼品。”不等梁伯说话,芮伯万站起身,恢复了往日的神气,现在他要给秦国君臣表现了。

    属下带着芮国的特产一一进献在秦君的面前。

    望着芮国进献上来的黍、稷、菽、麦等作物。

    秦国君臣明白了,芮国这是来向秦国朝贡来了。

    本来是自己主动要与秦国‘交’好,这下却被芮国抢了先,梁伯心里一肚子的怒火,只好等着芮伯万表现完毕,这才命人将朝贡的方物一一进献上来。

    高兴。

    还是高兴。

    今天应该是秦国最高兴的时刻了。

    传统的中原国家,终于向一个西垂养马的秦人低头了。

    秦君岂能不高兴?

    秦国岂能不高兴?

    秦君赢嘉太高兴了,等仪式结束后,当即邀请二位国君前往偏殿开宴。

    酒宴原本就是准备好的,无非是多准备两张案几而已。

    三国国君坐定,其他的大臣们也在国君的身后坐下。

    秦君赢嘉举起酒樽面向右边的芮伯万,再转向左边的梁伯。‘春’秋时期,以右为上,芮伯万年长,理应坐在秦君的右侧,梁伯只有坐在左侧了。

    “二位国君,感谢你们对秦国的厚爱,请满饮此樽。”

    三位国君一同饮下。

    酒一下肚,梁伯心中压抑的火气就上来了,当着秦国君臣的面问对面的芮伯万:“芮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芮国当初一直对秦国不怎么感冒,秦君帮您重新上台之后,您似乎并不认为这是秦国的功劳,今天怎么对秦国朝贡如此上心?”

    这话里明显有了火‘药’味,但是芮伯万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当然知道进退,“嘿嘿嘿---,梁伯莫要见怪,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我年轻不懂事,现在都这把年纪了,还能不懂点什么?”

    轻轻一句话就把当年的过错归罪出去。

    这把梁伯气的不轻。

    秦国君臣当然能够看出这二人之间的矛盾,在秦君的提议下,纷纷过来给二位国君敬酒,不一会儿,二人都有了醉意。

    夜已经很深了,酒宴也该结束了。秦君端起酒樽,对二位国君说道,“二位既然已经来到秦国,就是我们的故人,在秦国的这几天里,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尽管提,寡人一定办到。”

    梁伯当然知道这是秦君客气的话,于是说道,“寡君前来秦国,本就是朝贡来了,还能有什么要求。”

    秦君听罢点点头,转向芮伯万,“芮伯还有什么要求没?”

    芮伯万已经有了醉意,结结巴巴的说道,“寡人听说秦国的‘女’人很有味道,能不能找几个过来陪陪?”

    ?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又一次被芮伯万这句话给震住了。

    “真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淫’贼,小心累死你个老东西。”

    秦君心中骂道。